积医科普 | 我家孩子这么小,怎么就近视了呢?
2021-09-27 17:34 来源:  北京号
关注

根据近期发布的2021年监测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高达52.7%。从不同年龄段来看,幼儿园近视率达14.3%,小学生达35.6%,初中生达71.1%,高中生达80.5%。从不同近视程度看,近视的孩子中有10%是高度近视,有超1/3的孩子是中度近视。因此,近视问题并不是遥不可及,它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

近视真的是小问题吗?

近视可不仅仅是戴上眼镜、角膜接触镜、或者孩子长大后做个屈光手术就能解决的“小”问题。随着度数的不断加深,眼轴会不断拉长,眼底就会发生相关的病理改变。高度近视常见的并发症有:视网膜脱离、黄斑病变、继发青光眼和白内障等等。而屈光手术只能改变角膜或者晶体的屈光状态,并不能治疗高度近视眼底病变。近视控制不佳所导致的高度近视已成为当前不可逆致盲性眼病的重要原因之一。

近视能够治愈吗?

人的眼轴增长是个不可逆的过程,目前没有有效的手段能使已经变长的眼轴缩短。因此,从现有的研究结果来看,近视是不能治愈的。没得近视的孩子,预防近视的发生。已经患有近视的孩子,控制近视的发展,将孩子的近视控制在较低的度数,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如何有效的预防近视呢?

1、充足的日间户外活动。国际推荐时间是每天累计2小时以上。一定要是“日间”,且“户外”比“活动”更为重要。

2、少用或不用电子产品。如果必须使用,一定要把屏幕放的远一些。尽量选用投影、投屏等方式,“大屏幕”优于“小屏幕”。

3、连续近距离用眼需要休息。可以采用“202020”法则。即每隔20分钟要向20英尺(6米)外远眺20秒。

4、保持正确的读写姿势。牢记“一尺、一拳、一寸”,端正坐姿,选择合适高度的课桌椅。

5、良好的视觉环境。台灯尽量挑选亮度充足无频闪光源,并放置于孩子左前方。房间的大灯也要打开,大灯不要选择彩色或闪烁光源。

6、均衡的营养、膳食。不挑食、不偏食,少食甜食及含糖饮料。

7、充足的睡眠,作息规律。

8、积极配合学校的定期视力筛查。如果发现视力下降,请到正规医院眼科就诊。

如何控制近视的发展呢?

如果孩子出现了视力下降,一定要到专业的医疗机构检查。必要时散瞳验光,及时了解孩子的屈光状态,建立屈光发育档案。如果孩子的父母均为近视,那么孩子患近视的风险也会大大增加。这种情况也建议您带孩子到医疗机构定期检查视力、验光、眼轴等各项指标,了解孩子屈光状态发展趋势,并进行干预。

一般8-14岁是孩子近视发展最快的时期,也是近视防控的关键期。目前国际上公认的控制近视的三大法宝是:充足的日间户外活动、角膜塑形镜和低浓度阿托品。不适合角膜塑形镜的孩子,也可以佩戴多焦软镜或离焦设计的框架眼镜等。

北京积水潭医院眼科是全国及北京市眼视光联盟成员,拥有专业的视光医师和经验丰富的验光师。拥有先进的视光检查设备,如:综合验光仪、Pantancam、IOL-Master、同视机等。配备目前国际公认安全有效的近视控制产品,如:框架眼镜、角膜塑形镜、离焦设计框架镜(新乐学、星趣控)等。现已在回龙观院区开设视光专病门诊。计划从2021年11月开始在新龙泽院区开设视光专病门诊。未来还会增加视光周末门诊、视光假期门诊等,方便周边小患者前来就诊。

新龙泽院区眼科出诊信息

眼科门诊出诊时间:周一到周五全天视光专病门诊时间:周四下午(拟11月开放)

医师介绍

唐少华眼科主任、副主任医师。199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专业,曾获北京市卫生局科技成果二等奖,曾在香港S&H养和医院师从国际著名准分子专家张叔铭医生、吴彤医生,专修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远视散光和白内障超声乳化技术。现任北京医学会眼科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医师协会眼科分会常务理事、北京眼科学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第一届眼科分会委员、北京大学眼科学系委员、北京医师协会眼科分会斜视与小儿眼病分委会委员、北京医师协会眼科分会眼视光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建筑节能协会立体绿化与生态园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有多篇论著在中华眼科杂志等核心期刊发表。专长:屈光手术治疗近视散光、白内障、青光眼、干眼症、色素膜炎、角膜病、眼部美容整形、儿童近视诊治。
刘爽眼科学博士,副主任医师。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角膜及眼表疾病专业。现任北京医师协会眼科分会青委会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科普分会眼科委员会委员,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眼科学分会委员,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眼科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围手术期医学研究会眼科专委会委员。国际角膜塑形学会亚洲分会会员。中国眼视光英才培育计划“明日之星”。发表国内核心期刊论文10余篇,SCI论文2篇,获专利2项。主持北京市优秀人才课题1项,参与申请国家及省部级课题多项。专长:角膜疾病、干眼症及其它眼表疾病、儿童及青少年近视防控、角膜屈光手术、白内障、青光眼。
董红医学硕士,主治医生,199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在北京积水潭医院从事临床医疗工作;2014年毕业于首都医科大学眼科硕士学位,师从同仁医院张丰菊教授,学习期间研究方向为准分子激光屈光手术。主要从事眼屈光手术、角膜和眼表疾病以及干眼病专病门诊等的临床工作。自2005年开始参加准分子激光手术培训,参加全国医用设备(准分子激光)使用人员上岗培训,并通过考试获得上岗证书。参加角膜塑形镜治疗的相关培训,具有十余年的临床经验。专长:角膜屈光手术,各种角膜疾病的治疗, 儿童近视诊治、角膜塑形镜治疗,干眼病的治疗。
黄欣主治医师,北京大学医学部临床硕士学位。专长:青光眼的早期诊断与治疗、白内障、干眼症、屈光不正等。临床一线工作二十余年,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兼任北医八年制,五年制教学工作。

验光师介绍

王文婷

中共党员,国家二级验光员,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眼视光学院。工作中能熟练验配各类由于单纯屈光问题造成的屈光不正,包括近视、远视、散光、老花等,以及各类由于眼疾造成的屈光不正,包括斜视弱视、圆锥角膜、角膜手术后不规则散光、无晶体眼等。特长是针对儿童屈光不正的验配。同时能熟练操作多种眼科仪器,包括角膜地形图,对比敏感度仪,IOL-master,角膜内皮计,彩色眼底照相,视野仪,同视机等。待人亲切友善,工作认真耐心,稳重务实,责任心强。

裴茹霞

中共党员,北京积水潭医院眼科验光技师。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眼视光学硕士,对青少年近视防控、儿童青少年屈光不正的医学验光有丰富经验,参与多项临床课题研究,发表相关文章5篇。

韩冰

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眼视光专业,国家二级验光师,从业六年。具备丰富的医学验光经验,熟练掌握各项专业眼科验光设备,拥有熟练的医学验光配镜技术,擅长各种疑难屈光不正配镜。

文丨眼科 刘爽

图丨部分源于网络


作者:

北京积水潭医院

特别声明:本文为北京日报新媒体平台“北京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北京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