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3300多吨,北京家庭厨余垃圾日分出量创新高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赵鹏

2020-09-02 17:46


随着今年5月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开始实施,市民垃圾分类意识持续提升。

“截至8月底,本市家庭厨余垃圾的日分出量再创新高,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3300吨。”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9月2日告诉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这相当于本市每天都要搬走如同十几层楼高的一座“垃圾山”。

“神器”助攻对话型垃圾桶上岗

“挂图作战”、设立“红黑榜”、“神器”助攻、垃圾桶“会对话会监督”……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向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披露,为了做好垃圾分类,北京不少社区不仅频频放出“大招”,前沿科技也在助力垃圾分类这一“关键小事”,让更多人得以践行垃圾分类新时尚。

垃圾分类怎样才能落实到位?平谷区迎宾花园社区屡出妙招。在平谷区迎宾花园社区办公室的一面墙上,挂着红蓝黄三色标注的垃圾分类工作“作战图”,社区内的垃圾桶站布局、重点问题点位在图上一目了然。

迎宾花园社区总人口3172人,“挂图作战”只是该社区推动垃圾分类工作的一个缩影。在这里,干部“网格到户”将垃圾分类纳入到网格化管理和服务中,实施社区干部包片包户责任制。党员“签署战书”,志愿加入垃圾分类工作队伍。

为了引导居民形成行为自觉,迎宾花园社区还创立了垃圾分类“红黑榜”,其中“黑榜”是社区垃圾分类巡查队每天不定时巡查抓拍或通过探头调取的部分居民随意乱丢垃圾的画面,引导居民改正陋习参与到垃圾分类中。

“以前为了不接触垃圾桶拉手,要垫上几层纸巾,不卫生还造成了浪费。厨余垃圾有时袋子系得紧,破袋很麻烦。现在社区的妙招让我们再也没有这些烦恼。”社区居民蔡立刚说。

而这得益于迎宾花园社区居委会自购破袋“神器”,还在脚踏式垃圾桶的基础上配备拉绳,居民只需轻轻一拉桶盖便能打开。

在海淀西三旗地区的金隅智造工场,四台智能垃圾柜已经上岗,绿色、蓝色、红色和灰黑色四种颜色清晰醒目,更特别的是它还配备了液晶屏和麦克风。只要你站在它面前询问“电池等物品属于什么垃圾?”它不仅会清晰地告诉你正确答案,相应垃圾柜的挡板也会自动打开,“科技范儿”十足。

在皇家园林香山脚下的北辛村,村里的垃圾分类驿站也很“潮”。太阳能电池板提供的电力解决了智能分类驿站用电不便的问题;“会监督”的垃圾桶也已经开始服役,非投放时间阻拦杆正促进居民养成良好的投递时间观念;新上岗的简易式洗手装置不仅方便居民投递垃圾后清洗双手,还会循环利用水资源绿化周边植被。

眼下,各种特色智能垃圾桶已进入更多单位和社区,让市民轻松参与到垃圾分类中来。

8月厨余垃圾日分出量创新高

“垃圾分类工作开展后的第一步,也是很重要的一步就是把厨余垃圾从生活垃圾里分出来。”市城管委相关负责人称,“在垃圾分类工作开展的初期,这个指标是垃圾分类效果最直接的体现,也是垃圾分类进展的重要体现。”

令人欣慰的是,目前本市垃圾分类工作的开展正在爬坡升温,市民参与热情持续高涨。

市城市管理委方面介绍,本市家庭厨余分出数量正在持续且快速的提升。据透露,7月份时本市家庭厨余垃圾日均分出量1764吨,分出率8.13%,较4月下旬的日均309吨,增长470%;较5月份的日均740吨,增长了137%。

“到今年8月底,本市家庭厨余垃圾的日分出量再创新高,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3300吨。”市城市管理委相关负责人说。

记者了解到,为了加速提升本市家庭厨余垃圾的分出数量和质量,本市主要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是增分子,即增加家庭厨余垃圾分出量;二是减分母,即可回收物应收尽收,减少其他垃圾产生量。通过双管齐下,本市也保证了家庭厨余垃圾的分出数量得以快速提升。

事实上,各区对于垃圾分类的创新做法都进行了生动实践。从绘制桶站点位图公示信息推进精细化管理,到封闭楼内垃圾间实现垃圾桶下楼,还有引进垃圾桶“身份证”芯片,以及设置垃圾桶清洗站,再到制定分时段轮值表监控不断岗,各种务实有效的分类做法陆续被执行。

北京市正研究引入更多社会力量

眼下本市仍处于垃圾分类推行初期,部分市民仍没有完全掌握分类知识、养成分类习惯,此时垃圾分类指导员就成了把好精准分类、源头分类的第一关。

不过市城市管理委方面也披露,相对于本市已有的近10万个垃圾分类桶站来说,目前2万余名专职指导员显然还不够。尽快利用社会力量,让各类志愿者加入临时指导员队伍显然是重中之重。

记者同时获悉,市民政局对此也明确提出,希望更多的市民能够参加桶站值守志愿服务活动,广泛开展“守桶”行动,帮助居民正确分类和投放,逐步养成自觉分类意识也格外重要。

市民政局方面还提出,各类值守人员均可通过“志愿北京”小程序报名参与,依据小程序记录的志愿服务时长等情况,按照有关规定享受激励回馈待遇。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生态经济协会会长郝吉明

在专题调研北京垃圾分类后,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生态经济协会会长郝吉明也向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透露,垃圾分类仅靠政府投入人力物力远远不够,北京市在此方面应充分运用市场化机制,更多的引入社会力量。

在郝吉明看来,面对专职指导员很难迅速增加的情况,本市只能更多借助电子设备,对违规投放者进行事后追责,以形成有效的常态化监督。

面对较大的资金投入问题,郝吉明表示,本市可借鉴电梯广告的模式,考虑将垃圾分类投放点的电子监控设备引入广告功能,通过政府相关部门集中招标的方式筹措资金,反哺垃圾分类工作的开展。

对于郝吉明院士等业内人士的建议,市城管委方面也明确表示,本市确实正研究在垃圾分类工作中更多引入社会力量的可能性,以助力推进本市垃圾分类工作的开展。


编辑:蔡文清


7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