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改变中国|南水北调工程师化全利:共产党员最讲“认真”两个字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叶晓彦 实习生 罗丽娅

2021-04-30 14:23


“张师傅,您这修法已经过时了。”某泵站维修现场,南水北调团城湖管理处工程科负责人化全利语气坚定。

“小化,你不懂,我干了几十年,这推力头就得这么回装。”张师傅声调高了起来,挥着锤子,试图将电机推力头回装到电机主轴上。

气氛突然有点紧张,大家都停下手里的活儿看着他俩。化全利没有让步,拿出了当年当老师的那股认真劲儿。“那是以前,您这个敲法儿力度不好掌握,现在有更好的办法了,您听我的行不?”化全利拦下老师傅的锤子。

“都说你爱较真儿,真是一点儿都不假,你说吧,我听着。”张师傅气鼓鼓的。

“您想想,根据热胀冷缩原理,如果轴承内圈受热膨胀,是不是就很容易套进座孔了?”化全利慢慢解释,张师傅恍然大悟。

在南水北调系统里,党员化全利以“认真”闻名。化全利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两个字,共产党员最讲‘认真’两个字。”

2011年,由于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的需要,当时40岁的化全利走下了教授水利水务专业的讲台,当起团城湖调节池施工项目部的总工程师。

虽然身份从化老师变成了化总工,化全利的认真劲儿一直没变过。“书本上的字,差一个点儿就不是那个字了,施工也是一样,必须达标才能保证安全。”

建设团城湖调节池挡墙坡时,化全利发现工人不按照规范浇筑水泥。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纠正工人操作成效不大,就一次次地找施工方去沟通,可对方也总是敷衍应付。“你们这个单位不行,退出!”一向温和的她头一次发了火,把这批工人全部撤掉,保证了施工质量。

团城湖调节池池底铺设防渗层时,夏天防渗层表面的温度高达四五十度,人站在上面就跟进了烤炉似的。化全利走到池底仔细检查每一道工序质量,设计网格化管理模式跟进池底施工进度,甚至每个方格里有几条缝、什么形态,她都记录得一清二楚。女同志都爱美,可她在那些日子里总是一脸汗一身土,皮肤晒出的斑痕到现在还没褪。

南水北调进京之后,化全利进入南水北调团城湖管理处工程科工作,主要负责泵站设备养护维修、标准化建设等。

进京南水一部分通过九级泵站,从团城湖调节池流入密云水库。在当时,北京从没有使用过这么大规模的泵站群,很多设备维修养护的老师傅都来自外地。“人家说啥听啥,说机器坏了就赶紧申请钱维修,那哪儿行?”化全利觉得自己必须掌握主动权。

当过老师,干过工程,但对于设备设施却一窍不通。化全利又拿出了当年的认真劲儿,“啃”资料、“吃”文件。很快,化全利就带领同事制定了一整套泵站设备设施日常养护标准,泵站多久养护一次、设备维修是什么标准、多久巡视一次、设备如何评价都有标准,成为各个泵站日常管理养护的重要参考。

她还参与制定了一整套团城湖管理处的管理标准规范,路牌怎么设置、井盖什么颜色、绿化如何节水等都有统一标准,成为了水务系统的标准化标杆。

如今,化全利在管理处的调度科工作,重点开展智能泵站联调相关工作,让泵站拥有自己的“大脑”,自行感知、判断、诊断和决策,这对于她来说,又是一个需要认真掌握的全新领域。


编辑:满志禹


5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