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人民的心声 古都的新生
2019-01-31 12:56 来源:北京晚报

 

1949年1月31日,驻守北平的国民党军接受改编,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以和平方式回到人民手中,成就了“北平方式”的典范。时至今日,北平和平解放的光辉历史已悄然走过70载的岁月。史海钩沉,追忆往昔,我们不由得感佩于共产党人在北平解放前后的努力,感怀于北平百姓对解放的诚挚企盼……

 

1
北平和平解放历程
1948年9月起,解放军陆续发动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势如破竹,对国民党军队造成毁灭性打击。1948年11月29日,杨成武兵团进攻张家口,打响平津战役,与淮海战场上的良好形势相呼应。平津战役中,我方兵力分华北野战军和东北野战军两部分,共计约100万人,而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的国民党军队构成复杂,据学者估计,人数约在50万至60万之间。我军兵力充足,越战越勇,国民党军队兵力明显处于劣势,且遭受接连打击,士气低落,萎靡不振。
战斗首先集中于张家口、怀来、宣化一带,驻守这一带的国民党军队是傅作义的精锐部队。然而很快傅作义精锐尽失,北平也于12月20日被我军包围。此时,傅作义还要面对天津的危急之势。1949年1月14日,我军攻占天津。对于国民党军队来说,天津失守意味着北平失去屏障,而且从渤海湾南撤的后路也被封死。因此,天津解放的消息传来,国民党军队士气更为消沉,无心再战。此时此刻,解放北平已是大势所趋,但方式仍需考量,如聂荣臻所言:“对北平是争取和平解放,还是动枪动炮解决,事关重大。”
1948年12月中旬起,傅作义将军派代表先后与我党进行过三次和平谈判,第二次谈判双方签署了会谈纪要,第三次谈判正式达成协议,双方代表于1949年1月19日确定形成《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条款以毛泽东的《关于时局的声明》中的八项和平条件为基本原则。21日,傅作义在中南海居仁堂召开高级军政人员会议,宣布北平问题和平解决的协议,并于22日发表广播讲话。
和平解放北平的实施办法公布后,北平城内广大市民奔走相告,围在公告前阅读条文,各报馆发行的《号外》也很快被抢购一空。

2

解放是人民的心声
1949年1月31日,解放军奉命由西直门进入北平城接管防务,傅作义部队的军官将象征着北平防务的各城门钥匙上交给解放军保管,北平宣告解放。2月2日,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和北平市人民政府进入市内办公,并向全市布告。
“不战而屈人之兵”实属不易,为了纪念北平和平解放的伟大胜利,党中央指示解放军平津前线指挥部举行入城式。2月3日,解放军由永定门经前门大街入城,一场庄严盛大的入城式宣告开始。北平群众夹道欢迎,整个北平城一片欢腾。入城式从上午10点持续到下午4点,人们像迎接亲人一样迎接解放军,北平冬季的严寒丝毫没有挡住人们庆祝解放的热情,呼啸的北风化为喜悦氛围里一支动听的变奏曲。当日,《新华日报》发行“庆祝平津解放专号”,其中最醒目的标题便是《世界驰名的文化古都北平宣告解放》。毛泽东曾说:“北平入城式是三年半战争的总结,北平是全国打出来的,入城式是全部解放军的入城式。”
北平群众对解放军入城的欢迎以及对共产党执政的企盼是发自内心的,这与当时的现实社会状况密切相关。1948年8月,国民政府币制改革政策出台,决定以金圆券取代法币,并强制收兑民间的黄金、白银及外币。然而,金圆券很快便超发,市值迅速下跌,造成通货膨胀,物价飞涨。北平群众深受其害,日常消费竟需携带成捆的金圆券进行交易。此外,解放前的北平贫富不均,破产失业情况严重,流离失所的老少乞丐众多,妓院多达200余家,妓女有上千人。
城内街道脏乱差,治安管理无序,北平群众对国民党感到极度失望。与此同时,中共地下党努力在北平安定人心。北平群众把未来的希望寄托在中国共产党的身上。

1949年2月3日,解放军入城式

3

解放使古都获新生
北平是座大城市,更是文化底蕴深厚的古都。党中央非常重视保护北平的文化古迹,提前做了大量工作。中共干部尽快找到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邀请他在地图上注明北平文物建筑方位并略讲其历史、艺术价值,这样假使不得已要攻城,也能尽量避免破坏文物。1月16日,中央军委发出了《关于保护北平文化古城问题的指示电》,要求“必须做出精密计划,力求避免破坏故宫、大学及其他著名而有重大价值的文化古迹……哪些地方可以攻击,哪些地方不能攻击,绘图立说,人手一份,当做一项纪律去执行”。

1949年1月31日,解放军进入北平。

为了顺利接管北平,党中央下足了功夫,提前设立相关机构,并制定了详细的工作计划。1948年12月13日,中共北平市委成立,彭真任市委书记。12月18日,北平市军管会正式成立。21日,北平市委发布《中共北平市委关于如何进行接管北平工作的通告》,其中第5条提到北平群众迫切关心的金圆券兑换办法。经过酝酿,25日,《北平市军管会金融处兑换工作计划》正式公布,将兑换工作分为入城前后两个阶段按步推进。金圆券兑换特意制定了优待比价,让劳动人民和学生真正得实惠。这在很大程度上保护了普通劳动者的利益,受到北平广大百姓的热烈欢迎。
经过入城前充分的准备工作,中共北平市委顺利接管了旧政权机构。彭真所领导的北平市委强调全面而系统地接管,在实际接管流程中,除旧政权领导班子中的要职立即换人外,其他各机构一般都是先派代表详细了解其工作及人员情况,一至两周后再任命新的领导干部。对于旧政权机构的普通工作人员,留用者占大多数,开除者极少。据《北平市军管会各大单位处理原国民党机关人员的工作总结》的统计,各单位处理总人数中留用人员30570名,占78.9%。
北平和平解放后,政府陆续出台各种政策,整顿治安,恢复生产,安定民生,整理市容。随着党的工作重心从乡村转移到城市,恢复与发展生产日益重要,成为城市工作的中心任务,而抓工商业是其中的重要举措。入城前彭真同志便再三强调,入城后应先做三项工作,一是掌握政权,二是建立民主,三是抓工商业。彭真用生动、朴实的语言讲道:“如石景山钢铁工厂、纺织厂等,要组织起来供给他们原料。还有许多手工业者,如不好好组织,他就没有饭吃。所以,必须好好组织,用他们生产的东西,供给农民使用,这样他们就有饭吃了。”北平解放仅半年,市内原有公私营企业的生产经营便取得显著成绩,工人的生产积极性迅速提升,产量大幅度增加。
北平和平解放后,北平市委在保护古城文化、维护社会秩序、平稳接管旧政权机构、提振经济发展之余,更十分关注老百姓的实际需求,尤其是街道脏乱差的问题。龙须沟原是北平外城的一条臭水沟,全长约8040米,解放后,政府在经济并不宽裕的情况下毅然决定整治龙须沟,给人民群众提供一个健康、舒适的生活环境。彭真曾说:“在像龙须沟那样恶劣的卫生环境下,历史上的统治者是用一块手绢把口鼻一捂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而人民政府不是靠小小的手绢和口罩,人民政府要普遍改善人民的卫生环境。”切实的治理让人民群众对共产党更有信心,更加理解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著名作家老舍还以此为基础创作了剧作《龙须沟》,影响深远。关于环境治理,梁思成还曾以一串数字进行过总结:“在北京解放后的一年中,从城里清除了明、清两朝存下来的三十四万九千吨垃圾,清除了六十一万吨大粪。这是两件小事,却是两个伟大的奇迹,是令我们可以自豪的两件伟大的小事。”
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一致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都定于北平。自即日起,改名北平为北京。时光流逝,斗转星移,新生的古都仍在创造着奇迹。

作者:

刘冬雪

监制:

白杏珏 尹文胜

编辑:

杨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