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级操作系统仍在起步阶段,城市大脑还需迈过这些槛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孙奇茹

2021-06-20 10:53


随着城市规模不断扩大,各个城市空间承载的职能越来越多,如何让城市高效运转、智慧化管理、实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是摆在城市管理者面前的巨大挑战。今年以来,在十四五规划和“碳中和”等大趋势倡导下,智慧城市的建设再次被提到新的高度。

什么是好的智慧城市、如何建设好智慧城市以及当前建设中的困难在哪里?近日,在北京海淀城市大脑展厅体验中心,海淀城市大脑建设运营平台公司、中科大脑CEO李浩浩与海淀城市大脑技术支持方之一、旷视合伙人兼总裁付英波,立足海淀城市大脑,就智慧城市的当下与未来展开对话。

电瓶车一旦进入社区电梯,后台立刻就会实现智能识别并提示预警;渣土车即便遮挡号牌,也能被系统的火眼金睛精准识别;根据社区里的居民用能情况,系统就能智能研判出某户是否具有群租风险……李浩浩透露,海淀城市大脑已经在公共安全、城市交通、城市管理、生态环保、智慧能源等五个领域的55个智能业务应用场景落地,今年还将在垃圾分类、无障碍通行服务等方面探索落地新的应用场景。

当前,城市信息化和智能化的进程不断加速,在中国,东部沿海、中部地区和西部地区的差异非常大,但科技的发展又带有普适性和普惠性。那么,未来的智慧城市是“千篇一律”还是“千城千面”?李浩浩指出,城市大脑与人类大脑是一样的,虽然获取外来的信息可能是相同的,但不同的城市大脑设计理念导致加工信息后形成的分析和决策是不一样的。在城市场景下,每个城市的发展阶段和特点不一样,老百姓的需求也不一样,因此“千城千面”是必然的。

城市大脑的建设就是要以问题为导向,解决好当地面临最重要的矛盾。”李浩浩解释,相比于过去的条块化数字化建设,如今的城市大脑建设需要打破壁垒,通过数据的融合,解决原来条块化模式下解决不了的问题。而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科技力量的参与,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是不可或缺的力量。”

以海淀区为例,城市生态环境是老百姓比较关注的话题,民生建设需要精细化的城市治理和城市服务;但是在一些资源型地区,城市大脑首要解决的是如何给传统产业赋能升级,如何确保生产更安全、产能更高效;而对于一些旅游型城市,城市大脑的首要任务是帮助打造综合生态,不但能够吸引更多的游客在此停留、消费,还要吸纳更多的人才和资源实现多元发展。

付英波对智慧城市建设“千城千面”的趋势表示赞同,并认为“靶向性策略”,即以场景需求和问题求解为牵引是有效的。他认为,虽然每个城市的应用不尽相同,但在技术实现的过程中仍可以找到有共性的应用需求,沉淀出相对通用的解决方案;重要的是积累好的样板、好的经验,未来面临新的问题或场景,可以实现乐高积木组合式的复制和创新,实现为更多城市赋能。

付英波以旷视参与海淀城市大脑建设的情况为例讲到,旷视依托自身的AIoT算法和技术优势,助力海淀城市大脑建成了国内一流的新型智慧城市治理平台,参与建立了AI计算中心,实现了国产AI芯片与算法的适配;同时,旷视打造了政务服务、城市治理、智慧社区、智慧园区等创新应用,对相应场景下的数据实现全面解析、按需管理,比如渣土车识别、垃圾智能分类等场景,能够更好地实现环境保护与高效的综合治理。

在全国多个城市和地区关于智慧城市建设的探索中,海淀城市大脑已成为其中的佼佼者,“但还远未建成城市级操作系统的智能。”李浩浩强调,“我们今天的城市大脑更像是处在襁褓阶段的婴儿,刚刚开启了它的智慧化进程。” 那么未来在智慧城市的发展中,要补齐哪些短板呢?

付英波从数据、算力、算法等方面进行了分析。他认为城市大脑的建设,首先就是要感知城市,把整个城市由物理空间到数字空间能进行孪生建设。但是从数据角度看,由于传感设备的成本问题,城市感知远未达到应有的密度和精度,“比如每个城市地下都有大量管网,是城市生存的血脉,这些管线的检修与维护直接关系到城市能否很好地应对防汛、污水治理、能源使用等问题。我希望未来五年能看到更低成本、更好的传感技术能够落地实现。”

其次,算力与算法仍在相互促进中不断演进,但在国内,无论是芯片产业的发展还是操作系统的中台建设,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第三,从应用的角度看,未来的智慧城市还有更大的空间需要探索和落地,“一方面是to B的经济、工业活动的生产空间,这是比城市管理更具想象力的领域;另一方面是to C的场景,包括家庭、汽车等个人生活空间,与生活品质息息相关,同样需要技术来助推变革。”


编辑:孙奇茹


点赞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