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新生登陆纽交所,二手电子消费生态待重构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袁璐

2021-06-19 09:27


步入6月,从事二手电子生意的万物新生(爱回收)终于敲响了自己的赴美钟声。

北京时间6月18日,中国最大的二手消费电子产品交易和服务平台万物新生(爱回收)集团正式登陆纽交所,股票代码“RERE”,成为“中概股ESG第一股”。万物新生首日开盘报18.39美元,较发行价14美元上涨31%。该股开盘交易后冲高回落,截至收盘,万物新生报价17.21美元,涨幅22.93%,市值37.93亿美元。

立足二手交易市场十年后,万物新生让更多人的目光注意到消费电子回收这门生意。但想要在回收业务之外讲好2C业务新故事,仍需靠更多诚意打动消费者。

爱回收抢滩万亿蓝海市场

自2011年成立以来,爱回收经过近10年的发展,已经从一个单一产品的初创公司发展成为端到端的平台型公司,旗下业务包括爱回收、拍机堂、拍拍及AHS Device等,分别代表着C2B、B2B、B2C及海外业务,覆盖了从回收、检测、评级、定价到再销售的全流程,同时服务商家和消费者。

据招股书显示,在万物新生集团的整个业务体系中,“爱回收”平台是其获取二手设备的核心渠道,收回来的设备在运营中心处理后,主要通过拍机堂和拍拍等渠道进行转售。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万物新生集团共交易了约2360万和640万件消费品,同比增长48.4%、68.4%。同期,万物新生集团实现的GMV分别是196亿元、62亿元,同比增长60.7%、106.7%。

在整个回收、处理、转售的过程中,万物新生集团的商业化模式十分清晰,一是赚取回收和转售的差价,二是对平台上的商家收取佣金。2018年至2020年,万物新生的营收分别为32.62亿元、39.32亿元和48.58亿元。今年一季度,万物新生集团交易的所有消费品中,手机产品占比高达69.7%,其余为其他电子产品,如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和数码相机、奢侈品、家居用品等。

爱回收冲击上市的背后,是方兴未艾的二手电子消费赛道。随着各种消费电子产品的不断迭代,中国用户的换新速度不断压缩。据灼识咨询(CIC)报告,按设备交易总次数计算,2020 年中国二手消费电子交易量达1.886亿台次,中国二手消费电子总成交GMV达2522亿元,其中手机细分赛道GMV达1800亿元。预计未来五年,中国二手消费电子GMV将保持30.8%的年化复合增长率,至2025年有望接近万亿市场。

无论是从交易体量还是行业规模,目前的消费电子回收产业仍是蓝海市场,但想要吃到这块想象空间巨大的市场蛋糕并不容易。业内人士表示,中国二手消费电子市场呈现出多区域、多层级、渠道分散、缺少标准的四大特点,导致交易过程中存在缺乏渠道,整体交易流程效率低下,成交价格不透明,数据因素易泄露四大痛点。消费电子二手回收过程中的回收、质检、定级、销售等一系列产业问题仍待解决。

重资产运营成本居高不下

陈雪峰曾公开表示,爱回收不会流血上市,“只有估值到40亿到50亿美元时才会谋求登陆资本市场”。不过,直到冲刺上市,爱回收却仍陷于连年亏损的处境中。

根据招股书,2018年到2020年,万物新生的调整后净亏损分别为2.1亿元、5.4亿元、2亿元。连续3年亏损。此外,2021年第一季度非通用会计准则调整后经营亏损3357万元,亏损继续。

二手消费电子交易看起来本应该是一门不错的生意。招股书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万物新生集团全平台整体营收56.8亿元,同比增长49.4%。2020年二季度到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核心业务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45.6%、47.5%、50.9%、135.8%。从业务毛利率来看,万物新生的整体毛利率从2018年的14.1%提升至2020年的25.7%。同时,履约毛利率从2019年的2.5%大幅提升至2020年的12%。

但万物新生为何现金流仍明显承压?记者注意到,在爱回收的商业模式中,“重”是个很明显的特征,早在2014年人们就可以在大型商圈中看到爱回收的门店。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万物新生集团在中国172个城市开拓755家门店和超过1500个自助服务站。

万物新生创始人陈雪峰曾经算过一笔账:一家简易门店一次性硬件投入为7万元,一家门店每月运营成本约3万元。换言之,755家门店一年的运营费用接近3亿。招股书也披露了万物新生居高不下的经营成本:公司成本及费用一栏中,仅商品成本(包括回收的产品成本和运费)和履约费用(包括平台经营、线下商店和仓库运营相关开支、外部运费)共占收入比重接近100%。2018年至今,公司的总经营成本占比均超过100%。

讲好新故事还需打动消费者

在万物新生集团的业务体系中,业内尤为关注二手优品B2C零售平台拍拍。相比面向商家为主的爱回收和拍机堂,拍拍直接面向消费者出售二手电子消费产品。陈雪峰也对2C业务给予厚望,直言:“未来仍聚焦三个方面:B2C业务的发展、一体化平台的构建以及海外战略的持续投入。”

2019年6月,万物新生集团从京东手中收购了拍拍,并与京东签订了一份为期五年的业务合作协议,涵盖用户流量、营销、研发、佣金分成、供应链和物流、客户服务和售后服务等。收购拍拍对万物新生的营收也造成了影响。2019年、2020年,万物新生分别摊销了拍拍的无形资产1.93亿元、3.09亿元,占据了当期市场营销费用的34.04%、41.70%。

记者注意到,京东平台上的以旧换新服务,目前均由万物新生集团来提供服务。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提到要获得京东的支持必须满足某些条件。换言之,一旦缺失了京东的接口带来的流量红利,万物新生的业绩或受到重要影响。

2C的高利润蛋糕虽然诱人,但万物新生想要打破二手闲置交易领域2C端的市场格局并不容易。目前两大巨头闲鱼和转转已开始深度布局二手电子消费产品业务。在垂直领域,找靓机与转转合并,回收宝依附于闲鱼,也都获得了快速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低买高卖”的商业模式让爱回收因压价屡遭消费者投诉。业内人士表示,若平台放任“恶意压价”、“霸王条款”等引发消费者“差评”的行为,容易导致消费者对平台产生负面情绪,进而影响整个拍拍业务的发展。想要讲好2C业务的新故事,实现消费者、电商平台、行业流转几大环节“多赢”,建立起以消费者为中心的良性二手生态,重构普通消费者的信任是万物新生首先面临的挑战。

图片来源:万物新生


编辑:袁璐


点赞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