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电、停运、认可度不高,自助健身仓社区遇冷成“摆设”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杨晓斌

2020-11-19 13:54


市民刘先生近日反映,他家小区里安装了一种小型健身仓,里面配备了跑步机、空调、电视、空气净化器,甚至还有消毒液和纸巾等,要想进去跑步,只需要用手机扫码就能实现。最近,当他兴致冲冲地打开手机扫码时,却发现这个设备已经停电不能使用。

其实,自助健身仓出现的时间并不长,据了解,目前也仅在通州、朝阳两区的一些小区内投放使用。然而作为新事物,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调查发现,自助健身仓的出现没能掀起社区健身潮,反倒成了占用公共空间的“大件闲置品”。除了故障率高外,自助健身仓的使用率,以及居民的接受程度普遍都不高。

现状1

健身仓硬件闲置垃圾遍地

11月17日,记者首先来到位于通州区的梨园小镇小区,自助健身仓就矗立在小区广场的一角。健身仓外观呈长方体,除了底座和顶部是黄色的,整个房子是墨绿色的,其中一面墙上安装着一块落地的玻璃门,门的上方有醒目的“觅跑自助健身”几个字,门把手旁边贴着一个二维码,下面还有“打造五分钟运动圈”和“北京通州区体育局”的字样。

梨园小镇内的健身仓因运营方未缴纳相关费用,已停运多时。

玻璃门缝里伸出来一根扭曲的铁丝,记者轻轻一拽铁丝,门竟然是开着的。走进健身仓,里面的空间约有两三平方米,窗户边放着一台跑步机,上面落了厚厚的灰尘,跑步带上还留着几个脚印。跑步机旁的地面上,靠近墙角的地方,烟头、树叶等垃圾十分醒目。

停运的健身仓内,地面堆积着不少垃圾。

抬头向上看,跑步机上方的墙体处有一个长方形的缺口,里面杂乱地分布着几团电线。靠近门口的墙面上安着两个开关,分别写着“照明”和“开门”。开关上贴着一张用户须知,下面标注了一个“400”开头的客服电话。在门外的墙上,同样也贴着一纸安全条例,其中一条写到:如果遇到问题,可以联系工作人员。但记者打通这个八位数的电话后,一名女士却表示打错了,她不是自助健身的工作人员,也没听过“觅跑”这个设备。

记者在健身仓停留期间,引起了几名少年的注意。记者问他们知道健身仓是什么时候坏的吗,孩子们七嘴八舌地抢着回答,有的说坏了一年,有的说坏了一年多了,还有一个孩子说至少半年没见有人用它了。一名短发的男孩说:“健身仓坏了之后,我们经常开门进来玩,大家开门关门,都拿这里当游戏房了。”

健身仓内配有跑步机、空调、电视和监控头等设施。

除了这一个健身仓停运外,其他设备的使用情况如何呢?位于通州区加州小镇小区内的一个自助健身仓,同样也因故障不能使用。

昨天上午,雨中的加州小镇小区活动广场空无一人,在南侧的树丛边,记者找到了这个自助健身仓。用手一拽,健身仓的大门就开了。记者按了几下仓内的各种开关,都不起任何作用。和之前探访看到的仓内配置略有不同的是,在这个健身仓的跑步机储物槽里,多了两个遥控器,从图标可以看出一个是遥控电视机的,一个是遥控空调的。但按了几次,电视和空调都无反应。

加州小镇内的自助健身仓也停用了,因漏雨仓内还有不少积水。

围着健身仓走了一圈,记者发现,在它的侧边和后边各伸出一根断了的电线,位于健身仓后边的电线盘成一团,其中一根电线似乎是被剪断的,断口整齐平滑。

现状2

使用率低接受程度也不高

除了这两个小区内的健身仓,其他的健身仓运转又如何呢?通过app平台,记者查找到了位于通州城区不同小区内的近10台自助健身仓,运行状态都是正常的。但实地走访后,记者发现,这些健身仓虽然没坏,但使用情况也不尽如人意。

新华联家园南区15号楼附近有一个自助健身仓。健身仓玻璃门紧锁,能隐约看到里面的跑步机和各种设备一应俱全,空调的开关和电源指示灯一闪一闪的。相距不远的另一个自助健身仓,紧挨着小区幼儿园。通常晚饭过后是遛弯健身的高峰时段,但仓内亮着灯却没有人。记者在这两个健身仓之间徘徊了多时,没有等到一位居民进入。

健身仓安放在新华联家园小区的角落里,使用者寥寥。

“您知道小区里的自助健身仓吗?”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正在遛弯的居民。一位居民说:“知道,但没用过,感觉里面太小,除了一台跑步机其他什么也没有,太单调了。”这位居民还说,他更愿意去健身房锻炼,虽然价格贵一点,但是不限次数,想什么时候来都可以,即便不运动也可以去洗个热水澡。记者发现,不少居民对这种健身设备的接受程度并不高,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都不知道它的用途。

在通州区西上园社区居委会门口的广场边,也有两个同样制式的自助健身仓,设备均可以正常使用。探访时,广场内几名大人正带着孩子在这玩耍,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说,天气暖和的时候,他曾看到有人在自助健身仓里跑步,但天气转凉后,就再也没见到了。另一名带着两个孩子玩耍的女士说,她从来没关注过这个设备,如果不是记者告诉她,她还以为是台卖货的机器。

一名女子推着婴儿车从健身仓前经过。

加州小镇广场上的自助健身仓虽然已经不能使用,但“平时就没什么人用”的印象,也给一些居民留下了深刻记忆。两位女士表示,她们已经很久没见有人进健身仓跑步了。一名女士还说,广场周边摆着好几个便民的柜子:有快递柜、饮水机、零食售卖柜、玩具售卖柜等,其中,快递柜和饮水机柜的使用频率最高,其他的柜子都落了灰。

记者在这里也做了一个观察实验。在半小时的时间里,有四位居民使用过这些便民柜,其中,有三位是来取快递的,一位是来接纯净水的。接水的男子说,他知道有个自助健身房,但已经记不清多久没人用了。当被问及他和家人会选择在这里健身吗?男子说,他买了一台家用的跑步机,平时孩子们在家跑步不用出来,他特意强调,“如果到室外跑步,我愿意在小区里或者马路上跑,憋在那么小的屋子里,感觉也不舒服。”

质疑

通州体育局未曾授权署名

关于自助健身仓的使用情况,“觅跑”客服人员回复称,健身仓是“有人用”的。在采访中,不少居民都表示,真正跑步的人一般都不愿用这种健身仓,而“尝鲜儿”想用的人,经常也会因故障用不了,这就是自助健身仓作为社区新事物面临的尴尬。准确的市场定位,良好的用户体验,二者缺一不可。

记者注意到,该健身房上写有“通州区体育局”的字样。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致电通州体育局。一名业务科室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的工作涵盖公共场所全民健身的相关内容,对于“觅跑”这个健身设备他了解过一些,但体育局并没有和该设备的生产企业有过合作,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设备外观会有体育局的名字。工作人员还表示,体育局全民健身工作的对口单位一般是街道和乡镇,他们将会和属地街道进一步核实这一情况。

健身仓所处的以上几个小区中,梨园小镇一名物业工作人员告知,小区内的健身仓从去年就停用了,停用原因是由于运营方没有及时向物业公司缴纳占地费用,目前,设备没有通电,至于今后是否会重新启用尚不清楚。


编辑:杨晓斌


8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