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被嗡嗡声“洗脑”,供暖后的噪声究竟哪儿来的?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张淑玲

2020-11-18 13:25


杨女士一家住在通州区K2玉兰湾小区。正式供暖以来,全家顾不上享受供热带来的融融暖意,相反,几乎每天都被噪音“洗脑”。因为家中常会出现一种低频的嗡嗡声,杨女士致电12345市民服务热线寻求帮助。

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了解到,噪声是由于供暖设备运行时产生共振。通州区生态环境局、玉兰湾社区居委会等相关部门已介入。负责小区供暖的供热企业表示,会进一步通过技术降噪解决噪声问题。此外,社区居委会也正在协调物业及开发商,从杨女士家中入手,采用在床头、墙壁及窗下加装隔音垫等方式,以期降低噪声。

<呼吁>

“满脑子都是‘嗡嗡’声”

11月13日22时许,实在难忍房内持续不断的嗡嗡声,杨女士连夜致电了12345市民服务热线。杨女士说,她家是2016年装修入住的,4年来一到供暖季,或大或小的嗡嗡声就困扰着他们一家。因为小区其中一个燃气锅炉就设置在杨女士所住的住宅楼地下2层,所以,她猜测嗡嗡声可能就是从这儿传出来的。

2019年,小区物业及供热企业曾为燃气锅炉等加装了隔音棉等设施,但今年开始供暖后,噪声又响起。“能想的招儿都想了。一进门,我这满脑子都是‘嗡嗡’声。”杨女士的爱人告诉记者,他们小两口为这套房子付出了大量心血,3个房间中仅主卧向阳,平时,夫妻俩带着15个月大的女儿住在里面,“就数这间房子里噪声大,特别是晚上9点以后,噪声搞得大人烦躁,孩子也睡不踏实。”

暖气不热,是反映供暖问题中最常见的情况,深受嗡嗡声困扰的情况却不多见。虽然事有蹊跷,但供暖无小事,近日,记者来到杨女士家中进行探访。这是一套三房两厅的大平层,向阳的主卧便是杨女士反映噪声最大的房间。进门后,经客厅左转进入主卧木门,记者立即置身于一片嗡嗡声中,再向房间内走,记者感到噪声并非来自一处,而是从天花板、地板、墙壁等多处传来,又充斥整个房间,“这是因为共振。”杨女士解释。

<探因>

供暖设备运行产生低频共振

杨女士反映,噪声大小和室内温度有关,“我们入住后,前两年,虽然也有噪声,但是还能忍受。2019年供暖,暖气烧得非常热,但是噪声也大了起来。有次半夜,我们睡不着找到了楼下的锅炉房,看锅炉的师傅‘啪啪啪’关了几个开关,我们再回房睡觉,噪声就小多了。”

“今年供暖后,晚上一过九点,楼下安静了,室内的噪声就显得大了。躺在床上,感觉噪声就在天花板上。”杨女士说,有时半夜女儿被噪声惊醒,就会一直哭闹,她和爱人得不断地抱着、拍着哄孩子入睡,一家人都休息不好。

与主卧相对的是一个小房间,卧室内有两位老人坐在床上。“这个屋里有噪声吗?”记者问,老人没有回答。“这间房噪声小一些,两位老人听力不好。”杨女士说。记者侧耳倾听,也能听到嗡嗡的噪声,但声音明显低了许多。

如果噪声是位于地下二层的供暖设备共振传来,那么,杨女士上下楼邻居家里的情况又怎样?记者先后来到1楼、2楼、3楼及5楼,发现一楼无人居住。2楼、3楼家中无人,5楼业主反映,他和家人也饱受噪声困扰。在这名业主家中,记者在主卧及卫生间内听到有嗡嗡声,但和杨女士家主卧的噪声相比,明显小了许多。

此后,记者又来到地下二层。该层为地下车库,车位上已停放不少车辆,刺耳的嗡嗡声响彻整个车库。通过墙壁上的一扇铁门进入锅炉房,嗡嗡的噪声更大了。这个噪声与记者在杨女士家中听到的一致。

锅炉房内,一台风机正在运行;里间,通过锅炉一端的透明视窗,记者看到炉内燃气烧成了白光。

<进展>

多部门督促供热企业有效降噪

11月16日晚,玉兰湾社区居委会、通州区生态环境局以及该小区物业、供热企业等相关负责人来到杨女士家中,现场核查噪声情况。

听完杨女士反映的情况,两名社区负责人走进主卧内辨听噪声。“噪声是大。”一名负责人称。

环保等部门工作人员来到杨女士家中,现场核查噪声情况。

稍后,通州区生态环境局多名工作人员携带监测设备来到现场,逐组记录仪器上显示的监测数据。大约40分钟后,通州区生态环境局监测人员令物业及供热企业关掉燃气锅炉、风机等设备,再次对安静状态下的居室环境进行监测。最终得出的结论为:“噪声对生活确实有影响。”

昨天上午,通州区生态环境局一负责人回应,如果监测数据显示噪声超标,供热企业等相关部门应及时采用降噪措施。若拒不整治,监管部门将对之予以处罚。

至于如何有效降噪,供热企业一位负责人表示,去年供暖季结束后,他们已采取在锅炉吊架处加装隔音垫、隔音棉等措施进行降噪,但是,没想到噪声还是很大。下一步,他们会请教业内相关专家,积极解决噪音问题。

玉兰湾社区居委会表示,将会继续协调、督促小区开发商、物业及供热企业采取有效措施降噪。目前,为了尽可能减少噪声带来的影响,他们正协调开发商等在杨女士家的主卧内加装隔音垫。


编辑:张淑玲


6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