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记者暗访调查一年后,北京渣土偷倒乱象大变
北京日报“政府与市民” | 记者 张淑玲 通讯员 王祎明

2020-05-29 08:47


系列报道《偷倒渣土乱象调查》在去年5月被报道后,记者一直追踪整治进展,并欣喜地看到,北京市、区两级及相关部门高度重视,从建筑垃圾乱倒的“源头”至“出口”启动了一场全方位、深层次的“全链条”专项整治,取得显著成效:一处处黑渣土场被清理,荒山沟复植花木变园林;只卖协议不收渣土的消纳场被停业整顿;建筑垃圾消纳场地短缺情况得到缓解……

百余处黑渣土场被端

2019年5月,记者先后以《疯狂的黑渣土场》《蹊跷的消纳协议》《建筑垃圾的新去处》为题,刊发系列报道,反映本市偷倒渣土现象屡禁不绝,黑渣土场疯狂生长不仅给北京周边的生态环境,也给社会治安和经济秩序带来危害。报道引起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公安、交通、城管、园林等相关部门共同组建专项小组,一场针对建筑垃圾的整治行动,以雷霆之势在全市展开

 

 

 

针对疯狂生长的黑渣土场,专项小组要求各区政府组织街道(乡镇)建立巡查制度,专门摸排在社区(村)中存在的非法转运点及非法消纳场。针对历史遗留的转运场点,予以限期清理;对于非法设置消纳场、擅自收取倾倒费用的场站,相关负责人按照环境污染罪、非法占用耕地罪或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等追究刑事责任;社区(村)负责对其辖区内环境进行严盯死守,严防黑渣土场再次出现。

“针对黑渣土场,无论是复发的还是新增的,乡镇政府和社区(村)都负有监管责任。一经发现,城市管理部门将联合纪检监察机关,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专项小组一负责人介绍,此次专项整治区别于以往,不是“头疼医头,脚痛医脚”,举报哪个黑渣土场就只整治清理哪个,而是举一反三,由点及面,排查深藏在山间、地头、荒坡的全市所有黑渣土场;更为重要的是,还在深度上下工夫,梳理建筑垃圾从产生到消纳的整个链条,针对每个环节存在的问题予以彻查、整治,“特别针对‘假协议’‘假轨迹’等根源问题,给予严厉惩戒。”

在该场专项整治中,北京市城管委会同相关委办局,构建“部门协作、市区联动、信息共享、全力治理”工作机制,对黑渣土场逐一摸排,立行立改。此外,城管执法部门开展了“蓝盾二号”行动,公安机关还开展了“百日专项”“7·20专项”“建筑垃圾违规消纳”和“渣土车违法乱象打击整治”等专项行动。据统计,一年来,北京先后端掉百余个黑渣土场和黑中转站。

此前报道中,记者反映一些运输企业为逃避监管跑“假轨迹”。为杜绝该违法行为,各区公安、城管等部门联手,通过“北京市建筑垃圾车辆运输管理系统”,对车辆运输轨迹进行检查。其中,各区城管每天至少抽查20辆运输车轨迹,一旦发现其未按规定行驶,便会及时通过市级平台,将违法违规车辆及人员名单移送至相关部门进行处理。“我们会约谈运输企业并按规定扣分。一旦扣满60分,至少停业整顿一个月,调查结果也会每季度公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至目前,全市共派发违规线索3700余件,回复处理率超过97%。城管执法部门查处建筑垃圾类违规行为6000余起,同比上升145.62%。

一旦进入‘黑名单’,运输企业将很难再揽到活儿。”一运输企业负责人李先生告诉记者,其企业名下运输车辆曾多次被迫跑“假轨迹”,数百万运费白白打水漂儿,“以前只能‘黑干’,花钱买‘假协议’,花钱跑‘假轨迹’,但不造假又拿不到渣土消纳协议,没有消纳协议就办不了渣土运输证,白浪费钱,很窝火儿。现在运输渣土,从工地直接装车运到正规消纳场,感觉一切终于来到阳光下,很敞亮!”

“双向称重”监管消纳全程

记者此前调查发现,偷倒渣土屡禁不绝的背后,存在一条制假造假、买假卖假的恶性产业链,特别是一些正规渣土消纳场为牟取不正当利益,反复卖虚假消纳协议却拒收渣土,导致运输企业无处倾倒,仅打击渣土运输环节无法解决根本问题。

因此,专项行动还重点针对虚开建筑垃圾消纳证行为展开。北京市城管委会同各区城管委及纪检监察机关,全面查阅并核对了自2018年以来建筑垃圾消纳的进出场记录,一旦发现建筑垃圾进场量与许可量存在较大误差、消纳场只卖协议、“挑食拒收”等问题,便启动责任倒追机制,责令停业整顿一个月,对于屡教不改的消纳场所坚决关停

仅通州区就有两处正规垃圾消纳场因开具虚假消纳协议被停业整顿。

专项小组还下发通知,要求各区及住房城乡建设、交通、水务、城管等部门,核查各自区域内工地消纳证办理情况。“在核查中,一旦发现有工地无证出土,就立即要求其停工整改,并给予从重处罚。”专项小组一负责人称,对于使用10辆以上无准运证车辆等违规情节严重的企业,给予记分处罚,并暂停其在京投标资格1至6个月,“各区、各部门每周都须将消纳证检查情况上报。”

各区建起建筑垃圾“双向称重”制度。建筑垃圾产出源头称重,垃圾运到消纳场也须称重。称重数量接入市级平台,并以此监管建筑垃圾走向。一旦发现属地监管不力,北京市城管委将会同纪检监察机关依法追责。

不仅严格封堵,还要科学疏导,以缓解建筑垃圾消纳场所短缺情况。整治方案要求各区政府因地制宜,增设装修垃圾暂存分拣厂、建筑垃圾资源化处置设施、建筑垃圾填埋场等消纳处置场所,以满足建筑垃圾分拣、暂存和处置需求,解决“出口”问题。目前,全市已有20处正规消纳场、4座固定式建筑垃圾资源化处置工厂、110处临时性处置设施和55处装修垃圾中转分拣厂投入运转。采取工地回填、绿化利用和消纳场填埋等方式,共规范处置工程渣土1.1亿吨,资源化处置拆违建筑垃圾7744万吨。

在专项行动开展的同时,为彻底治理建筑垃圾偷倒乱卸问题,北京市城管委会同有关部门制定了建筑垃圾管理办法,梳理和完善建筑垃圾产生、运输、消纳工作流程和工作机制,进一步明确施工、运输及处置企业,以及各区及有关部门、街乡镇、社区(村)在管理链条中的责任,建立督导检查、跨区执法、联合惩处等相关保障机制。

据统计,去年本市工地建筑垃圾消纳许可办理7000余件,同比提高18.2%。

建筑垃圾管理进入立法通道

此次专项整治行动中,社会各界的关注和监督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北京市交通运输业商会一直关注建筑垃圾治理进展,并多次向其辖下会员企业下发通知,要求规范建筑垃圾运输行为。该商会秘书长王涛认为,相关建设单位开槽出的黄土及级配砂石不是建筑垃圾,应归属为自然资源,“这不仅从源头上有利于建筑垃圾减量,更是一笔宝贵的矿产资源。”王涛分析,开槽出的黄土可以直接用于园林绿化,级配砂石分出后,可以进行建筑垃圾循环再利用。“据测算,仅此一项,便可将北京市建筑垃圾消纳量减少一半。”

为此,王涛向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北京市住建委及北京市城管委等部门发函,恳请相关部门关注开槽黄土和级配砂石资源属性认定问题。今年4月14日,他收到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的回函,称在征求相关部门意见之后,并根据《关于开山凿石、采挖砂、石、土等矿产资源使用法律问题的复函》(国土资函(1998)190号)和《关于解释工程施工采挖砂、石、土矿产资源有关问题的复函》(国土资函(1999)404号)的规定,将开槽黄土和级配砂石定性为矿产资源

还有一个更大的好消息——根据北京市政府立法工作安排,北京市城管委起草了《北京市建筑垃圾管理办法(草案)》,已向社会征求意见。目前,北京市司法局正对《北京市建筑垃圾管理规定(草案)》进行进一步审核

长期研究建筑垃圾管理机制完善问题的北京市社会建设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北京联合大学首都法治研究中心主任杨积堂认为,建筑垃圾治理立法将不仅为治理行业乱象提供明确的法律依据,还将极大地推动建筑垃圾的有效再利用。“让建筑垃圾管理沐浴在法律的阳光下,对于推进超大城市精细化治理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杨积堂希望进一步加快建筑垃圾治理立法进程,还建议进一步提升建筑垃圾治理的法律阶位,从政府规章升级到市人大立法,出台地方法规,从而更有利于保护城市生态环境,促进和谐宜居之都建设。

现场探访

黑渣土山变身美丽园林

安四路沿线及山间

覆新土树木吐新翠

设隔离防偷倒渣土

昌平区安四路、小神岭、秦上路、尚信村等道路两侧及山间沟谷,此前覆盖着一个又一个规模巨大的黑渣土场。如今,这些黑渣土场或被清理整治,或已覆盖新土,种上了银杏、松柏、国槐、红叶李等各种绿化树木。

自南向北沿安四路行驶,至设有“炎黄陵园”路牌处右转,记者发现原本位于道路左侧、堆积有两人多高的黑渣土山变矮了许多。这里已俨然变成了一处园林景区:新土覆盖,一排排、一列列新植的银杏、松柏、国槐、红叶李等花木抽枝吐翠,引来蜂蝶飞舞。

返回安四路继续北行转至小神岭,记者发现一侧路边拉起数百米的绿色隔离网,此前因大型渣土车倾倒渣土碾轧出来的山间道路也被隔离网封死。

透过隔离网南望,记者发现原来填满山谷的渣土山已被推平成高台,台上还苫盖着绿网。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该处会继续整治,“将来会进行绿化。”

(整治前:建筑垃圾堆满山谷。)

(整治中:加装隔离护栏保护山林。)

 

凤凰亭2号涵洞

混合垃圾分拣消纳

16.2亩荒沟将披绿

记者去年对凤凰亭2号涵洞周边进行探访时,眼前的情景是一大渣土山直接堆在涵洞两侧,碾轧植被,既毁坏了山林生态,还时刻危及着京原铁路运输安全。如今,原来接近该渣土场的上山处,新装了两扇铁格栅大门。进入大门上山,记者发现曾被大型渣土车碾轧而树根裸露、暴土扬尘的山路已平整开阔。来到凤凰亭2号涵洞前,只见原来堆积在涵洞口两侧的渣土山已明显变小。现场数十名工人以及多辆分拣机、挖掘机、铲车和运输车正往来奔忙。记者看到,一台分拣机正轰鸣着将建筑垃圾与生活垃圾分开:大小砂石被堆在一处;破布条、塑料袋、快餐盒等生活垃圾则被堆在一处;筛出的黄土、碎泥块则被分堆在另一边。

燕山市政市容和交通管理委员会一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问题见报后,房山区城管委、燕山市容委就立即到现场核查,并督促将该处混合垃圾进行二次分拣、清运、消纳。

“最初,我们预估工程量为5万吨,但实际数量在8万吨左右,截至5月27日共筛分、清运、处理、消纳混合垃圾45634吨,目前已处理过半。”该负责人介绍,混合垃圾被分拣成生活垃圾、建筑垃圾与轻颗粒物等3种物质,分拣完成后,生活垃圾将就近送至生活垃圾处理场,建筑垃圾将送至建筑垃圾消纳场进行粉碎,制成行道砖等建筑资源,轻颗粒物则将回填山体原处,用于绿化,“渣土山下,是一条条深沟,深沟里也堆积有混合垃圾,其中生活垃圾对环境是有害的,所以我们此次清理整治必须彻底。”该负责人表示,清理整治之后,该处将恢复16.2亩山体,“预计7月底左右完成施工,场地将交由园林部门根据方案植树绿化。”

据测量,此次分拣的混合垃圾中,33%为生活垃圾,14%为建筑垃圾,53%为轻颗粒物,“建筑垃圾是再生资源,轻颗粒物可直接回填,这相当于我们从原来的垃圾中抢出了67%的资源。”

(整治前:建筑垃圾堆满涵洞两侧。)

(整治中:大量有害生活垃圾被筛出。)

 

地铁潞城站东

清走渣土山

为居民安置房建设腾地

“去年北京日报报道后,很多家运输企业都出车进入渣土场,挑灯夜战,连夜清运。”5月18日,一名曾参与地铁潞城站东侧渣土山清理的运输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当时清理渣土山的壮观场面至今让他记忆犹新。

记者了解到,本报对地铁潞城站东侧高30余米渣土山报道后,通州区政府立即与潞城镇政府联系现场核实查看。据调查,该渣土山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古月佳园安置房项目建设用地,另一部分为人民大学通州校区地块,还未开工建设。经北投公司测量,古月佳园安置房项目用地上,渣土量约235万立方米。通州区政府曾召开腾退工作专题会,明确由北投公司组织进行渣土清运。

为此,通州区、潞城镇政府及通州区城管委、城管执法局等相关部门,督促北投公司尽快清理。按照减量化、资源化利用方式,北投公司将现场土方清运至绿心项目绿化覆土应用。截至目前,清运工作已基本完成。

5月18日下午,记者来到通州区地铁潞城站向东约300米、运河东大街北侧,发现原来30余米高、绵延1公里的渣土山已明显变得矮小,剩下部分苫盖着绿网,外围还拉上了一道围墙。一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已经清走很多了,目测已降低20余米。”

因围墙拦挡,记者无法进入内部查看。远远望去,位于渣土场西北侧的新建住宅小区,一排排住宅楼已拔地而起。

(整治前:渣土山高有30余米。)

(整治中:场清地平,渣土山消失了。)

 

记者手记

保护绿水青山  我们义不容辞

“环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丽,蓝天也是幸福。”拥有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家园,是我们共同的期盼。“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早已家喻户晓。

然而,这来之不易的绿水青山,却一度遭到建筑垃圾的疯狂侵蚀。一年前,本报记者在调查中目睹疯狂的黑渣土山不仅堆积在郊区交通要道两侧,还填满了昌平区的小神岭、燕山凤凰亭2号涵洞两侧山谷以及多处密林山沟。树根裸露、暴土扬尘,黑渣土山让人触目惊心,让人义愤填膺。

一年来,全市打响了一场全面整治建筑垃圾偷倒乱卸的大会战。市区各级部门共同参与,协力整治,成效斐然,让人振奋。

这场会战,不仅以雷霆之势有效遏制了黑渣土山的疯狂生长,更催生了两大重要成果:一是开槽黄土和级配砂石,正式被确定为矿产资源,建筑垃圾从源头上大大减量;二是建筑垃圾管理正式进入立法程序,纳入法治轨道。

这次整治行动让我们看到了市委市政府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决心和行动力。我们期待,相关部门能持之以恒对建筑垃圾进行“全链条”严格管理,切实维护整治成效;我们也期待,社会各界群策群力,充分调动市场力量,加快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的步伐,让我们的家园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

您有什么想法建议,请点击"党报帮您办"告诉我们,我们会尽力向相关部门反映!


编辑:张淑玲 赖薇


24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