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工作者被纳入就业范畴 职业偏见能否逐渐消除
京报体育 | 记者 邓方佳

2020-07-07 18:06


近日,有两则新闻受到广泛关注。7月6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联合发布了“区块链工程技术人员”、“互联网营销师”等9个新职业,这是我国自《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15年版)》颁布以来发布的第三批新职业。

与此同时,为确保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真实、准确,教育部日前决定严格核查各地各高校上报的就业数据,并公布了《教育部办公厅关于严格核查2020届高校毕业生就业数据的通知》。《通知》进一步明晰了高校毕业生就业统计相关指标,并将“电子竞技工作者”纳入了“自由职业”的范畴内。

这两则新闻因为发布时间相近,容易令人产生一定的混淆。实际上,在2019年4月3日人社部联合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统计局发布的13个新职业信息中,“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就已经名列其中。

“电子竞技工作者”成为正式职业,成为高校和教育部认可的就业方向,这在网络上引起了一定论。赞同者认为,这是适应新形势、新业态、新市场下的新兴职业,未来发展潜力巨大;反对者则表示,这会给青少年造成误导,打游戏怎么能成为正式职业?

实际上,成为“电子竞技工作者”不等于打游戏,能够专心致志“打游戏”的职业电竞选手,只是电竞行业中的一个门类而已。就如传统的足球行业中,职业足球运动员只是其中的一类,除此之外还有教练、翻译、后勤人员、电视转播人员、解说员等等等等。现如今,电子竞技围绕赛事已经发展出上百个职业工种,包括了电子竞技俱乐部层面、媒体及内容制作层面、赛事活动公司层面、直播平台层面、电竞衍生领域层面等。

在电子竞技俱乐部层面,有赛事团队,其中包括经理、领队、选手、教练、翻译、后勤等人员;运营团队方面,有新媒体运营、粉丝运营、视频制作人员等;市场团队有负责品牌打造、公关、媒介人员等。除此之外还有商务团队,负责俱乐部商业化运作、IP开发和推广等。

在媒体及内容制作层面,电竞相关岗位有记者、编辑、摄影、后期等人员,负责媒体平台中的内容产出;有技术部门负责媒体平台的前端制作、后期维护、产品研发等;有设计部门负责美编设计;有市场和销售部门配合进行相关的商业化运作。

在赛事活动公司层面,有负责项目统筹管理、赛事执行、现场主持、裁判、视觉包装工作的项目管理团队;有负责导演、导播、回放、声控等工作导演及直转播团队;有进行商业开发的商务团队等。

尽管这些职业与传统行业中很多岗位有重合,但不可否认的是,电子竞技工作者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大的范畴,涉及很多行业,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发展至今,许多本科及高职院校也开设了电子竞技相关专业,其中有中国传媒大学、中传南广学院、上海体育学院、山东体育学院、天津体育学院等本科院校,还有北京京北职业技术学院、山西体育职业学院等几十所高职院校。

2019年6月,人社部在其官网上发布《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电子竞技总观看人数增长到4.54亿,中国核心电竞爱好者预计达到7500万。当前电子竞技员的整体从业规模超过50万人,不过,目前只有不到15%的电子竞技岗位处于人力饱和状态,预测未来五年电子竞技员人才需求量近200万人。

所以,自由职业中加入“电子竞技工作者”是时代发展的产物,热爱电竞的青年人,也不必偏执地一定要成为电竞选手。在良好的教育及引导下,学好其他相关本领,将爱好与工作相结合,平衡好理想与现实,为电子竞技领域的发展和进步服务,也不失为未来择业的一个方向。


编辑:邓方佳


点赞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