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有再多高楼大厦,这里仍是眺望中轴线的绝佳处
北京日报副刊 | 作者 何羿翯

2021-08-09 09:47


北京城有众多世界独一无二的皇家园林和文化遗产,我们不妨沿着北京的中轴线走上一走。景山公园南依故宫,西靠北海,北与鼓楼遥遥相望。尽管北京有了很多现代化的高楼大厦,但景山公园的万春亭仍然是一个登高远眺的绝佳去处。

我奶奶的娘家就在景山东街,小时候来景山,常常从亲戚家住的二眼井胡同步行而来,那时候只是玩,现在不仅赏景,更要体会皇家园林的文化和独特气韵。

来到公园东门,朱漆木门高大开阔,红墙黄瓦彰显着浓郁的皇家气派,有几棵大银杏树一年四季陪在门柱旁,也是公园中的景致。门楼屋角的脊兽不再孤独,春天时和银杏嫩绿的小叶子作伴;夏天时银杏一把把绿色的小伞为它们遮阳挡雨;秋天银杏的金黄和脊兽连成一片,浑然一体;冬天树叶落下,只有树枝陪着脊兽,它们一起安静地等待着新的一年。

公园东门的北侧有大片的牡丹,每年五月是这儿最绚烂的时候。这里是北京最大的牡丹观赏园,有超过两万株牡丹。景山公园的牡丹历史悠久,从金代开辟为御苑后就开始大面积种植。清代乾隆年间,皇帝每年不但要侍奉太后到景山欣赏牡丹,还会携皇后妃子来景山踏青。

从景山公园东门往南走,路旁有一排高大参天的银杏树。就在银杏树的南端,是景山公园一处有名的历史文化遗迹:崇祯皇帝自缢处。现在这里有两座石碑,周围绿树成荫。遥想当年,崇祯皇帝独自来到这里,该是怎样一种心情。时光流转,现在这里熙来攘往,游人如织,人们大多会在这处古迹前驻足,追寻一下这段历史,追思一下这位国君。沿路继续向南门走,最漂亮的季节是五月份,你能看到颜色各异大朵大朵盛开的郁金香。它们的名字也都很好听:普瑞马斯、道琼斯、小黑人等。郁金香相对矮一些,它们在最前排,后面是错落有致的牡丹。每年等到牡丹一开,这里高高低低全是花,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哪儿,手里的镜头,也不知道该对准哪儿,处处是景致。

景山公园正门,也就是南门,有著名的绮望楼。明代这里曾建有一座五开间的大殿,称为“山前殿”。皇帝经常在山前殿宴请各地来京朝贺的文武官员、各部落首领及公使等。乾隆十五年(1750年),在原建筑的基础上兴建了绮望楼。取名“绮望楼”,因为这里是登高远望、观赏美景的地方。

景山上最著名的景点要数五方亭子。每座亭子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分别是:周赏亭、观妙亭、万春亭、辑芳亭、富览亭。听着这些名字,真是赞叹古人的才情和雅兴。这五方亭,万春亭居正中,位置最高,亭子最大,她是北京南北建筑中轴线的基点、被誉为北京中轴线上的制高点、京华览胜第一处。其余四座亭,两两对称,周赏亭与富览亭对应,都为重檐圆攒尖顶;观妙亭与辑芳亭对应,都为重檐八角攒尖顶。

来景山公园一定要爬山登高,这几年每年元旦,我都会到景山公园游览,到万春亭极目远望。即使现在北京高楼林立,可到了万春亭,依然有一览众山小之感。游人大多聚集在万春亭南面,大家都要望望对面故宫的全貌。一片金黄色的琉璃瓦,金碧辉煌,那种气势,不言自威。

站在万春亭向西望,最显眼的是北海的白塔。春天,整个北京笼罩在一片新绿之中,绿意盈盈的小嫩芽,枝枝杈杈的在白塔前伸展;夏天绿植繁茂,还有很多游船泛舟水上;秋天,京城被一片金黄点染,映衬着高高的白塔;冬天,北海冻冰了,赶上下雪,不光塔是白的,湖面也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再向北转,在万春亭的北面,一眼就能望到鼓楼。景山后街到鼓楼这条中轴路上有107路等公交车,再向远一点儿看,能看到奥运塔,那是2008年北京举办夏季奥运会的见证。万春亭高,上面常年有风,夏天时,坐在万春亭的北面休息,特别凉爽。

东面是我上山来时的方向,现在回头看,东北方向有很多民居,楼房高高低低,近处有,远处还有,城市一眼望不到头。往东南看,能看到国贸附近的现代化建筑。已经是21世纪的20年代,北京不仅仅是一座文化古都,更是一座现代化的国际都市。这些独特的景观,唯有登景山万春亭可赏,独特的感受也只有登高可感。

从小到大来景山公园都不常去山的北麓,2018年夏季的一天,我无意间从北海公园东门进入景山公园西门,刚巧赶上景山北麓的金鱼展。展览上都是难得一见的老品种:兰寿、狮子头、蝶尾、水泡、琉金等。它们黑的如墨,红的似火,还有的头顶一抹霞。看着它们在大木海中舒适游弋,真让我大饱眼福。老北京四合院最典型的形象就是“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金鱼过去不光在民间玩,皇宫里也喜欢,皇帝也玩,有专人替皇上养鱼,叫“金鱼把式”。现在养金鱼的人少了,能玩得这么讲究的人更少,景山公园的展览再现了当年的金鱼文化。

景山展示传承着皇家文化,又总能有新的景致和惊喜。生活在北京的我们真幸运,能时常与景山亲密接触,去发现她的美,还能时常爬山登高,站在北京中轴线的高峰上望京城!


编辑:张鹏 刘扬


点赞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