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纪实文学《中国冬奥》今日首发,揭秘“双奥之城”献给全世界的“中国方案”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路艳霞

2022-01-23 19:23


举世瞩目的2022年北京冬奥会即将开幕,报告文学作家孙晶岩多年追踪采访,全景记录北京冬奥会的筹备、建设,中国运动健儿的备战历程,以及冰雪运动在我国的蓬勃态势,呈现了北京作为“双奥之城”献给全世界的冬奥“中国方案”,其长篇纪实文学《中国冬奥》23日首发,记者独家专访了作家孙晶岩。

全景记录中国冬奥艰辛历程

《中国冬奥》全书53万字,是作家孙晶岩历时5年完成的心血之作。

《中国冬奥》全景式描写2022年北京冬奥会,涉及场馆建设和运动员备战,展示冰雪运动给国人带来的改变。关于冬奥渊源和场馆建设,作者叙写了走进冬奥、走近冰雪运动强国、延庆赛区建设与田野调查、冬奥环保、张家口赛区与滑雪产业、云顶国家滑雪公园、首钢工业园的建设等篇章。作者还对冰雪运动:高山滑雪、越野滑雪、短道速滑、速度滑冰、花样滑冰、冰球、冰壶、雪车雪橇等作了详细介绍,写出了冰雪运动的魅力,弘扬了奥林匹克精神,以及国人为举办环保、纯洁冬奥会做出的努力,通过冰雪运动展示国家体育的发展及社会的全面发展。

书中,孙晶岩写冬奥建设达人、写有担当的总建筑师、写唱黑脸的安全总监、写延庆赛场的外国制冰师,她还写运动员、教练员、裁判员、志愿者、农民等,更将京津冀一体化、冰雪运动振兴地方经济、农村学校如何抓好冰雪运动、科研助力北京冬奥会等独特的思考带进了字里行间。

“我是个战士,要冲在前面”

“我是个战士,就要冲在前面,绞尽脑汁也要完成任务。”作家孙晶岩说。

 孙晶岩在延庆高山滑雪赛道山巅采访

应北京奥组委之约,受中国作家协会委派,孙晶岩曾全程跟踪采访,创作了中国第一部全景式记述北京奥运会的长篇报告文学《五环旗下的中国》;在中国作家协会和北京冬奥组委的支持下,从2018年4月至今,她又采访创作《中国冬奥》。孙晶岩感慨道:“国运即是我运,作为中国人,作为中国作家,我由衷地感到幸运与自豪。”而她也因此成为国内唯一的“双奥”作家。

从2017年开始,孙晶岩花一年时间做了大量案头准备工作,她研读过上百部、上千万字的相关书籍。从2018年4月开始,她应邀出席、旁听北京冬奥组委组织的平昌冬奥会实战培训系列主题大讨论,她带着录音笔、相机、笔记本,全程见证了这个过程。“我被在场所有人的热情感动了。”孙晶岩说。

接下来,孙晶岩像以往书写中国扶贫、抗震救灾、西气东输主题创作一样,第一时间进入到全面实地考察、采访的阶段。她奔赴挪威、瑞典、芬兰、英国、爱尔兰、奥地利、加拿大等冰雪运动强国考察,与各国冰雪运动爱好者、运动员交流,参观温哥华冬奥会主场馆、奥林匹克场馆冰雪运动情况,观察不同雪场,了解世界冰雪运动强国的情况。

但最艰难的还是在国内的采访。“采访冬奥会比采访夏奥会难多了,首先是地域的广泛,采访夏奥会我只需要在北京转,而采访冬奥会我要在北京赛区首钢园、北京奥林匹克公园诸多场馆、延庆赛区、张家口赛区等地奔波,还要去跑冰雪运动强省。”孙晶岩说。

孙晶岩到延庆赛区采访,大雪纷飞,早晨5点起床,出发时汽车玻璃窗上布满冰凌,热车5分钟都无效,只好用保温杯中的热水浇玻璃窗,用掸子推掉汽车上厚厚的雪,足足折腾半个钟头才能出发。到张家口赛区采访,赶上大雪封路,汽车无法上山,只好在张家口见缝插针采访。好不容易等到高速公路解封,心急火燎往崇礼赶,到了山上已经是下午1点多钟,立刻马不停蹄采访到深夜。

孙晶岩到黑龙江、吉林采访也很艰辛。在哈尔滨,她每天马不停蹄连续采访6场,从早到晚不停歇,只能喝咖啡来驱赶困意。为了采访在亚布力滑雪场举办的全国高山滑雪冠军赛,记录赛前准备全过程,她凌晨3点起床,4点上山,也因此见证了日月同辉的壮观景象。为了到七台河市采访短道速滑的前世今生,孙晶岩夜里坐上绿皮火车,长达十几个小时赶到目的地后,迅即精神抖擞投入采访。

艰苦的采访更让孙晶岩获得幸福感、成就感,她说:“冬奥会的建设和训练场面冬天最出彩,白雪皑皑,越是寒冷越是采访的好时机。走在延庆小海陀山和张家口崇礼的雪场,听着脚下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觉得是世界上最动听的乐曲。”

为幕后英雄树碑立传

过去的几年,孙晶岩采访过200余人,拍摄过上千张照片,她说,很多教练员、志愿者、裁判员、建设者等等幕后英雄令她心怀敬意,她也因此数度落泪。

在众多的采访对象中,孙晶岩最难忘的是那些教练员,他们几十年如一日培养冰雪运动员,无私奉献的精神在一代代传承。

为了奋斗一生的冰雪事业,有的教练甚至付出了生命代价。孟庆余是国内短道速滑项目中声名远播的教练,他是短道速滑冬奥会冠军王濛、杨扬和短道速滑世界冠军刘秋宏的启蒙教练。他率先提出中国要在滑冰项目有所突破,应该首先攻短道速滑项目。在七台河市,孟庆余常年带着运动员在野冰上训练,克服了无数困难。上世纪70年代经济困难,那些有望成材的运动员,就要吃重点伙食。孙晶岩说,孟教练发现有个运动员叫赵小兵,但家里穷,交不起每月15元的重点伙食费,孟庆余就从每月40多元工资里拿出钱贴补她。孟庆余还让赵小兵住在自己家里,他家里唯一的卧室让赵小兵住,他们一家三口就挤住客厅。就是这样一位惜材爱材的教练,在接小运动员上冰训练的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因公殉职,2006年8月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一年他还不满55岁。

孙晶岩在张家口赛区国家跳台滑雪中心“雪如意”前采访建设者

还有一位教练也令孙晶岩伤心落泪。长春市胜利公园有一面湖,冬日清晨四五点钟,总有一位教练先去探冰,他穿上冰鞋要在冰面上四处滑行,看看冰面冻得结不结实。一瞬间,悲剧发生了,教练突然掉进冰窟窿,他在水下以惊人的毅力脱下冰鞋拼命砸向冰面,但最终没有成功。为了运动员的安全,他付出了宝贵生命。

这些教练为了冰雪事业,以惊人毅力坚持数载,战胜无数困难。1986年3月在日本举办的第一届亚冬会,一枚金牌的重任压在了来自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体工队的袭砚芳教练培养的王秀丽身上。此时,袭砚芳教练感到胸部不适,她预感到不祥之兆,但是不敢到医院看病,担心一旦确诊有病她将无法带领王秀丽、叶乔波等运动员在亚冬会上拼搏。女子1500米比赛,王秀丽没有辜负教练的希望,如愿以偿获得冠军。孙晶岩说,袭砚芳直到亚冬会结束,才到医院检查,经医生诊断为乳腺癌三期,她被扣在医院直接住院,上了手术台。还有前面提到的赵小兵,她成为短道速滑教练员后,每天凌晨3点跑步到野外冰湖,她要清理冰上的砖头、杂物,如果下雪了还要扫雪,她一再说不能让孩子受伤。多年来,赵小兵风雨无阻,即便怀孕也没中断。

那些默默无闻的建设者,也不时感动着孙晶岩。她曾站在崇礼“雪如意”前采访中铁建工的建设者,鹅毛似的狂雪在面前飞舞,建设者手冻得像胡萝卜通红通红,眉毛、睫毛上都是霜。工人们告诉她,清晨5点多起床,7点就要到岗,一干就是一天,有时连中午都不能休息。而在延庆赛区,建设赛道的工人们有的睡在山上的窝棚里,非常艰苦。

无数次走进这些幕后英雄,孙晶岩说:“我们不仅要重视金字塔的顶端,更要关注、关爱到金字塔的底座。我想通过这部书,唤起更多人对这些幕后英雄的关注和关爱。”


编辑:王金跃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