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讲述三代短道速滑人,冬奥剧《超越》结构大胆创新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李夏至

2022-01-21 22:07


临近冬奥,国家广电总局冬奥题材重点电视剧《超越》目前正在央视一套黄金档热播。该剧聚焦冬奥重点项目“短道速滑”,讲述三代短道速滑人完成体育拼搏精神的接力与传承的热血励志故事。该剧自播出以来,便凭借真实刻画三代短道速滑运动员的细腻情感与顽强拼搏的精气神打动了不少观众。

《超越》的剧本完全原创,要在一部电视剧里讲述三代短道速滑人的故事,对编剧李嘉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体育题材本来就是电视剧的“老大难”,还要讲出一个体育门类的发展变化,同时还得兼顾故事性和好看,李嘉拿到剧本任务时未免也有点犯难。这类故事需要依托大量的现实案例,只能从采访真实人物着手。李嘉透露,编剧团队第一轮采访是从年轻的短道速滑队员开始,因为希望找到整个剧主角的原型,“因为主角设定的是一个要在2022年踏上奥运赛场的小将,她/他应该是一个‘00后’。”从主角的人物周边延展,需要了解她的父母、教练和身边人的状态,进而又衍生到和上一代短道速滑人采访取材。

在和上一代短道速滑人大量地聊天后,李嘉发现,这一辈人的故事更加精彩,而他们在物质匮乏的年代克服种种困难去实现短道速滑项目从零到有的跨越,更能直观地展示体育精神。“于是索性做了一个双线叙事的结构,一开始我们还相对保守,涉及到上一代速滑人的故事用的是闪回的方式。这个方案给导演也有一些启发,然后要求我们把两个时空对着写,于是就出现了现在的故事结构。”

在《超越》的前半段,上世纪90年代黑龙江短道速滑队与当下时空的青岛短道速滑队形成了鲜明对比,前辈们还在冰天雪地里赤膊训练,如今的小将们则要面对酷暑负重奔跑。同样面对短道速滑的竞赛项目,90年代还需要靠教练的小智慧去选拔苗子,到了如今已经有不少的职业运动员从幼时开始训练,仅仅十几岁的主角陈冕转项时还被教练挑剔“年纪太大”。这种时空交错产生的鲜明对比,更加直观地让如今的观众能够了解到短道速滑项目在我国发展的变迁。

李嘉坦言,这种时空交错的双线叙事结构固然好看,但从编剧的角度却又凭空增加了不少难度,“按照原来闪回的方式去写,我们不需要严格对照时空关系。现在按照双线叙事结构,那可能就要严格按照时间关系去写,从新人入队开始,到逐渐成长,中间时间的流速都不一样,但还是希望尽可能地实现对比关系。”剧中,90年代短道速滑队面临着物质匮乏的困难,教练吴庆红(马丽饰)在担任教练之余,还要兼顾运动员的吃喝拉撒,甚至一杯奶粉冲泡的牛奶,都被当作极大的物质奖励。到了陈冕所在的当代时空,年轻小将们不再物质匮乏,面临的困难更多来自于运动本身,为了寻求速度上更高的超越就需要克服更多的技术难关。

“我们在调研中就发现,不同年代短道速滑人所面临的困境是截然不同的。这个行业整体上还是比较艰苦,成为金字塔尖上的人物要付出很多的代价和牺牲。从这个角度上看,不少运动员是不支持自己的孩子继续这个项目的。”剧中为主角陈冕设置的亲子关系难题,就来自于这样的现实背景,“尤其是胡军饰演的陈敬业,他在自己的年代最终没有成为最优秀的运动员,根源就在于他发现成为顶级运动员需要天赋。这种经验也导致他认为陈冕在天赋不行的前提下,并不适合从事短道速滑。”

然而故事性就从这里生发出来。不服输的陈冕坚信人定胜天,她用自己的勤勉努力与发自内心的热爱挑战着天赋带来的天花板,逐渐赢得教练的认可和父母的应允。李嘉表示,他希望这个故事传递出来的价值观就是如此,“这个项目不是因为我们对短道速滑这个项目痴迷才做,而是希望传递出一些朴素的价值。我们希望透过陈冕这个人物,去写出人生的超越。不管是师徒、亲情还是战友层面,不同人物之间存在的价值冲突是固有的,这项冲突能不能化解,当他们超越了人生的种种设限,这种情感和精神才最鼓舞人心。”李嘉表示,电视剧不是纪录片,“我们要写2022的冬奥故事,更要写我们是如何走到2022的。中国能在冰雪运动上达到目前的水平,不是一上来就世界最强,而是通过好几代人的共同努力实现的荣耀,我们更希望大家能通过这部剧,看到光环背后的人。”


编辑:牛春梅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