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期刊已成文学的“避难所”?
北京日报客户端 | 作者 路艳霞

2018-10-31 20:57


10月30日,作为《十月》杂志创刊四十周年系列活动之一,“北京·国际文学期刊高峰论坛”在京举行。论坛以“设计文学:以期刊为中心的世界文学生产”为主题展开讨论,这也是国内文学期刊与世界其他国家、语种的主要文学期刊首次相聚交流。

《十月》主编陈东捷

日本纯文学杂志《SUBARU》主编羽喰涼子

柏林《每日镜报》文学编辑、德国著名文化专栏作者格雷戈尔·德绍

会议由《十月》主编陈东捷主持,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曲仲、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王宗琥先后致辞。来自中国、德国、法国、西班牙、俄罗斯、日本等国的文学期刊人,尽管文化背景不同,语言不同,但因为谈论期刊面临的挑战、生存和发展,相聚遥远的人们的心瞬间相通。

大家都认为,国内外文学期刊面临很大的变局。西班牙著名文学杂志《客迈拉》主编费尔南多 ·克莱默特说,《客迈拉》杂志已出了420期,因为受到社交网络的冲击。销量已经减少至上世纪80年代的十分之一。柏林《每日镜报》文学编辑、德国著名文化专栏作者格雷戈尔·德绍介绍,德国有大约百家左右杂志,但文学杂志的群众接触面不是很广,只有少数杂志被重视,不少杂志只有几百份,在书店根本就找不到。日本纯文学杂志《SUBARU》主编羽喰涼子提及,多年前,在电子邮件和传真都没有的年代,作者和编辑经常在酒馆相聚,大家自然而然成为熟人,从而共同组成一个小的文学团体,而作家的排序也相对固定,但现在情况变了,“什么是文学,不是少数作家和评论家能决定,决定权交到了更广泛的作家和评论家身上。”

面对变局,杂志人已经开始不断突破。

俄罗斯《外国文学》杂志主编亚历山大·利维尔甘特提到,该杂志不断拓宽刊载内容,即将推出的今年第十期将刊登中国当代诗人的优秀诗歌,日后还想推出当代中国文学特刊。“读者对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感兴趣,我们计划今后刊登更多的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

羽喰涼子则认为,当今受到网络的冲击,读者可以免费读到很多内容,文学期刊只是刊登不温不火的作品,无疑是自寻绝路。“我们不仅像等待粮食收获一样,等待作家的稿件,还积极介绍海外作家作品,比如中国作家莫言的作品。”不仅如此,她和同仁们不断探索杂志的直播感,今年推出的“我与女权主义”专栏,邀请学者、翻译、记者、作家,写一些与女权主义相关的稿件,结果收获了非常热烈的反响。

格雷戈尔·德绍告诉大家,德国文学杂志是文学的避难所,没有希望出书,没有市场的,但有文学品味的作品的就会在杂志发表。立陶宛等欧洲小国作者的作品,也会在德国文学杂志刊登,从而给无数创作者带来了希望。


编辑:王广燕


点赞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