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寺庙改道观,宏恩观为何几易其名?
北京晚报·五色土 | 作者 岳 强

2024-01-09 16:08 语音播报


深读

在北京中轴线北部,有一座隐于市井的古寺——宏恩观。这座始建于元代元贞二年(1296年)的庙宇,原名千佛寺,其几度修缮,几易其名,并最终由寺庙转为道观,成为清末一些太监的安居之地。数百年来,从千佛寺到宏恩观,这座庙宇就像《红楼梦》中被空空道人携入红尘的那块灵石,在风尘仆仆的岁月里阅尽人世沧桑。

宏恩观山门 摄影:岳强

从元到清三易其名

宏恩观坐北朝南,南边的正门外为豆腐池胡同,北边的后门外为张旺胡同,东边与西边分别为赵府街和旧鼓楼大街。向南约200米,是元、明、清时期的报时中心——钟楼。而位于中轴线东侧的宏恩观,隐藏在一片民居之中。《庄子·逍遥游》中说,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可见,宏恩观堪称大隐。

宏恩观南边的钟楼 摄影:岳强

就名称而言,宏恩观经历了千佛寺、吉祥寺、清净寺、宏恩观四个阶段。

先说千佛寺。据清代金石学家潘祖荫所撰碑文的“宏恩观碑”记载,“京师地安门外宏恩观者,固元之千佛寺也”。至于千佛寺的具体位置,明代张爵所著《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中说:“(元)金台坊,九铺。有万宁寺、法通寺、净土寺、千佛寺”。金台坊,即现在的钟鼓楼地区。清乾隆年间的《日下旧闻考》说得更明确:“(千佛寺)在都城坎地金台坊,旧有石刻云元贞丙申建,至宣德癸丑,凡百三十有八年,因故址而新之,遂为精蓝焉。”这段文字不仅明确了元代千佛寺的地址,还说明其始建年代为元贞丙申年,即元贞二年(1296年)。到明宣德癸丑(即宣德八年,1433年),已历经138年。修缮后,古刹焕然一新。

千佛寺修葺一新后,更名为吉祥寺。《日下旧闻考》记载:“正统戊午,敕赐为吉祥寺,而俗犹以千佛寺称之。万历九年(1581年),另建千佛寺于德胜门北八步口,遂称小千佛寺以别之。”这段文字说明,千佛寺更名为吉祥寺,是在明正统戊午年(1438年)。尽管官方改了名称,但民间依然习惯称之为千佛寺。

清乾隆年间,吉祥寺更名为清净寺。在当时的《京城全图》中,现在宏恩观的位置明确标注为清净寺。清代《雍正庙册》记载了清净寺的相关情况:“该寺位于钟楼之后,是大僧庙,有殿宇十一间、禅房十四间,住持为智正。”《乾隆庙册》登记时,清净寺仍为大僧庙,住持为行岱。

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清净寺已更名为宏恩观。在宏恩观山门的石额上,可见“重修清净宏恩观”字样,那是清光绪十三年(1887年)镌刻的。从光绪十三年到光绪十九年,宏恩观进行了为期6年的大修,主持修缮的是内务府副总管刘诚印。在此之前,宏恩观曾进行过三次大修,时间分别为明宣德八年(1433年)、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清嘉庆十年(1805年)。而刘诚印主持的大修,规模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在清乾隆年间的《京城全图》中,豆腐池胡同共有三座寺庙,自西向东依次为天仙庵、清净寺和地藏庵。刘诚印将天仙庵与地藏庵并入清净寺,使清净寺向东西两端拓展,扩建为后来的基本格局。

此次大修竣工后,清净寺更名为宏恩观,但名称中保留了原有的“清净”二字。这样,宏恩观的全称便成了清净宏恩观。

由寺转观太监寄居

清净寺改建为宏恩观,即佛寺转变为道观,这是令人奇怪的地方。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改变呢?

据白云观所藏典籍记载,慈禧太后的生母去世后,停灵于白云观。时任白云观方丈的道士张宗璿为其悉心念诵百日血盆经,受到慈禧太后赏识。慈禧太后本来就崇信道教,此后,对道教更加推崇。于是,以全真龙门派祖庭白云观为首的道教龙门派借助朝廷势力迅猛崛起,在社会生活中影响巨大。

张宗璿,法名张圆璿,字耕云,号云樵真人,清同治六年(1867年)任白云观方丈。同治七年,刘诚印拜张宗璿为师,加入道教龙门派,号素云道人。同治十年(1871年),刘诚印与高明峒一起在张宗璿名下受戒。高明峒为白云观第二十代方丈,刘诚印为名誉方丈,二人关系密切。高明峒通过刘诚印接近慈禧太后及晚清权贵,一时“声势煊赫,炙手可热,与朝贵通声气,督抚入京,且敬礼之,莫敢与抗”。而刘诚印借助高明峒在白云观的势力,仿照房山城隍庙道士在白云观创立马祖(马丹阳,王重阳弟子)岔派分支“遇山清微派”的先例,在白云观创立了以清宫太监为主体的“全真龙门岔派霍山派”,尊其师张宗璿为第一代掌门,自己为第二代掌门。此后,宫中太监纷纷跟随其“出佛入道”。

霍山派创立后,刘成印与高明峒以白云观为基地,先后在北京创立大小道观20余座,宏恩观便是其中规模较大的一座。

刘诚印将清净寺改建为宏恩观,除了弘扬道教,还有一个考虑,那就是为年老出宫的太监营造一个退养之地。事实上,刘诚印利用权势在北京修建的那些道观,大都成了退休太监的养老院。1923年,溥仪将皇宫里的太监遣散后,宏恩观成了不少太监的归宿。据《末代太监孙耀廷传》记载,孙耀廷就曾在宏恩观长期居住。到1936年,宏恩观的规模依然宏大,当时的产权登记文书显示,宏恩观拥有房产88间、附属房产104间、神像222尊、礼器250件、法器9件。可见,宏恩观是有条件成为落魄太监安居之地的。溥仪当上伪满洲国的傀儡皇帝后,一些太监不堪忍受其暴虐性情,便偷偷跑回北平投奔宏恩观。

几度变身复原重生

在民国时期的地图上,宏恩观的位置标注为广益小学。另据《北平庙宇调查资料汇编(内五区)》记载,当时的宏恩观东大门内壁木牌上写有“广益学校”字样。就是说,民国时期的宏恩观,曾以庙产办学。

在清光绪二十四年(1899年)之时,康有为曾上书朝廷:“奏为请改直省书院为中学堂,乡邑浮祠为小学堂,令小民六岁皆入学,以广教育,以成人才,恭折仰祈圣鉴事。”与此同时,张之洞也以《劝学篇》上书,详细阐述庙产办学观点:“可以佛道寺观改为之。今天下寺观何止数万,都会百余,大县数十,小县十余,皆有田产,其物业皆由布施而来。若改作学堂,则屋宇、田产悉具,此亦权宜而简易之策也……大率每一县之寺观取十之七以改学堂,留十之三以处僧道,其改为学堂之田产,学堂用其七,僧道仍食其三。计其田产所值,奏明朝廷旌奖,僧道不愿奖者,移奖其亲族以官职。如此则万学可一朝而起也。”在变法派看来,教育是国家的根本所在,只有教育兴起,才能实现富国强兵,而以庙产办学乃振兴教育的一条捷径。

于是,在这种思潮影响下,京城的佛寺和道观纷纷改为学堂。由《京师改良私塾一览表》可知,截至光绪三十四年(1909年),北京内外城寺庙开办学堂的就有30余座,宏恩观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改为广益小学的。

在北京档案馆所藏《北平私立广益小学关于变更校名、改组校董会申请备案、给北平特别市教育呈及教育局指令》的文件中,可见“北平地安门外娘娘庙胡同北平特别市私立广益小学校”字样。娘娘庙胡同,即宏恩观所在的豆腐池胡同。清朝末年,那条胡同的东段称豆腐池,西段称娘娘庙。后来,东西两段合称豆腐池胡同。从那份档案可知,宏恩观在“庙产兴学”浪潮中改为广益小学,为“遵令出资”。

后来,宏恩观又多次转换身份。上世纪六十年代,那里是北京标准件二厂生产车间。后来工厂迁出,宏恩观成为职工宿舍。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钟楼前的大市场拆除,宏恩观成为新的钟楼菜市场。2004年,文莱华裔建筑师将宏恩观的一部分进行改造,使那里成为文艺青年的聚集地。

宏恩观大殿 摄影:邓伟

2022年启动的保护性修缮工程涉及山门殿、帝君殿、大雄宝殿及东西耳房、前院东配殿、后院东配殿等文物建筑。在参照清朝乾隆年间《京城全图》、1932年的宏恩观历史照片、1940年测绘的宏恩观平面图及1958年宏恩观文物古迹调查简图的基础上,修旧如旧,使古建风貌得以复原。


编辑:杨昌平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