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易安 易安如梅
北京晚报·五色土 | 作者 郭林丽

2023-12-30 14:55 语音播报


深读

辞旧迎新又一年,草木见证着时节变化,也寄托着百种心绪。冬日宜赏梅,梅花最易安,易安于冰霜摧折,易安于岁月流转。越是艰难困苦,梅花越能玉汝于成,在寒冬待春阳,在幽暗发清香。

千载词人、易安居士李清照,如梅般孤傲清绝,如梅般凝寒绽放,如梅般枝枝叶叶柔柔弱弱,却又坦坦荡荡透透彻彻——

梅花易安,易安如梅。新年伊始,正可读李清照笔下之梅,读她的百种心绪,读她的坦荡人生。

宋代徐禹功绘《雪中梅竹图》

淡月疏影:花影压重门 疏帘铺淡月

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青,江梅些子破,未开匀。碧云笼碾玉成尘,留晓梦,惊破一瓯春。

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好黄昏。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此词写早梅,为易安早期所作,绘初春之景,写惜春之情。“春到长门春草青”,用唐人薛昭蕴词句,原词为:

春到长门春草青,玉阶华露滴,月胧明。东风吹断紫箫声,宫漏促,帘外晓啼莺。

愁极梦难成,红妆流宿泪,不胜情。手挼裙带绕阶行,思君切,罗幌暗尘生。

薛词写宫怨,长门幽居,孤独寂寥,愁思难解。而在易安词中,因为早春梅花的点染,削减了长门幽居的苦闷,更注重体现春天到来的新意与生机。“春到长门春草青”,仿佛青青河畔的芳草,沿着春风的步子,一路绿意蔓延,直到流进庭院深处。哪怕是代表着落寞闺怨的失意“长门”,也迎来了春天的消息。“江梅些子破,未开匀”,这正是早春时节,江梅初绽,尚未开匀,但已经让词人欣喜万分。词句清新,自然晓畅,看似平常的语气中却满是欣悦和珍视,江梅之玲珑可爱溢于笔端。“碧云笼碾玉成尘”一句,写词人碾茶、煮茶,“留晓梦,惊破一瓯春”,写词人晓梦初醒,晨起品茶,茶香盈室,仿佛打翻一个春天。

下阕写黄昏之景。“花影压重门,疏帘铺淡月”一句,历来传诵。着一“压”字,极言花之密密匝匝,层层叠叠,梅蕊纷繁茂盛之状如在目前;再着一“重”字,层层叠叠的花影映衬着庭院深深的重门,恰似“人面桃花相映红”,又颇有“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纷繁错落之美。“疏帘铺淡月”一语,则反其意而行,避繁就简,先着一“疏”字,点明环境之清幽;再着一“淡”字,极写月光之雅洁;“铺”字则言其不疾不徐,月光如流水一般,潺湲流淌,氤氲而来。两相对照,一密一疏,易安写梅,既有姜夔词“千树压、西湖寒碧”之繁盛,亦有林和靖“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之朦胧。全句静谧幽美,淡月笼繁花,尽显轻灵柔美。

如此良辰美景,故结尾词人叹曰:“二年三度负东君,归来也,著意过今春。”“东君”代指春天,“负东君”,极言此前之遗憾惋惜;“著意”即“特别的在意”,表明词人对今春之期待与珍视。关于末句,一般研究者认为是词人对自己或对归来的丈夫所说,表达了惜春之情与团聚之乐。但如果将梅花作为主语,此句亦可理解为是词人对梅花所说。或许前几年的梅花都开得并不如意,今春梅花归来,繁花胜雪,词人仿佛遇到期待已久又久别重逢的故人知己,所以对梅花千般叮嘱——“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是啊,还有什么比和心中所爱之梅一起度过一个美满的春天更幸福的事呢?

梅花 郭林丽摄

卓尔不群:此花不与群花比

渔家傲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

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此词写寒梅。上阕写寒梅初绽,“雪里已知春信至”,冰雪林中,梅花传来了春天的消息,是皑皑白雪中的一抹鲜妍,是凛冬沉寂中的明媚希冀。寒梅点缀着琼枝,仿佛花朵点燃了时间,蛰伏岁月深处的春光,一点一点,随着梅花花瓣拆开的声音,一时明亮起来。正如王冕《白梅》诗云:“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香脸半开娇旖旎”,花开如美人,含羞娇俏,又柔美妩媚。“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以“玉人”喻梅花,极写梅花之冰清玉洁,超尘绝俗。

下阕写月下赏梅。“造化可能偏有意”,极写上天对梅花之偏爱,好像对梅花别有恩泽,正如林逋《梅花》诗云:“人怜红艳多应俗,天与清香似有私。”“故教明月玲珑地”,是这份偏爱的具体体现。上天仿佛别具匠心,特意让梅花生长在这月光浸润之地,月光如水,梅花如梦,疏影横斜之中,月光与梅花都透彻玲珑,空灵秀美,如梦似幻。于是词人月夜饮酒,醉中尽兴赏梅——“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

“此花不与群花比”,是易安对梅花的最高评价。全词先写梅花雪中精神,她凌寒盛开,柔美高洁;再写梅花月下风姿,她独得造化,空灵梦幻。雪中赏梅,得其傲霜斗雪之坚劲;月下赏梅,爱其疏影横斜之神韵。“此花不与群花比”,既赞美了梅花孤高傲寒的品格,又表现了词人超尘绝俗的坦荡胸怀。写梅即写人,赏梅亦自赏,写上天对梅花的偏爱,又何尝不是词人自己对梅花的偏爱呢?又何尝不是词人对自己如梅般卓尔不群、超凡脱俗高洁品性的坚守呢?

一身傲骨:良宵淡月 疏影尚风流

满庭芳

小阁藏春,闲窗锁昼,画堂无限深幽。篆香烧尽,日影下帘钩。手种江梅渐好,又何必、临水登楼。无人到,寂寥浑似,何逊在扬州。

从来知韵胜,难堪雨藉,不耐风揉。更谁家横笛,吹动浓愁。莫恨香消雪减,须信道、扫迹情留。难言处,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

此词咏残梅。开篇先写住处的寂寞深幽,“小阁藏春,闲窗锁昼”,“藏”“锁”互文见义,更加体现“画堂无限深幽”,营造出“庭院深深深几许”的静谧氛围。篆香烧尽,日影下帘,皆言时间流逝。在这百无聊赖的寂寞与幽深之中,江梅是唯一的亮色。江梅渐好,心生欢喜,对梅赏花便是赏心乐事,又何必再临水登楼呢?“无人到,寂寥浑似,何逊在扬州”,运用何逊爱梅的典故,南朝梁诗人何逊有咏早梅诗《扬州法曹梅花盛开》,诗中有句云:“兔园标物序,惊时最是梅。衔霜当路发,映雪拟寒开。”清人江昉刻本《何水部集》于此诗下注云:“逊为建安王水曹,王刺扬州,逊廨舍有梅花一株,日吟咏其下,赋诗云云。后居洛思之,再请其任,抵扬州,花方盛开,逊对花彷徨,终日不能去。”何逊思梅爱梅,对梅花一片痴情,正是此时易安写照。

下阕赞残梅品性。梅花纵然千般韵胜,优雅美好,但也难以禁受风雨的践踏摧损,这是花的必然命运。“难堪雨藉,不耐风揉”,“藉”“揉”互文见义,极言环境摧残之恶劣。词人更联想到仿佛有横笛吹起古曲《梅花落》,曲尽陈情,更引人无限感伤。然而词人并未沉浸在悲伤之中,词意反而宕开一笔,振起全篇,“莫恨香消雪减,须信道、扫迹情留”,不要遗憾梅花暗香散尽,落花似雪,要相信,虽然梅花踪迹难寻,但她必将情意长留。

“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正如“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一样,写梅花历尽千般苦难磨折,仍然品性坚毅,风骨长存。“疏影尚风流”,“疏影”写其摇曳风姿,是“一蓑烟雨任平生”之淡然平和;着一“尚”字,是写其“酒酣胸胆尚开张”之胆魄豪情;“风流”二字,是写其风神俊俏,纵然冰霜摧折,依然是“她在丛中笑”。

写梅亦写人,作者借物咏怀,暗寓身世之感。“良宵淡月,疏影尚风流”,不仅是梅花特有风姿,更是词人心境写照。不同流俗,一身傲骨,方是易安。

绿萼梅 郭林丽摄

忧国伤时:看取晚来风势 故应难看梅花

清平乐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

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这首赏梅词,为易安南渡后所作。作者借赏梅自叹身世,并抒发忧国伤时之感。

全词分为三个阶段,先是回忆早年赏梅,“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年年”和“常”,突出对梅花之喜爱,岁岁年年常相见。“醉”字写出对梅花的钟情与沉醉,早年赏梅之愉悦幸福溢于笔端。然后回忆中年赏梅,却愁情满怀,“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挼尽”一语,写百无聊赖,忧伤怨恨中将梅花揉碎,但心情仍然不好;“满衣清泪”极言心境悲凉,凄切之思难以抑制。早年赏梅之沉醉与中年对梅之凄切,一喜一悲,形成鲜明对比,令人无限感怀。

下阕愁思更加深重,作者由个人身世之感写到家国之恨。作者写晚年赏梅,“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词人漂泊天涯,远离故土,年华飞逝,两鬓早已斑白,早年赏梅时那个“常插梅花醉”的青春女子早已不再,徒增“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之悲慨。人到暮年,梅花仿佛也到了暮年,“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傲霜斗雪的寒梅此刻仿佛也变得弱不禁风,作者万分担忧,看这傍晚的凛冽风势,恐怕梅花难以抵挡,明朝醒来,恐怕再难赏梅了。无限沉重与忧思,坠落笔端。

“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更寄托着词人深重的家国之忧。“晚来风势”也可喻指金兵对南宋的进逼,自然之风势,亦喻南宋之国势。时代的大风,不仅吹尽了个人的青春,将词人带至飘零的晚年,也吹动着国家的兴衰,人民的忧思,让全词词意更加含蓄蕴藉,感情深切悲婉。

作者借赏梅写人生,早年之欢乐、中年之悲戚、晚年之沦落,无限感慨辛酸,层层叠叠的心事与遗憾,都融化在赏梅之中。早梅初绽,无限欢欣;繁梅盛开,独面霜雪;残梅零落,清香不减。写梅亦写己,梅花知易安,易安正如梅。


编辑:白杏珏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