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命”怎么来的?
北京晚报·五色土 | 作者 蔡辉

2024-01-03 15:19 语音播报


深读

三杯蓝尾酒,一碟胶牙饧。

除却崔常侍,无人共我争。

今朝吴与洛,相忆亦欣然。

梦得君知否,俱过本命年。

这是唐代诗人白居易在《七年元日对酒五首·其四》中写下的诗句。

诗中“蓝尾酒”一般写作“婪尾酒”,唐人巡酒至末座,称“婪尾”,代指豪饮;“胶牙饧”即麦芽糖,犹今之糖瓜,食之黏齿,故名,唐人年夜饭中必有。白居易曾写“春盘先劝胶牙饧”,“春盘”即春饼,亦唐人年夜饭中必有。

“崔常侍”指崔玄亮,与白居易、元稹交好,三人唱和颇多。诗中另有自注:“余与苏州刘郎中同壬子岁,今年六十二。”“苏州刘郎中”即诗人刘禹锡,他和白居易同生于唐大历七年(772年),即壬子鼠年。白居易此年60岁,依虚岁记为“年六十二”。

显然,白居易视“本命年”为坏事,所以接着写道“应无藏避处,只有且欢娱”。唐代是中国生肖文化转变的关键期,“本命犯太岁,太岁当头坐,无喜恐有祸”的观念深入人心,推其本源,实各种误会的结合,白居易亦未免俗。

元旦已过,春节将至,兔年将转为龙年。值此之际,有必要对生肖文化进行钩沉、解读,推进科普。

本文主要援引学者上师文的学术论文《本命信仰研究》。

唐代石十二生肖——龙。青石质,龙首人身,龙角上竖,眉弓凸起,眼睛突出,双耳向后,身着广袖长袍,衣服上浅刻七道线纹表示衣服的褶皱,拱手而立。足穿圆头履,足下为椭圆形台座。故宫博物院藏。

生肖应是“中国造”

生肖始于何时、其源如何,至今争讼不休,据学者张珊珊的《生肖文化的起源及其发展过程》,大体分为“本土说”和“外来说”。

“本土说”粗分为四种,即“源于图腾说”、“源于天文说”、“源于农耕说”和“源于祭祀说”。

“源于图腾说”认为生肖是各部落的图腾,清代学者顾炎武称,春秋仅22姓,学者董家遵进一步指出,22姓是从12姓分化而来,每姓一兽,合成十二生肖;“源于天文说”则认为,十二生肖与太阳、月亮的运行规律有关,但著名学者李零认为不可信;“源于农耕说”认为生肖多是农耕用畜类,用它们纪年较直观、方便,此说无证据,且龙、虎非农耕所宜;“源于祭祀说”认为马牛羊等是祭品,或据古人不同时间设祭用牲不同而来,可龙、虎是受祭对象,非祭品。

“外来说”可粗分为两种,即“源于印度说”、“源于古巴比伦说”。

“源于印度说”认为,公元前3世纪,阿育王统一印度,力推佛教,并向中亚、西亚派出僧侣,以鼠为首,设十二神兽轮流值岁,巡行阎浮提(即南瞻部洲,位于南方,被海洋环绕,是佛教中人类的主要居住地),此说被游牧民族接受,匈奴便用12兽纪年,汉墓中“龙虎斗”图有抗匈奴之意;“源于古巴比伦说”是著名学者郭沫若提出,称十二生肖源于古巴比伦黄道十二宫神像,后传至中亚,张骞出使西域时带回。

随着考古发现,可知至少在秦朝已有生肖,“外来说”的论据不足,“本土说”更具说服力,但中国的生肖文化中也吸收了外来文化。

“十日并出”是谣传

生肖源于纪时,古人最早纪时方式是天干,与太阳运转有关。

学者上师文指出,商朝帝王多用天干命名,如上甲微、报丁、报乙、太丁、仲壬、太甲、沃丁、太庚、小甲、雍己、太戊、仲丁、外壬、祖乙、祖辛、帝乙、帝辛等,但上甲微之前,7帝王未用天干,即:契、昭明、相土、昌若、曹圉、冥、振。

学者贾雯鹤先生认为,其中隐含着商人的太阳崇拜:从契到振,其实是太阳循环运转的全过程。契是玄王,即“黑夜之神”,古人认为,夜晚时,太阳在地下运行,黎明时重新升起,而契的儿子是昭明,昭明即光明,犹日出于夜,而太阳运转一周后,复归于冥,继而又振。

振以后,商人简化记录方式,按10个太阳轮流出巡顺序记录。在《山海经》中,有这样的记录:“下有汤谷。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商朝的每个帝王相当于十日中的一个,次第坐庄。并设占星之官羲和,记录太阳运行状况,是为天干,即“始作甲乙以明日,谓之干”。

朱熹曾说:“此十日,本是自甲至癸耳,而传者强以为十日并出之说。”认为古代“十日并出”是不懂历法而生的谣传。“十日并出”出自后羿射日的传说,后羿是挑战夏王朝的一个部落,编造此说或为发动叛乱。夏朝和商朝一样,也信仰太阳。

天干以10天为一循环,称一旬。

纪日之外,另有纪月,即地支。地支晚于天干,或是上古两大部族合并,彼此纪时方式不同,勉强并为干支纪年(即天干加地支)。

说法众多难统一

与天干相比,地支更直观。月有阴晴圆缺,每30天循环一次,人人可见,极易推广。《世本》载:“黄帝使常仪占月。”常仪与羲和都是纪时官,或称常仪即羲和,可能二者职能近,渐归并。甲骨文中,有完整的六十甲子表(见《甲骨文合集》第37986和容庚《殷契卜辞》第165)。

六十甲子表中,六年以甲开头,六年以丁开头,后称“六丁六甲神”,可“行风雷,制鬼神”,它们本是毫无意义的数字,记出生年份而已,但古人认为,出生时间决定一生命运。南宋王契真在《上清灵宝大法》中称:“丁丑延我寿,丁亥拘我魂,丁酉制我魄,丁未却我灾,丁巳度我危,丁卯度我厄;甲子护我身,甲戌保我形,甲申固我命,甲午守我魂,甲辰镇我灵,甲寅育我真。”已成迷信。

“天干+地支”纪时法推广后,或为方便记忆,古人用十二种动物代地支,即生肖。1975年,湖北睡虎地出土秦简,有占卜文《盗者》,写于公元前217年,记十二生肖,虽午配鹿、未配马、申配环与今不同,但足以证明,生肖源自本土。

生肖初期有好几种说法,并不统一,可能原本没有特别含义。在睡虎地其他秦简中,又称酉配水、戌配老羊,此外在陕西孔家坡出土的汉初竹简中,有申配玉石,卯配鬼、戌配老火等说。

有学者认为,“鬼”可能是“兔”的误写,“老火”可能是“老犬”;“老羊”可能指狗,狗又称黄羊;至于“玉石”“环”,可能指夔,一种喜单足跳行的猴;“水”则音近雉,指鸡……虽能和今天对应上,却有硬解之嫌。

王充不信生肖说

东汉元和二年(85年),以政令方式,在全国实行干支纪年,十二生肖纪年得以推广。

对于生肖背后的“深意”,东汉学者王充嗤之以鼻,他在《论衡》中批驳:“水胜火,鼠何不逐马?金胜木,鸡何不啄兔?亥,豕也,未,羊也,丑,牛也;土胜水,牛羊何不杀豕?巳,蛇也,申,猴也;火胜金,蛇何不食猕猴?猕猴者,畏鼠也,啮猕猴者,犬也。鼠,水也,猕猴,金也;水不胜金,猕猴何故畏鼠也?戌,土也,申,猴也;土不胜金,猴何故畏犬?”

王充依据五行学说,直斥其与十二生肖之间的矛盾。学者上师文认为,此时世风多据属相论人,“言属鼠人则狡黠智慧,言属牛人则勤恳老实”,又以两人生肖来判断相互关系,“言属鼠人与属马人相冲,属鼠人与属兔人相刑,属鼠人与属羊人相害”。太岁信仰也很流行。

太岁本指木星,它每12年循环一圈,易观测,古人遂用它代地支。地支欠准确,一个月亮年约为354天,而一个地球年是365.24年,彼此难对应。木星运转相对规律,屈原在《离骚》中写道:“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以降。”即观测木星形成的结果。

为确定具体时间,古人将木星运行轨道分成12份,称:困敦、赤奋若、摄提格、单阏、执徐、大荒落、敦牂、协洽、涒滩、作噩、阉茂、大渊献。

为判断木星运行的具体位置,主要依据该区域有什么星,木星进入哪区,便以此区最大星命名,而用来定位置的星称“岁星”。可随着观测积累,问题出现了:木星的运转周期不是12年,而是11.86年。

皇帝不敢走正门

据学者上师文钩沉,为弥补木星运转周期非整数年的“缺陷”,古人臆想出实际观测不到的“太岁星”,一周天整12年,且与木星运行方向相反(木星运行方向和纪月相反,计算时较麻烦)。

这种不建立在实证基础上的想象,易入演绎逻辑的窠臼,能整合旧知识,难产生新知识,反而强化了本命信仰等迷信。唐代皇家冒充李耳(老子)后裔,大建道观,道教信仰盛行,且受佛教影响,生肖塑像从传统的动物造型,转为兽首人身,进一步神格化,本命迷信更加泛滥。

天宝元年,李适之任相,李林甫对他说:“华山有金矿,采之可以富国,上未之知。”李适之性粗疏,直接向唐玄宗汇报,唐玄宗大喜,问李林甫,李林甫说:“我早就知道,但华山是您的本命山,王气所在,不可穿凿,臣故不敢上言。”唐玄宗从此鄙薄李适之。

唐玄宗属鸡,性喜斗鸡,以致“上之好之,民风尤甚。诸王世家、外戚家、贵主家、侯家倾帑破产市鸡,以偿鸡直。都中男女,以弄鸡为事,贫者弄假鸡”。

皇帝被本命信仰迷惑,百姓亦然,据《太平广记》:开元末,有人好食羊头者,常晨出。有怪在门焉。羊头人身,衣冠甚伟。告其人曰:“吾未之神也,其属在羊。吾以汝好食羊头,故来求汝,极食则已,若不尔,吾将杀之。”其人大惧,遂不复食。

在《酉阳杂记》中,记录了大量类似的荒唐故事,属鼠不捕鼠,属兔不食兔,唐代宗死后,唐德宗继位,送葬竟只敢走偏门,不敢走正南门(方位属午),因他的本命属午(马)。

招兵竟要看属相

本命是人编出来的说辞,却扭曲了人的行为,因古人无科学意识,面对未知,常“有用即真理,不求甚解”。包括王充,他一边讽刺生肖迷信,一边又表示:“国命系于众星,列宿吉凶,国有祸福;众星推移,人有盛衰。……至于富贵所禀,犹性所禀之气,得众星之精。……天有百官,有众星,天施气而众星布精,天所施气,众星之气在其中矣。人禀气而生,含气而长,得贵则贵,得贱则贱。贵或秩有高下,富或赀有多少,皆星位尊卑大小之所授也。”

面对社会问题,应多元包容;面对科学问题,则应穷追本源。世界是复杂的,须有复杂的应对手段,搞清问题域,匹配以正确方法,可传统封建王朝恰恰最缺多元化能力。

据学者上师文钩沉,唐代皇帝常设道场护本命,宋代更甚,几乎所有皇帝都设道场、建本命元辰殿(两宋共建25处,供奉皇帝本命)。该俗甚至传至辽金,今北京白云观“丁卯瑞圣殿”即金显宗孝懿皇后的本命元辰殿。

明武宗为避本命,且姓朱,竟禁民间屠宰,“本犯连当房家小发遣极边卫”,甚至抗倭名将戚继光在《练兵实纪》都表示:“凡上官赴任等事,先看作主之人本命无犯冲克,然后选用。”意思是,指挥官招兵须看属相,有冲克者弃而不用。

到清代,本命信仰成年节仪式,据富察敦崇的《燕京岁时记》:“初八日,黄昏之后,以纸蘸油,燃灯一百零八盏,焚香而祀之,谓之顺星。”顺星即祈求本命星神保佑。

生肖与本命是传统文化,善用可解颐增趣,过甚言之,则有大害。(责编:沈沣)


编辑:白杏珏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