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成大为何打“差评”?
北京晚报·五色土 | 作者 蔡辉

2023-12-20 18:51 语音播报


深读

“金盆濯足段文昌,乞索家风饱便忘。他日楚人能一炬,又从焦土说阿房。”

1170年,南宋名臣范成大出使金国,沿途写诗72首,6首写于金中都,多嘲讽。比如这首《燕宫》,提及晚唐宰相段文昌,少贫贱,曾行乞度日,富贵后竟用金盆洗脚。范成大的意思是:金中都宫殿辉煌,显露出同样的乍富后得意忘形之态。

范成大草书《雪晴帖》

在《揽辔录》中,范成大写道:“遥望(金中都)前后殿屋,崛起处甚多。制度不经,工巧无遗力,所谓穷奢极侈者。炀王亮(即海陵王完颜亮)始营此都,规模多出于孔彦舟,役民夫八十万,兵夫四十万,作治数年,死者不可胜计。地皆古坟冢,悉掘而弃之。金既蹂躏中原之地,制度强效华风,往往不遗余力,而终不近似。”

范成大甚至发毒咒,认为总有一天,这些宫殿会像阿房宫一样,被火焚毁。

金中都仿汴梁而建,即“先遣画工写京师宫室制度,至于阔狭修短,曲画其数,授之左相张浩辈按图以修之”。但南宋使节只称“燕京”,无人称“金中都”,在他们的诗句中,类似诅咒不罕见,比如南宋使节周麟之便写道“只恐金碧涂未干,死胡溅血川原丹”“时时日曀(音如亿,意为乌云遮日)盲风来,杀气冥蒙胡舞塞”,可见当时宋金矛盾之剧。

过汴梁时,范成大写诗称“峣阙(音遥确,意为皇宫大门)丛霄旧玉京,御床忽有犬羊鸣”,可见他对金人的鄙夷。

范成大此行抱必死决心,且差点儿死在金中都,恶评也在情理之中。

做好了被杀的准备

范成大是南宋著名诗人,与陆游、杨万里、尤袤并称“中兴四大家”。杨万里称赞范成大说:“训诰具西汉之尔雅,赋篇有杜牧之(杜牧)之刻深,骚辞得楚人之幽远。序山水则柳子厚(柳宗元),传任侠则太史迁(司马迁)。至于大篇决流,短章敛芒,缛而不酿,缩而不窘。清新妩丽,奄有鲍谢(鲍照、谢朓);奔逸隽伟,穷追太白(李白)。”

范成大政治上亦有作为,首倡“义役法”。

宋代政府臃肿,日常事务均由吏役承担,吏役名目繁多,却无俸禄,贫家往往因此而败。民间遂有“众出田谷,助役户轮充”,即富户掏钱购“助役田”,众人同耕,收入归应役者所有。范成大两次上书,请皇帝推广,“义役法”得推行。

范成大还是坚定“主战派”,得宋孝宗信任,派范成大出使,因“隆兴北伐”新败(1164年),又不甘心延续“绍兴十二年体制”(日本学者寺地遵最早提出此概念),即宋金经“绍兴和议”,约定两国交往制度,核心是南宋向金称臣,给金的国书称为“表”,金给南宋的国书则称为“诏书”,极为屈辱。

名义上,宋孝宗让范成大向金索位于河南的祖先陵寝之地,其实是向金提出敏感的“受书礼”问题。宰相虞允文荐李焘、范成大,李焘知道后,对虞允文说:“是丞相杀焘也。”

宋孝宗对这次出使都没信心,对范成大说:“朕以卿气宇不群,亲加选择。闻外议汹汹,官署皆惮行,有诸?”范成大回答说:“无故遣使,近于起衅,不执则戮。”但表示,“臣已立后,为不还计。”

泛使有风险

要理解此行之难,须先知两大背景,即:泛使与常使的区别,以及宋金外交关系。先说泛使与常使的区别。

常使即“诞辰岁节致礼而已”,据“绍兴和议”,双方每年各派贺正旦使(庆贺元旦)、贺生辰使(庆贺对方君主生日),均从盱眙军(今江苏盱眙)过境,一年来回八次。此外是泛使,又称横使,即承担特殊任务的使节。

宋辽时,北宋仅3次主动向辽国派出泛使,倒是辽国不断派泛使到北宋,宋神宗曾说:“闻泛使来,人甚恐。”辽国泛使回国时,北宋要派人同去“报聘”,为此16次被动派出泛使。

泛使有一定危险性。南宋初,金军常扣押宋使,据学者李辉在《宋金交聘制度研究(1127—1234)》中钩沉,南宋高官因拒绝出使而被贬的,就有开封府尹徐秉哲、尚书左臣卢益、尚书户部侍郎邵溥等。宋廷找不到人,只好授布衣、小臣以高官,再派他们出使。

至于名臣洪皓,他此前为升官而巴结朱勔,成了他的女婿,朱勔是导致北宋亡国的“六贼”之一(另五人是蔡京、童贯、王黼、梁师成、李彦),洪皓难辞其咎,只好“求奉使”,被扣15年。

再说宋金外交关系。

绍兴十二年(1142年)前,金国誓灭南宋,南宋欲称臣而不得。据学者周立志在《南宋与金交聘研究》中钩沉,绍兴八年(1138年),宋金和议,金朝使节张通古到南宋,只称“江南”不称宋,持“诏谕”,是君对臣的文体,“(张)通古宣诏,其词不逊。上(宋高宗)皆容忍之,锡赍通古等极厚。”宋高宗16年间不断向金请和,终于停战。

“受书礼”成了大问题

据“绍兴和议”,约定南宋一方的“受书礼”是:金使持诏书直至宋帝殿上,跪呈诏书,宋帝必须起御座,上前三步,亲自接受,再交给太监。宋高宗对此安然处之,宋孝宗则深感耻辱。1162年,他一登基,便派使节刘珙至金,要求改成对等礼仪,被金世宗拒绝。

南宋“隆兴北伐”给金造成较大冲击,失败后,宋金于1164年签订了“隆兴和议”,金朝同意不再视南宋为臣,改称侄,宋朝向金呈送的文本亦改称国书,不再是“表”。

乾道元年(1165年)四月,金使完颜仲等使宋,宋孝宗拒行“受书礼”,要他把诏书递给太监。完颜仲不肯,“颇多慢言”,并坚持跪在御榻下。宋孝宗不接,虞允文与完颜仲大声争辩,“声色甚厉”,宋孝宗怒,差点下令扣押完颜仲,因太上皇赵构干预,才未执行。

候补官员丁奉上书说:“乞斩北使不执臣礼,以存中国之体。”宋孝宗感慨“在朝无一人乞斩北使者”,立刻给丁奉转正了。

为出使金国,“(范)成大乞国书并载受书礼一节,弗许”。宋孝宗知难以成功,为避免公开后落笑柄,竟不肯写在国书中。

金朝派“尚书兵部郎中”田彦皋为馆伴使(古代奉命陪同外族宾客的使臣)接待范成大,金朝对此有详细规定,即“每差接伴、馆伴、送伴客省使,必于女真、渤海、契丹内,人物白皙、详缓能汉语者为之,副使则选汉儿读书者为之”。田彦皋知书达理,颇有文采,且待人真诚,在栾城(今属河北省石家庄市),“县极草草,伴使怒顿餐不精,欲榜县令,跪告移时方免。”

一边出使 一边走私

南宋使节至金,还有一项任务,即搜集情报。

按约定,一次出使可带50至80人,正副使外,有三节,即:都辖、指挥、书表司、礼物、引接、医候为上节;职员、亲属亲随、执旗信、小底为中节;御厨、工匠、翰林司、仪鸾司、文思苑针线匠人为下节。合称使节。

出使需带礼物,泛使比常使多一倍,例用金器二千两、银器二万两,合十具(脑子、龙涎、心字香、丁香各二合之类),匹物二千。

此外还要带私觌和土物,用来私下赠礼,费用全由政府承担。南宋有严格规定,据学者周立志钩沉,私觌的金额是奉使出疆银绢六百匹两,接伴、送伴、馆伴各二百匹两,泛使加倍;土物的金额一般是正使钱五百贯、银绢各一百两匹,副使钱四百贯、银绢各一百两匹,上节银十五两、绢十匹,中节银绢各十两匹,下节各五两匹,又称装钱,不同时期有变化。

规定这么细,因使节走私严重。据学者李辉钩沉,“每岁使人出疆,一行随从颇众,谁不将带铜钱而往。”走私品中,最常见的是夹带铜钱,因金朝采用“短陌”,甚至“以一二十数当百”,而宋朝规定77、75枚铜钱为一陌,至少是金朝的两三陌。金朝产绢,质量与蜀锦并称,价格只有南宋的一半。使节们常夹带铜钱去,取绢归来,至少得4倍利润。

宋廷要求正副使“往来所有得语言率皆大事,往往先照不相照知,酬应之间,不无差舛,此为非便……欲自今后奉使回程,各具所得之语,实具劄子奏闻……”但大多数南宋使节只是抄一下前人的记录,便交差了。

使节情报多失实

南宋使节入金,数月才到金中都,在开封、真定、中都,金人会“赐宴”。

开封是北宋故都,在南宋使节笔下,一律被写成荒凉无比,韩元吉称:“凝碧旧池头,一听管弦凄切。多少梨园声在,总不堪华发。杏花无处避春愁,也傍野烟发。惟有御沟声断,似知人呜咽。”

此时开封人口增加,重归繁华,却被视为“京师诸市皆荒索,仅有人居”“城外人物极稀疏”“膏腴满荆棘,伤甚黍离离”,类似的八股描写,是极言遗民们留恋宋朝,如“故老恸哭壮士讙,吾宁忍死不忍观”“逢着王人诉不堪”“仆持节朔庭,自燕山向北。部落以三分为率,南人居其二。闻南使过,骈肩引颈,气哽不得语,但泣数行下,或以慨叹,仆每为挥涕惮见也”。

其实,金朝对宋使防范甚严,不许和民众接触,根本得不到一手材料。韩元吉比范成大晚出使三年,他说:“异时使者率畏风尘、避嫌疑,紧闭车内,一语不敢接。”“中原陷没滋久,人情向背,未可测也。传闻之事,类多失实。”

范成大承认:“民亦久习胡俗,态度嗜好与之俱化,最甚者衣装之类,其制尽为胡矣。自过淮以北皆然,而京师(指开封)尤甚。”

范成大搜集了很多金国情报,可能是从田彦皋处听来,陆游说:“其使虏而归也,尽能道其国利益、刑法、职官、宫室、城邑、制度,自幽蓟以出居庸、松亭关,并定襄、五元以抵灵武、朔方,古今战守离合,得失是非,一皆究见本末。口讲手画,委曲周悉,如言其国内事,虽虏耆老大人,知之不如是详也。”

未能完成使命

旧历九月八日,范成大到北京良乡,遇大风,“几拔木”,田彦皋开玩笑说:“此谓之信风。使人远来,此风先报,使入城。”第二天,“适以重阳,虏重此节,以其日祭天,伴使把菊酌酒相劝。”

呈国书时,范成大突然跪下,提出“请更定受书礼”,金世宗大惊,金朝群臣用手板击打范成大,要他起来,他却跪立不动,致“金庭纷然,太子(完颜允恭)欲杀(范)成大”,而范成大“竟得全节而归”。

金朝震怒,同年十一月,宋孝宗派赵雄使金,提出修改受书礼,赵雄“既见金主,争辩数回。其臣屡喝起,雄辞益力”。

至于宋孝宗,“以议受书礼不合”为名,拒接金朝国书,金世宗令使节完颜璋:“宋人若不遵旧礼,慎勿付书。”宋孝宗则派人在馆驿抢走国书,完颜璋未表异议,还接受宋朝厚礼,金世宗大怒,杖其一百五十,予以除名。

金世宗一度想修改受书礼,纥石烈良弼反驳说:“宋国免称臣为侄,免奉表为书,恩赐亦已多矣。今又乞免亲接国书,是无厌也,必不可从。”直到金灭亡,受书礼仍未改,而蒙古崛起后,南宋立刻停了给金的岁币,只缴了68年。

范成大未能完成使命,自然对金中都没好感。当时南宋使节都不喜欢金中都,周麟之给金中都写过诗,标题竟是《燕京小》,称:“燕京小,钜防络野长蛇绕。展辟城池数倍宽,帝居占尽民居少。”没一句好话。

田彦皋后又两次出使南宋,范成大称“其文采议论大段过人,且知向慕中国”,要宋廷派更好的馆伴使招待,应是对金中都之行的回报。

责编:沈沣


编辑:杨昌平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