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与北京,有哪些相同的文化印记?
北京晚报·五色土 | 作者 杨 征

2021-10-27 18:26


前段时间,泉州的22项文化遗产点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细数起来,泉州的不少遗产点,在北京也能找到相对应的遗迹,这也为两地的文化研究提供了不一样的视角。

两城都以植物为别名

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曾将泉州称为“刺桐城”,他这样描述这座城市:“刺桐城的沿海有一个港口,船舶往来如织,装载着各种商品,驶往南方诸省的各地出售……”

泉州栽种刺桐的历史比较悠久,可以上溯到五代时期,当时镇守泉州的节度使刘从效,在修筑泉州城墙的同时,城里遍植刺桐,在花期,它会开满如火一样鲜艳的花朵,这才有了后来马可·波罗所见到的遍地皆是刺桐的景象,泉州也从此有了“刺桐城”的美誉。

泉州的发展始于唐代,宋代于此处设置市舶司之后,极大刺激了当地外贸的发展,至南宋时期很多宋朝皇族慕名移居此地,极大带动了城市的发展,此时的泉州城已经从最初的小城发展成为一座带有外罗城的大城,因外罗城的走向不是很规则,当地老百姓觉得很像一条鲤鱼的鱼头,因此泉州也有“鲤城”的别名。

无独有偶,北京当年也被称为“蓟城”,这和在北方盛产的一种名为“蓟草”的植物有关。蓟草大家听来可能有些陌生,但一说“刺儿菜”,估计吃过的人不少,时至今日这种野菜仍被北方不少人家用来包馅儿。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记载:“昔周武王封尧后于蓟,今城内西北隅有蓟丘,因丘以名邑也。”遥想当年,这座蓟丘上或许是遍布刺儿菜,才有了“蓟”这样一个称呼吧?

两座开元寺的盛唐往事

根据历史记载,唐玄宗开元年间下诏,要求各州“以郭下定形胜观寺,改以开元为额”,即要求每个州在州城内的寺观中选择一处位置最好、规模最大的改为开元寺或开元观。

泉州的开元寺由此而来。它初名莲花道场,建于唐代垂拱二年(686年),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奉唐玄宗的圣旨更名为开元寺。关于开元寺,有不少有意思的故事。

泉州开元寺  新华社/TAKEFOTO供图

坊间有说法认为,孙悟空的老家在泉州,原因是泉州开元寺塔西塔第四层东北壁上,有一尊被命名为孙行者的浮雕。孙行者的“对门儿”,即第四层的西北壁上,是一尊被称为“东海火龙太子”的造像,当地人认为这便是跟随唐僧西天取经的白龙马,在他的左上角,也有一尊小马的雕像,那便是“龙马”的造像。悟空的师父“住”得也不远,西塔正南有唐玄奘的造像,和他“对门儿”的是南朝皇帝梁武帝的塑像。

因为唐玄宗的圣旨,北京也留下了这样一座开元寺。北京当时的名字是幽州,幽州的开元寺已经无踪迹可寻,但幽州周边顺州(今顺义县)的开元寺,则有幸保存到了今天。这座北京地区唯一的一座“开元寺”位于顺义老城内东北,顺义当地人俗称为“东大寺”。明清两代这里曾名为隆兴寺,著名的顺义八景之一“龙泉烟寺”即指此处。龙泉指的是庙门口一口泉水甘洌的水井,而烟树则从侧面展示了当年这里香火的旺盛。经过一千多年的变迁,民国时开元寺破败不堪,后来几乎淹没在民居之中。近几年文物部门对开元寺进行了大修,使得这处古迹得以保护。

顺义开元寺

如今,这两座开元寺,一南一北,向人们诉说着盛唐往事。

天后宫的不同命运

天后即妈祖,也被尊称为天妃,是东南沿海人民,尤其是渔民的重要信仰之一。泉州的天后宫是闽南地区规模比较大的一座。明代七下西洋的郑和,曾经多次到此祈祷航海的平安,足见它在当时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之高。

泉州天后宫

妈祖信仰源于人们对海上航行祈祷平安,而元代漕运的重要性日渐提高,大都城需要南方源源不断地供应粮食,来保障近百万人口的基本生活。彼时,南方的船舶要经由海路至天津,再走运河至大都城。而这段历经东海、黄海、渤海的漫长海上航行,在当时人们看来,要依靠天妃的庇佑才能保证一路平安,因此在北方的天津以及大都城附近,都出现了天后宫的身影。

《钦定日下旧闻考》引《五城坊巷胡同集》中记载:“出朝阳关沿河往南有天妃宫”,朝阳关即指朝阳门瓮城,《琼台会稿》亦记载了《天妃庙碑》上的一段文字:“京师旧有天妃庙,在都城之巽(东南)隅大通桥之西。景泰辛未,道士邱然源援南京例,请升为宫。然规制尚存其旧,弗称宫之名也。成化庚子,然源乃募材鸠工,拓大而一新之,祠神之宫,兹其称也。”

由这段文字可知,景泰年间住持天妃庙的道士邱然源请求将天妃庙升级为天妃宫,在得到批准之后,为了让庙宇的规模和“宫”相匹配,他自己筹集资金,拓展了天妃宫的规模。这座天妃宫至《钦定日下旧闻考》成书之时尚存,当时地名为大桥北西河沿,《天妃庙碑》也保留在原地。不过后来这座宫观便不知所终了。

幸运的是,在东四附近的胡同里,还保留有建于清代的天后宫。虽然这座天后宫并不是为了护佑漕运平安而建(乾隆为平定台湾叛乱而建),但至少让北京城保留了一点妈祖文化的印记。

泉州府文庙和顺天府文庙

泉州府文庙见证了泉州文脉的昌盛。它始建于唐代,宋太平兴国年间(976年至981年)移建于今址。其布局为“左学右庙”,即整体建筑分为两个部分,西边为祭祀孔子的文庙,东边则为当地的最高学府泉州府学。其中文庙的大成殿等级非常高,为重檐庑殿顶,这在福建都极为罕见。

泉州府文庙  新华社/TAKEFOTO 供图

在北京也有这样一座府一级别的文庙,它并不是今天人们熟悉的孔庙和国子监,而是深藏于东城区府学胡同中的顺天府学。直到今日,它仍然发挥着教育的功能,作为东城区府学胡同小学校使用。

如今的府学胡同小学总体上分为两个部分,大致可以概括为“左学右庙”,这和泉州府文庙和府学是同样的布局。

顺天府学 孔繁纲 摄 TAKEFOTO供图

顺天府学始建于洪武元年(1368年),当年有个民间传说,元大都时期这里曾是一座寺院,徐达率领的明军攻破大都城后,庙里的住持为了能够保住庙产,便在大殿里供奉了孔夫子的圣像。结果庙产倒是保住了,但从此以后这里就真的作为儒学场所来使用了。府学初建的时候名大兴县学,因为当时北京成为北平府,原大都城的国子监和孔庙被降格为北平府学和文庙。后来明成祖即位后,改北平府为顺天府,元大都的孔庙和国子监恢复了自己原有的地位,大兴县学也被改为顺天府学。永乐九年(1411年)在府学里兴建明伦堂,提高了其地位和功能。永乐十二年(1414年)兴建大成殿,使得这处庙学一体的建筑群更加宏伟壮观。

顺天府学的东南角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丞相祠,这里分为前后两进大殿,分别为过堂和享殿。相传当年文天祥被俘之后便是被囚禁在这里。正是因为文天祥的忠义,祠堂所处的街区,当年也被称为“教忠坊”,在胡同东口,还立有“教忠坊”的牌楼。后来,胡同西口也立起了一座牌楼,根据顺天府学教育的功能,这座牌楼被命名为“育贤坊”,两座牌楼的功能和成贤街的四座牌楼极为类似,只可惜它们没有保留下来。

异曲同工的洛阳桥和卢沟桥

泉州的洛阳桥是中国古代四大名桥之一,它始建于宋皇祐五年(1053年),至今已经有近一千年的历史。洛阳桥的得名和魏晋时期南迁的汉族有很大关联,彼时随着东晋南渡的老百姓觉得泉州这条溪水周边的景色和洛阳非常像,出于对故乡的思念,便把这条河命名为“洛阳河”,而日后在这条河上架起来的桥,也就被称为洛阳桥。

泉州洛阳桥   新华社/TAKEFOTO  供图

最早修建的洛阳桥是一座浮桥,由于自身结构不坚固,因此常被大风浪冲毁。皇祐年间由泉州太守蔡襄主持修建的这座跨江连海的大石桥,则一直沿用到了今天。之所以能够延续使用这么久,主要原因在于桥体设计得非常合理。在洛阳桥桥身上有非常特殊的分水设施,其形状如船头一样,能够减少河流对桥体的冲击。

无独有偶,北京的卢沟桥也有类似的设计。在卢沟桥桥体的北侧桥墩处,有不少被称为“斩龙剑”的护墩,几百年来一直在默默守护着桥体。永定河曾被称为“无定河”,它时不时就要发几次洪水,尤其可怕的是凌汛。每年冬去春来,冰凌会随着永定河水向下游漂过来,冲击桥体。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古人在修建卢沟桥的时候,首先将桥墩设置成了船头状,这和洛阳桥如出一辙。但泉州位于南方,很难碰到凌汛这种情况,因此卢沟桥在设计的时候,在每一个护墩的迎水面,安装了三角铁柱。每到冰凌来临时,这些被称为“斩龙剑”的三角铁柱将一块块冰凌切碎,保证桥体完好如初。这些精巧的设计以及卢沟桥本身厚重的历史积淀,使得它也被列入中国四大名桥的行列。


编辑:姜宝君


4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