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传体弱,一生多病,苏东坡的养生秘方有用吗?
北京晚报·五色土 | 作者 蔡辉

2021-09-15 16:48


因病得闲殊不恶,

安心是药更无方。

这是苏东坡在诗中写下的话,意思是休病假挺好,安心乃最好的药,体现出他的旷达。据学者彭文良钩沉,苏东坡一生多病,患有眼病、肩痛引发左手偏瘫、耳聋、痔疮、肺病、头痛、牙病、疮疖八种,均时间长、病情重。

比如眼病,“近复以风毒攻右目,几至失明,信是罪重责轻,招灾未已”“春夏以来,卧病几百日,今尚苦目病”。至于耳聋,则“晚年更似杜陵翁,右臂虽存耳先聩。人将蚁动作牛斗,我觉风雷真一噫”,自称聋得像老年杜甫,别人耳病,是把蚂蚁爬行听成斗牛声;自己耳病,竟把打雷听成一声轻叹。

苏东坡还得过暑毒,即中暑;晚年则“小便白胶”“大腑滑”,即滑精;靠自开药方治愈。

虽摇摇欲坠,苏东坡却活到66岁,长于父亲苏洵(57岁)、儿子苏迈(60岁)、次子苏迨(56岁)、三子苏过(51岁),与同时代的欧阳修、王安石等寿。这与苏东坡注意养生、颇通医道有关。此外,他从小练习道家功法,弟弟苏辙与他一起练,后者年轻时体质更差,却活到74岁。

一方面,苏辙练功能持之以恒,苏东坡则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另一方面,苏东坡晚年被贬儋州(今属海南省儋州市),免疫力骤降。

八种疾病压力下,苏东坡最终死于原因不明的髓枯症。

(明)蒋乾《赤壁图》

“三苏”体质有点差

苏东坡是北宋文坛领袖,文、诗、词、书、画均冠绝当时。21岁即中举,殿试后,宋仁宗高兴地说:“吾今又为吾子孙得太平宰相两人。”即苏东坡和弟弟苏辙。

苏家兄弟二人身体均糟糕,可能与父亲苏洵体质差有关。

苏洵共有子女6人,长子(苏景先)、长女、次女早殇,唯一活到成人的女儿苏八娘(即苏小妹,苏轼的姐姐)婚姻不幸,不到20岁就死了。苏洵的父亲苏序很长寿(75岁),苏序有三子,大儿子苏澹活到74岁,二儿子苏涣也62岁,苏洵最差,才57岁,应是基因上有缺陷。

苏东坡先天不足,曾写诗说“少年多病怯杯觞”,即不善饮。他的同乡兼同僚彭乘说:“子瞻(即苏东坡)常自言,平生有三不如人,谓著棋、吃酒、唱曲也。”苏东坡自己也说:“世有作诗如弈棋,弈棋如饮酒,饮酒乃天戒之语。仆于棋、酒二事俱不能也。”

一是父亲苏洵就不善饮,曾写诗说:“衰病不胜杯酒困,辨归倾倒欲乘车。”属于不喝正好、一喝就多型。

二是天生肝脏弱,解酒能力差。

三是苏东坡常年患痔疮,曾写信说:“某旧苦痔疾盖二十一年矣。近日忽大作,百药不效,虽知不能为甚害,然痛楚无聊两月余,颇亦难当。”在杭州任官时,公务应酬多,苏东坡“疲于应接”,竟呼杭州为“酒食地狱”,应该是痔疮发作了。据苏东坡自记:“近日又苦痔疾,呻吟几百日。”

不过,弟弟苏辙更麻烦,童年时患肺病(即哮喘),曾写诗说:“少年肺病不禁寒,命出中朝敢避难?”

苏东坡像

“祖传秘方”竟是败笔

苏东坡少年时便有少白头,且是重度近视患者,即“白发长嫌岁月侵,病眸兼怕酒杯深”。被贬到黄州时,苏东坡因眼病,在家“逾月不出”,有传言称他已死。

久病成医,苏东坡特别注意搜集奇方,为治眼病,曾用“龙井水洗病眼”,且“试开病眼点黄连”,居然治愈。

王安石有头痛病,宋神宗赐给大内神药,传说是宋太祖自留的十余方之一,不传民间。不过是萝卜取汁,加龙脑,左边头痛灌右鼻,右边头痛灌左鼻,“即时痛愈”。得知苏东坡好医,便偷着抄给了他。

广收奇方,苏东坡却不迷信。

一次欧阳修说,有人乘船遇风,受惊得病,医生取舵工手汗渍染的舵牙,刮一些木屑下来,掺丹砂、茯神等药,速效。欧阳修说:“医以意用药多此比,初似儿戏,然或有验,殆未易致诘也。”

苏东坡不以为然,开玩笑说:“(这么说来,)以笔墨烧灰饮学者,当治昏惰耶;推此而广之,则饮伯夷之盥水,可以疗贪;食比干之餕馀(吃剩的食物),可以已佞;舐樊哙之盾,可以治怯;齅(通嗅)西子之珥(耳环),可以疗恶疾矣。”

欧阳修哈哈大笑。

苏东坡后将毕生所集,编成《苏学士方》,后人又将沈括的《良方》与它合成《苏沈良方》,书中最早记录了麦饭石、沉麝丸、至宝丹等,此外有圣散子方,是好友巢谷的祖传之秘,可治传染病。巢谷让苏东坡对江水发誓,绝不外传,但苏东坡为救苍生,还是公开了。不过,此方似无效,成了全书“败笔”。

老夫聊发少年狂

苏东坡8岁时(苏辙5岁时),二人拜老家眉州附近青城山(道教圣地)道士张易简为师,对内丹有了一定了解。

唐人喜炼外丹,有剧毒,两宋盛行内丹法,即以辟谷、气功、冥想等,凝聚人体元气成“丹”。简便易行,无副作用。上有陈抟、张无梦等名道士,中如王溥、晁迥、张中孚等巨卿,以及种放、李之才等隐士,下至市井百工,如缝纫为业的石泰、箍桶盘栊为业的陈楠、涤器为业的郭上灶等,乃至乞丐、妓女、和尚,都在炼内丹。

炼内丹效果难说,但多少有一点体育运动的内容,促进观念改变。

学者郝亮对比唐代韩愈和宋代苏东坡的体育观,发现截然相反:韩愈不喜欢体育,看别人打马球,便写诗质问:“此诚习战非为剧,岂若安坐行良图。”意思是我知道你们正在军事训练,可打仗不是更靠脑子吗?

在给朋友的信中,韩愈写道:“言(马)球之害者,必曰有危坠之状,有激射之虞,小者伤面目,大者伤残形躯;马驰球与场,振摇其心腹,振挠其筋骨,气不及出入,走不及回旋,远者三四年,近者一二年,无全马矣。”

这番“打得好,死得快”的“无马论”,远不如苏东坡的“老夫聊发少年狂……亲射虎,看孙郎”。

韩愈喜静,长期服金丹,借口“寿者不可知矣”,不愿争取,57岁病死。苏东坡则爱动,能“释舟楫之安,而服车马之劳……处之期年,面貌加丰,发之白者,日以反黑”。

病痛之中 不失乐观

苏东坡医术高明,又很注意养生,但仕途多艰,三度被贬,影响了健康。

刚入仕时,苏东坡升迁较快。刚开始是从八品,月薪10贯、职钱16石、粟10石,每年另发6匹绢;5年后便升至从五品,月薪35贯、职钱40石、粟30石,每年另发26匹绢,足可养30人以上。北宋朝廷还给官员发“添支钱”,柴米油盐皆有补助,雇下人、秘书等,也由政府掏钱。在此阶段,苏东坡生活宽裕,直言敢谏。

1071年,因反对王安石变法,苏东坡被贬到杭州当通判,收入骤减近一半,仍不愁吃穿。1080年,因“乌台诗案”(被诬告写讽刺朝廷的诗),苏东坡下狱,获释后月薪一度只剩4.5贯,没有职钱,粟仅剩5石。

在写给孩子的《洗儿诗》中,苏轼调侃道: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晚年时,苏东坡被贬岭南,一度仅月薪3.5贯,给粟2石,吃饭都不够。万般无奈,苏东坡只好自养鸡,自制东坡菜羹——用菘若蔓菁、若芦菔、若荠(就是白菜、大头菜、萝卜)一起煮,上面蒸饭,“饭熟羹亦烂可食”。

晚年苏东坡肩痛12年,左手失能,“六十之年,头童(秃)齿豁”,每到夏日,腿上“疮肿大作,坐卧楚痛”。

可苏东坡不失幽默精神,虽无荤腥,却称东坡菜羹“不用鱼肉五味,有自然之甘”,并自嘲“先生心平而气和,故虽老而体胖”。

通达乐观,所以苏东坡病而不倒。

怪招不少 一半没用

苏东坡常做几门功课,对健康可能有裨益。

一是忌口,常主动断肉百日。平时“早晚饮食不过一爵一肉”“有尊客,则三之”,以“养胃气”。不过,苏东坡常控制不住自己,比如“余患赤目(就是红眼病),或言不可食脍(生鱼片)。余欲听之,而口不可”。苏东坡发明了东坡肘子、东坡肉等,都是高脂高糖食品。

二是“摩脚心法”。每天早晚盘腿在床上,用力按摩脚心各200次,活血化瘀。

三是吃软饭。苏东坡曾写道:“软蒸饭,烂煮肉。温美汤,厚毡褥。少饮酒,惺惺宿。缓缓行,双拳曲。虚其心,实其腹。丧其耳,忘其目。久久行,金丹熟。”有利于消化,但食物营养流失多,不值得提倡。

四是常用茶漱口。苏东坡曾说:“吾有一法,常自珍之。每食已,辄以浓茶漱口,烦腻既去,而脾胃不知。凡肉之在齿间者,得茶浸漱之,乃消缩不觉脱去,不烦挑刺也。而齿便漱濯,缘此渐坚密,蠹病自已。然率皆用中下茶,其上者自不常有,间数日一啜,亦不为害也。”宋代制茶法与今不同,偏苦涩,伤胃,苏东坡漱而不饮,也不算好主意。

被贬到儋州时,自知年事已高,可能撑不下去,苏东坡特意增加了三大招:旦起用木梳梳头,练采日月华功;午窗坐睡,练睡功;夜卧濯足,排瘴出体。

当时人误以为南方有瘴气,使人患病,为驱瘴,苏东坡恢复饮酒。

一代文豪没管住嘴

元符三年(1100年),被放逐岭南7年后,苏东坡终于遇赦北归,途经义真(今属江苏省仪征市)时,因天热,突然拉起肚子,“食则胀,不食则羸甚,通旦不交睫,端坐饷蚊子尔”。即吃东西撑,不吃又浑身无力,整晚睡不着,干坐着喂蚊子。

苏东坡自制麦门冬汤(含人参、赤茯苓、麦门冬),病情一度缓解。几日后,又和好友米芾畅饮,突然高烧不退、牙齿流血,20多天后,苏东坡去世。有人认为,苏东坡死于痢疾,麦门冬汤无效,这是典型的误诊,说明医不自治。

学者刘继增却发现,麦门冬汤后被李时珍收入《本草纲目》,它治疗再生障碍性贫血(以下简称“再障”),即古人所说的髓枯症,有奇效,被收入1977年版《中医大辞典》。

苏东坡给友人写信说:“一夜发热不可言,齿间出血如蚯蚓者无数,迨晓乃止,惫甚。”如此惊人的牙齿出血,与死亡前相似,很可能是“再障”发作。用麦门冬汤后,病情暂被控制。没想到,在义真,苏东坡的“再障”又发作了。

“再障”发病机理尚不清楚,可能与污染、辐射、免疫力受损和遗传有关。宋代岭南生活艰苦,苏东坡本多病,加上年迈,且饮酒驱瘴,使身体陷入极端危险中。苏辙得知后,曾郑重警告,不可再饮酒。苏辙在苏东坡介绍下,42岁起专心练功,此时已脸色红润、身体健壮。可惜苏东坡明知酒有害,又不善饮,却没管住嘴。(责编:沈沣)


编辑:白杏珏


4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