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穿越“次元壁”,和这些艺术形式产生了新火花
北京晚报·五色土 | 作者 阿之

2021-08-02 22:31


还记得《脱口秀大会3》的冠军王勉吗?那个一边弹吉他,一边“唱段子”的东北小伙儿。倘若把视野延伸到广阔的线下演出市场,我们便会发现脱口秀早已穿越“次元壁”,和其他艺术形式如音乐剧、魔术、街舞、国乐等等发生了跨界与融合。

在街舞圈已是“元老”的廖搏,今年多了一个新身份——“脱口秀新鲜人”。首次登台说脱口秀的他,在《脱口秀大会4》的海选环节里脱颖而出,成为33名获得试镜机会的选手之一。在今年五月中旬的街舞盛典《假如这世界上只有中文歌》上,廖搏的主持风格已经带有明显的脱口秀色彩,舞者日常生活中的趣闻轶事成为台上的笑点。

跨界的街舞主持人廖搏

国乐也成了脱口秀的秀场。因《国乐大典》《邻家诗话》被年轻观众熟知的国乐大师方锦龙,在他的个人音乐会里戏谑地称演出为“国乐脱口秀”。方锦龙把诸如箜篌、胡笳等频繁出现在中国古典文学中,现今较为罕见的冷门古典乐器编成一个个“段子”,深入浅出讲解乐器及其代表曲目的源头,并把乐器名称的汉字结构与乐器的外观相对照,更方便观众记忆。

与廖搏和方锦龙相类似,艺术史博主罗依尔也通过脱口秀的方式来传播艺术知识。他被坊间认为是“艺术脱口秀”的创始人,目前已开办数个艺术主题的个人专场如《艺术大师罗曼史》《笑看西方绘画500年》《毕加索的朋友圈》《丝路上梦回敦煌》《如果康熙撞见路易十四》《宫崎骏遇见浮世绘》等等。他风格亦庄亦谐,在江浙沪一带拥有不少观众。

罗依尔艺术脱口秀

传统戏剧用对白来推进剧情,当今的一些剧场作品,推进剧情时则依靠大段的主人公独白,那些自我调侃的段落尤其不乏脱口秀的特色。生长于上海的音乐剧演员影子,她的个人专场演出《Miss Shanghai》基本可以看成是由音乐剧选段串联而成的脱口秀,她分享了自己在美国百老汇奋斗时打工、选角的经历,她颇具异域风情的长相、跨国工作学习的经历,都和脱口秀热衷调侃文化差异的传统相契合。而在上海的“星空间”小剧场常年驻演的音乐剧《宇宙大明星》,其宣传文案已赫然打上“脱口秀+小型演唱会”的标签。虽然段子不算新鲜,但其“脱口秀”的部分,在剧中却是主人公心路历程的有效补充。

如此激烈的“内卷”,逼得许多脱口秀演员在“讲段子”以外,要找到自己的加分项。王勉属于已经成功突围的,还有一些人还在努力突围中。“笑果工厂”旗下的脱口秀演员Kid曾经是名说唱歌手,但目前尚未见他把说唱和脱口秀成功整合为个人特色;“单立人喜剧”旗下的六兽,则已经成功把摇滚乐和脱口秀整合起来,并开办有摇滚特色的个人专场《成吉思汗歌舞厅》;深耕上海本土脱口秀市场的知名厂牌“喜剧联盒国”则推出了“单口魔术”,其旗下脱口秀艺人火娃,会在说段子的同时一边变魔术,魔术也成为与观众互动的手段。把魔术和脱口秀相结合的脱口秀演员除了火娃之外,还有凌浩和周舫。

跨界后的脱口秀,不只改变了脱口秀的形式,更改变了脱口秀的表演习惯和传播内容。在传统的脱口秀演出里,演员几乎只和第一排的观众互动,“单口魔术”推出后,谁都有了互动的可能;为了保证演员的表演节奏,脱口秀演出一般不允许观众“接梗”,方锦龙的音乐会上,却能听到小朋友们此起彼伏地接话。“笑果工厂”旗下的新晋演员小麦在段子里调侃,说自己有一次去演出的时候,就他没有才艺,于是身为东北人的他,被迫演了一段二人转。这当然是玩笑话,但也侧面反映脱口秀的跨界会逐渐成为潮流。不跨界的脱口秀演员倒也不需要因此倍感压力,毕竟专注打磨硬核内容也挺好的。


编辑:曾子芊


12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