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的父亲,也非等闲之人
北京晚报·五色土 | 作者 纪清远

2019-01-27 17:17


“孩子的第一任老师是家长。”的确,子孙后代能否健康成长,首先取决于家庭的教育。纪氏家族自我这代人上溯,到有家谱可考的二十代高祖以来,世代为书香门第。我的七世祖纪容舒(纪晓岚公之父)曾任京师南新仓监督、云南姚安知府等职,为人正派,胸怀坦荡。

姚安公训子图 纪清远

乾隆二十七年(1762),纪晓岚公正任福建学政,纪容舒去福建看望儿子。传说院内某屋夜里总会闹鬼,纪容舒不信邪,住到那间房子里,结果也平安无事。他借此教导儿子:“人的心思,慈祥为阳,歹毒为阴;心底坦荡为阳,阴险为阴;正直公允的为阳,私心曲理为阴。所以易象中以阳为君子,阴为小人。如果立心正大,充满阳刚之气,即便有妖邪魅,正人君子岂能被鬼袭击?”

纪容舒对子女的要求十分严格,他不仅要纪晓岚博览群书、勤奋治学,而且从为人处世、为官持政等方面悉心教导。纪晓岚的老师李又聃很有学问,但一生都没有考取功名,一次他向纪晓岚说起自己科考不顺,是苍天不公,认为富贵由命。一个偶然的机会,纪晓岚向他父亲提及这番话,纪容舒严厉地批评道:“李又聃是应举的士子,多年未考中,借此发发牢骚可以,可你是主考官,是掌握士子命运的人,怎么能说这话呢?”他叮嘱儿子要鼓励士子们努力进取,不能听天由命。纪晓岚铭记在心,在主持科考中始终廉洁公允,为国家选拔了优秀人才。

在《阅微草堂笔记》中,纪晓岚多次提到日常父亲对自己说的一些琐事。用今天的话来讲,字字珠玑,充满了正能量。比如姚安公在做南新仓监督时,某日有一座仓库的后墙无故倒塌了,挖开来发现死鼠足有一石多。大家认为是老鼠长期在墙下打洞,繁殖得越来越多,洞也就越打越大,以至于这堵墙下的根基全被掏空了,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有人在一旁说:“当老鼠破坏别人的房屋来扩大自己洞穴的时候,可能忘记了洞穴是依赖房屋而存在的吧。”人尚不明白这个道理,又怎么可能去要求老鼠呢?在不易被人理会的小事情上,睿智之人总能有所思考,并以此告诫后代。

纪晓岚公对子孙的情感很深,他要求后代“忠厚传家,诗书继世”。因此纪家的祖训家规有许多体现在对联和器物铭文上,作为自警及警世之言,赞德规心。

纪晓岚公喜好收藏砚台,每方砚台上必定镌刻富有哲理的铭文。他的一方砚台上刻有“文章敢道眼分明,辽海秋风愧友生。唯有囊中留石片,敲来幸不带铜声。”这其实是对因成绩不好而落榜的考生的告诫——我可以辨别文章的优劣,我也同情并且愧对落榜的考生,但是必须按照标准选拔人才,不能徇私舞弊。

他写过一副对联“过如秋草芟难尽;学似春冰积不高。”人生的过错像秋草一样很难割除干净,因此需要时刻纠正自己的过错;做学问不能像春天的薄冰一样,否则积累不厚,要持之以恒。这副对联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意味,从中也能看到文化提升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事。

他在尺子上镌刻铭文“守正规直”,暗喻做人做事要有行为准则,一切都必须守正道,讲规矩。这是他为官清正的座右铭。《帚掸铭》里写道:“帚有秃时,尘无尽期,然一日在手,则当一日拂之。”掸子有用坏的时候,可是尘土永远都会存在,然而掸子一日在手中,就要不停地打扫。

还有一则砚铭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石出盘涡,阅岁孔多,刚不露骨,柔足任磨。此为内介而外和”(孔多:很多。介;坚硬)。这则砚铭告诉我们做人要外柔内刚,既有原则性,又要保有温和的态度。他的另一则砚铭“坚则坚,然不顽”,也是这个道理。


编辑:杨萌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