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畅心目中的毛泽东
《百年潮》 | 作者 邓红 尚娜娜

2018-10-18 09:03


蔡畅是新中国第一届全国妇联主席,美国著名作家尼姆·韦尔斯笔下“最出色的女革命家和最完美的女性”,她15岁时与毛泽东结识,在以后的革命生涯中,长期与毛泽东并肩作战,坚定不移地追随着毛泽东的步伐。毛泽东对蔡畅的一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是蔡畅心目中智慧的引路人、亲密的战友,更是一个伟大的领袖。

智慧的引路人

毛泽东是蔡畅心目中智慧的引路人。他亦师亦友,有着伟大的人生志向,时常像师长一样维护关心着蔡畅的成长;他思想深邃,有着强烈的革命追求,不断启迪着蔡畅对革命道路的向往。

毛泽东与蔡畅的哥哥蔡和森同为杨昌济的学生,求学期间,常常住在蔡和森家里。毛泽东的弟弟毛泽覃当时也在长沙读书,也住在蔡和森家里。时值军阀混战时期,国民穷困潦倒,一般家庭生活都比较拮据,蔡畅家也不富裕。但是蔡母不仅要供养蔡家全家人吃住,还要解决毛泽东兄弟两人的吃住问题,由此不难看出毛泽东与蔡和森一家人感情的和谐与亲密。

彼时,蔡畅结识了毛泽东。“蔡畅就像尊重和信赖自己的哥哥蔡和森一样,信赖和尊重毛泽东,毛泽东也和蔡和森一样,爱护关心当时的‘毛妹子。1916年朱剑凡校长决定把蔡畅留校任体育教员时,蔡畅才是一个16岁的孩子,为了鼓励她走向生活,毛泽东亲自去听蔡畅讲课,并加以指点,从而使她增强了勇气和信心。”

毛泽东不仅关心蔡畅的学习和生活问题,在革命道路选择与人生观、价值观引导上,他亦是蔡畅的启蒙老师。作为蔡和森的同窗好友,“毛泽东经常到蔡家与蔡和森促膝长谈,纵论天下大事,抒发爱国情怀。”蔡畅当时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她非常喜欢听毛泽东与哥哥的讨论,有时候还插上几句话。在这些讨论中,蔡畅深受启迪,她怀着好奇的心理逐渐开拓眼界,不断了解国情民生。“

在新民学会成立前后,蔡畅经常听蔡和森同毛泽东探讨改造中国的谈话,他们还常联系蔡畅谈论起的妇女解放问题。这些谈话,使蔡畅感到耳目一新,不断启迪她探索人生道路的志趣。

特别是毛泽东主编的《湘江评论》,更强烈地吸引着蔡畅,刊物所宣扬的反封建、反军阀、反帝国主义等革命主张,以及民主自由、科学救国、男女平等、妇女解放等思想,都对蔡畅萌发民主思想、爱国意识以影响。”

1918年4月新民学会在蔡和森家里成立,此后毛泽东更是频繁来往于蔡家。在蔡和森家里,毛泽东和蔡和森以及其他新民学会会员经常一起讨论振兴中华、改造国家的大计,毛泽东的进步思想对蔡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激发着她走上革命道路。

此后,蔡畅坚定地追随着毛泽东、蔡和森的脚步,走向了社会实践,参加了轰轰烈烈的五四运动。1919年在毛泽东的倡导和支持下,蔡畅积极参加赴法勤工俭学运动,组织湖南女子赴法勤工俭学,在法国留学期间,她刻苦研读马列经典,不断寻求改造国家的道路,参加三次政治斗争,接受革命的洗礼,进一步坚定了对马克思主义道路的信仰。可以说,蔡畅从出国之前对马克思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有了模糊的认识,到赴法之后确立了鲜明的共产主义世界观,在这个过程中,毛泽东和蔡和森的启迪与引导起着重要的作用。

青年蔡畅对毛泽东高度信任,在他的引导下走上革命道路,从此一生追随,毫不犹疑,分析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原因:

第一,蔡畅对哥哥蔡和森的信任和随同。“在她纯朴的头脑中,绝对不能动摇的一个信条就是同哥哥一起奋斗。凡是蔡和森所追求的,她就坚信是正确的,并且也一定要为之奋斗。”毛泽东与蔡和森志同道合,就连蔡畅的母亲葛健豪也常说:“润之先生见解不凡,最是他同和子(蔡和森的乳名)的思想一致”。蔡畅十分崇敬自己的哥哥,由此坚信,润之先生与哥哥的信仰和见解一致,他们都是自己应该效仿与追随的对象。

第二,相似的性格和价值观。青年时期的毛泽东具有强烈的反叛精神,反对封建制度,崇尚新风尚,这一点与蔡畅不谋而合。“十四岁那年,毛顺生给他包办了一个十八岁的媳妇罗氏,实际是为家里添个劳力,毛泽东始终不承认这桩婚事,从未与她同居。”而蔡畅在13岁那年,被父亲以500元大洋卖给当地一个富绅做小老婆,她坚决反对这门亲事,只身一人逃离到长沙,自此再也没有回过家乡。蔡畅曾说:“我憎恶结婚,因为我深知母亲和大姐的遭遇,我又看到这个社会里,结婚的人大都过着不快乐的生活。我只想读书不愿结婚,哥哥和毛泽东亦是一样,宣言他们终身不娶。他们之所以能够和我做了好朋友,这亦是一个原因。”

第三,毛泽东的个人魅力。青年时期的毛泽东学识渊博,胆识过人,具有优良的革命者素质。蔡畅说:“我非常佩服毛泽东和我哥哥……毛泽东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学生,才学见解,都很卓绝,就在当时,思想已经很进步了。”当时有人说毛泽东是一个实践家,蔡畅反驳说,毛泽东从理论到实践都是党内的佼佼者。

上述的多重缘由,使得蔡畅对毛泽东无比信任,对于毛泽东所指引的道路亦是坚信不疑。

亲密的战友

1925年蔡畅从苏联回国参加革命,之后她跟随着毛泽东南征北战,始终坚持与毛泽东站在同一个立场上并肩作战。他们都是伟大的无产阶级战士,是亲密的战友。

蔡畅15岁时便与毛泽东结识,她对毛泽东的工作能力、性格特点和生活细节都非常了解,因此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她坚持与毛泽东站在同一个战线,矢志不渝地支持毛泽东的工作。1927年陈独秀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毛泽东和蔡和森曾向中央提出建立革命武装、发展农民运动的建议,蔡畅坚定地站在毛泽东和蔡和森的一边,反对陈独秀的右倾错误,“在党内,以毛泽东为首与王明‘左、右倾错误作斗争的过程中,蔡畅还是坚定地站在毛泽东这一边”。

1931年11月,蔡畅与李富春从上海回中央苏区,她一到瑞金,第一件事就是去看望毛泽东。蔡畅一见到毛泽东,就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已经被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政府杀害的哥哥蔡和森,悲痛哀伤一起涌上了心头,她握住毛泽东的手便泣不成声。毛泽东极力控制自己的情感,以深沉有力的声音,郑重而亲切地对蔡畅说:“莫要难过,凡是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情,蔡和森同志都做到了。”

说完,毛泽东自己也半晌无语,当年他与蔡和森一起在湖南岳麓山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场景历历在目,他深知蔡和森去世给蔡畅带来的精神和心理上的打击,所以他鼓励蔡畅化悲痛为力量,完成蔡和森没有完成的遗愿。自此以后,毛泽东在蔡畅心里,不仅仅是一个党的领导人,更是自己的兄长,她更加信赖和崇敬毛泽东。

以后的数十年,她始终坚信,无论革命遇到什么困难,只要有毛泽东同大家在一起,革命就有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毛泽东的信赖和崇敬更加牢固,也更像对待自己的哥哥一样尽心尽力地关怀着毛泽东。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为了摆脱国民党军队的包围追击,被迫实行战略大转移,退出中央根据地进行长征。“长征的时候,每次宿营后,蔡畅都抽空子去看看毛泽东。

过草地的部队走得很疲惫,有一次宿营,蔡畅和钱希均一起去看望毛泽东,当时毛泽东也很累了,他正坐在院子里把两只刚洗过的脚搭在一张高凳子上休息,见蔡畅走进院子,就拍着一双脚掌说:‘欢迎蔡畅喽!蔡畅和钱希均一面笑着一面向他问候,然后,蔡畅也打趣地说:‘你怪舒服噢!我们都快累死了,下一步你又有什么打算啊?毛泽东这才坐正了身子,跟她们谈下一步计划,叫她们先好好休息。”

长征时期尤其是遵义会议以后,毛泽东已经成为中共党内主要领导人,但是他对蔡畅如兄长般的照顾仍然没有改变,蔡畅也始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追随着毛泽东的步伐,共同为国家的革命事业艰苦奋斗。毛泽东在1941年春先后发表了《农村调查》的序言和跋,5月在延安干部会议上紧接着又作了《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同年9月13日,蔡畅请毛泽东给中央妇委和西北局联合组织的妇女生活调查团作了《关于农村调查》的报告。1942年,蔡畅又请毛泽东为《解放日报》“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特刊题词,毛泽东写了“深入群众,不尚空谈”八个大字。蔡畅领导中央妇委干部认真学习整风文献和毛泽东的上述报告、题词,组织干部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启发干部树立坚定的群众观点。

蔡畅在实际工作中把毛泽东当作兄长、战友,坚定地执行毛泽东的主张,她遵循毛泽东的群众路线,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工作方针,为中国妇女运动奔波奋斗,撑起了妇女半边天的旗帜。

伟大的领袖

蔡畅从小就像尊敬自己的哥哥蔡和森一样尊敬毛泽东,在跟随着毛泽东南征北战之后,她愈加领略到毛泽东卓越的军事智慧和非凡的领袖魅力。“在中央苏区,她亲眼看到王明错误执行者排挤毛泽东对红军的指挥,使第五次反‘围剿遭到惨败;在长征路上,她又亲自领略到遵义会议以后由于确立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使革命转败为胜的历程。在延安,她更体验到毛泽东的杰出领导才能,从而使她对毛泽东的崇敬程度也越来越高。”

毛泽东和蔡畅等人在陕北合影

当然,蔡畅对毛泽东的崇拜并非来源于对最高权威的畏惧,而是把对毛泽东的崇拜上升为对最高领袖的崇高信仰。

据李特特回忆,蔡畅在苏联学习期间,有人提出中国共产党还没有像列宁这样伟大的领袖,并为此表示遗憾;也有人说王明虽算不了领袖,但是他是个马列主义者。“听到这里,妈妈按捺不住地站起来,严肃而庄重地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她说:‘怎么能说我们中国共产党没有自己的伟大领袖呢?我们党的领袖就是毛泽东同志。接着,她就从毛泽东领导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说起,讲到毛泽东指挥红军和革命人民反击蒋介石四次反革命‘围剿的胜利;讲到遵义会议,毛泽东在危急关头挽救了红军挽救了党;毛泽东领导发动全民族抗战,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建立……用一桩桩一件件铁的事实,有力地论证了毛泽东的英明正确和伟大。”

蔡畅对毛泽东极其崇敬,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工作中,对于毛泽东始终怀着敬仰与关怀之心。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日理万机,常常熬夜工作,上午需要休息,蔡畅知道毛泽东这个作息时间,因此工作上有什么事情,也决不在毛泽东休息的时候去打扰。新中国成立初期,有一段时间中央领导同志大多都住在香山,蔡畅住在上坡,毛泽东住在下边的“双清别墅”,蔡畅每次出入都要经过毛泽东的住处,走到坡前,她常常不忘提醒身边的同志要轻一点,蔡畅说:“主席日夜操劳,很难得到一点休息时间,不要惊扰了他。”后来,毛泽东住进中南海以后,她到中南海去开会,如果正是毛泽东休息的时间,她就老远下车,步行着从毛泽东家门前过去,唯恐汽车的声音扰了毛泽东的睡眠。

虽然蔡畅对毛泽东的崇拜溢于言表,但她坚决反对形式主义的作风。“文革”时期,社会上对毛泽东的崇拜达到狂热的程度。有些工作人员也受到这股风的影响,热衷于购买毛主席像章,办公室到处挂着毛主席语录、画像。蔡畅看到工作人员头脑“发热”,不止一次“泼冷水”“降温”。据身边工作人员回忆,“在党支部会上,她还不止一次地制止我们这种错误做法,反复地阐述她的观点:‘这种表面上轰轰烈烈,口号式叫喊的做法,实际上把对毛主席的感情庸俗化了,这哪是真正拥护毛主席呢。我们需要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领会其实质精神,学习毛主席如何运用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解决问题,处理事情,才能提高我们的思想、理论水平,提高办事能力,当然这是要动点脑筋用点功的。”在日常生活中,蔡畅刻苦研读马列经典和毛主席的著作,凭借着“颇顽固”的性格,加强学习,认真领会毛主席思想。

长期的革命生涯中,蔡畅旗帜鲜明地站在毛泽东这一边,她不仅自己认真学习马列经典著作,同时还组织干部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以使各级领导干部认真领会中央精神,忠实地执行毛泽东的方针和政策。蔡畅经常对身边的同志说:“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新中國。”她把妇女工作取得的成就归功于党,归功于毛主席,对于毛主席的指示、决策,从来都是坚决执行,认真照办。毛泽东同样非常信任蔡畅,1967年天安门出现“打倒蔡畅”的口号,很快就被毛泽东压了下来,毛泽东说:“蔡畅是老实人,连蔡畅也要打倒,那洪洞县里就没有好人了嘛!”这种相知、信任的基础,应该说是他们在几十年同甘共苦的斗争中凝聚而成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到了不可动摇的地步。

1975年1月李富春去世,1976年9月毛泽东又去世,接二连三失去亲人的巨大痛苦给蔡畅精神和心理造成了重大打击。曾几何时,蔡畅家里的正厅墙上,一直高高地悬挂着毛泽东写的诗词《七律·长征》巨大横幅,即使在病中,蔡畅也经常请身边的同志一遍又一遍、一篇又一篇地朗诵毛泽东的诗词。显然,这些气势磅礴的诗句,能使她回忆起以往的革命岁月,回忆起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驰骋奋斗的情景。

总之,毛泽东对于蔡畅来说,经历了兄长、战友、领袖这样一个逐渐发展的角色,而蔡畅在毛泽东眼里,也从一个需要呵护的“毛妹子”,逐渐成长为可敬的“蔡大姐”(在中央苏区时,毛泽东同其他人一样,称呼蔡畅为“蔡大姐”)。

蔡畅与毛泽东这种集亲人、同志和领袖为一体的深厚感情历经风雨却坚如磐石,弥足珍贵。


编辑:杨萌


6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