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多图!“雪如意”“冰玉环”初露真容,本端带您先睹为快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李如意 和冠欣

2020-12-10 11:31


12月8日,一场寒潮过后,张家口市崇礼区变得更加寒冷,白天气温在零度以下,晚上则低至零下20度。寒冷的天气没能挡住冬奥场馆的建设进度和工作人员的热情。从空中俯瞰冬奥会张家口赛区,“雪如意”“冰玉环”等各大场馆已初露真容。记者获悉,目前张家口冬奥赛区场馆主体完工,主要场馆正为即将到来的冬奥测试赛做准备。

雪道使用兼顾赛前赛后

当天中午,记者来到海拔1857米的冬奥会张家口赛区云顶组团A结束区,脚踩积雪吱吱作响。冬奥会时,参加障碍追逐赛和平行大回转比赛的运动员将在A结束区完赛。北京冬奥组委规划部陈荣钦告诉记者,山顶向下至A结束区还有300多米的落差。记者举目仰望,十几台高大的造雪机轰鸣作业,大片被喷出的雪花形成一道道白色弧线,在阳光下十分耀眼。

云顶组团没有设置永久性建筑。陈荣钦告诉记者,云顶组团在现状的云顶滑雪场的基础上,增加了若干条满足比赛规格需求的赛道,其中有一些临时性的结束区设施在赛后会被取消。云顶组团共有6条赛道,赛道土方建设已经完成,目前障碍追逐赛赛道正在造雪,为2021年2月的冬奥测试赛做准备。雪道的基层厚度要达到1米,同时按照要求在雪道上建设跳台和雪包,最终达到国际雪联标准。

记者看到,在A结束区下方,另外两条雪道上,游人如织,众多滑雪爱好者灵活滑行,一展风姿。目前,云顶滑雪场还有雪道对游人开放。赛后,在6条雪道中,大众可以参与的雪道可以继续运营,技术难度较高的雪道可留作后续比赛的用途。

“雪如意”上建“顶峰”

张家口赛区分为太子城组团、云顶组团和古杨树组团。乘坐高铁到达太子城站后,再换乘地面清洁能源巴士便可到达古杨树组团,“雪如意”、“冰玉环”就在其中。

国家跳台滑雪中心将承办跳台滑雪比赛,跳台环形顶端、赛道剖面线形和底部看台,与中国传统吉祥物“如意”的S形曲线完美融合,被形象地称为“雪如意”。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张利,也是北京2022冬奥会张家口赛区的总规划师。张利透露了设计之初的细节,“当时我们考虑如何将中国元素融入到跳台滑雪的S形赛道中。经过反复思考、讨论,在所有相关中国传统文化形象元素中,包括如意、玉佩、飘带等,确定了‘如意’的造型。”

“雪如意”顶部的标准跳台出发区,海拔1749米,再经49米的楼梯向上便到达了“雪如意”的最高处。一路攀爬,不免气喘吁吁。步入顶端,360度的全景视野十分开阔,四周景致尽收眼底,远处山头的长城若隐若现。

国家跳台滑雪中心赛时将产生8枚奥运金牌,是我国首座符合国际标准的跳台滑雪场地,也是张家口赛区冬奥会场馆群建设中工程量最大、技术难度最高的竞赛场馆。

张利告诉记者,在大跳台出发点的上方建设观景平台在冬奥场馆设计中实属首次。

“雪如意”顶部的观景平台被称为“顶峰俱乐部”,环形观景平台共3900平方米。冬奥会期间,贵宾可以在“顶峰俱乐部”观看跳台滑雪比赛,赛后可作为观光和会议使用。

站在“顶峰”俯瞰,一条C字形的廊道环绕着一座小山,在C字形的中间部分与“雪如意”相连。

张利介绍,这个步道是受到瑞士团队在早期提出的“奥利匹克巨环综合体”概念的启发而得出的。整个步道冬季被白雪覆盖,自然地嵌入周边山体,形象地称为“冰玉环”。

“冰玉环”连接国家跳台滑雪中心、国家冬季两项中心、国家越野滑雪中心、山地转播中心与技术官员酒店。赛时,漫步大道可以连接各个场馆,便于观众来往于场馆间;赛后,可以对漫步大道进行改造,用于娱乐、餐饮、演艺、休息、展览等功能。

对话

冬奥会可将资源和机会回馈山区

记者:张家口赛区在设计中如何体现“可持续性”?

张利:纵观冬奥会的历史,其举办地往往是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城市和它附近的山区。这些大城市自工业化以来,聚集了很多经济资源和就业机会,通过冬奥会,这些资源和机会可以再回馈山区。所以冬奥会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城市-山区”组合,比如1998年的日本长野与白马村,2010年的加拿大温哥华与惠斯勒。

北京冬奥会的特殊之处在于,赛区包含两个山区——延庆和张家口。可以说,从北京市中心到延庆赛区,再到张家口赛区,是一条从中心城区向山区辐射的经济脉络。延庆赛区之外的所有雪上项目,都在张家口赛区进行。利用冬奥会的机会,张家口可梳理原有的粗犷发展的滑雪产业,提升基础设施水准,使这里变成可以与国际滑雪胜地相媲美的地方。


编辑:匡峰


11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