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出纳粹抹黑中国?看《纽约时报》如何播恶遗臭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评论员 何若

2022-01-22 14:21


《纽约时报》又双叒叕翻车了!

近日,该媒体在头版刊登了记者袁莉写的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刻意放大西安抗疫中的曲折,鼓噪什么“麻烦的封锁”“灾难性噩梦”。更让人惊掉下巴的是,其竟将中国的一线抗疫人员与纳粹大屠杀的主要组织者之一阿道夫·艾希曼放在一起比较,阴阳怪气地说,“阿道夫·艾希曼是个普通人,他的动机来自为个人前途而不遗余力”,“如此多的官员和平民——往往受到职业抱负或忠顺的驱使——愿意成为政策的推动者”……

一边是为了人民安康逆行奉献,一边是灭绝人性的纳粹行径,这种毫无逻辑的强行拉扯比较,实在是荒谬至极、缺德之至。很难想象,这个所谓记者、这家所谓媒体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刺激,才会写出、刊发这种狗屁不通、播恶遗臭的文章?

《纽约时报》想表达的是什么,并不难懂。无非还是“中国抗疫靠‘威权主义’”那一套。为什么中国民众信任政府?为什么中国抗疫能令行禁止?他们不理解,更没法抄作业。尤其是,再看看自家抗疫的惨败景象,更加心理失衡。在强烈反差下,“西方中心主义”的自傲观念受到极大冲击,《纽约时报》之流不愿正视、不肯反思,而是自欺欺人、血口喷人,企图通过抹黑他人的方式,来掩盖虚无“灯塔”倒塌的破败以及美国体制的无力与无能。这才有了,炒作“武汉病毒”“实验室泄漏”,宣扬中国积极抗疫是“侵犯自由”等,一个又一个“反智”“双标”的迷之操作。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一众美媒嗓子喊破,也阻挡不了中国坚定抗疫、坚实发展,更阻止不了数十万计的美国民众因新冠肺炎丧命。更何况,谁在救人命,谁让人没了命,世界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于是我们每每都能看到,在抹黑中国抗疫的报道下,美国网友纷纷“倒戈”,一边驳斥《纽约时报》等媒体心黑眼瞎,一边赞叹中国高效抗疫所营造的安全环境。

就拿这次来说,看罢《纽约时报》的报道,不少美国网友先炸了锅,直言“美国都死了近90万人了,还是有些人假装站在道德高地上”。对此,曾就任于美国马萨诸塞大学医学院的生理学和细胞神经科学专家约翰·沃尔什可谓“一语中的”——“美国人并不像《纽约时报》编辑想的那样容易上当受骗。”

荒诞操作让人“没眼看”,可殊不知于《纽约时报》们而言,偏见为先、事实靠边,早已是“常规操作”。有时胡言乱语,声称中国人的幸福指数不如战乱中的利比亚人;有时无中生有,连中国搞垃圾分类都能被污蔑为“环保独裁”;有时贼喊捉贼,将自己历史上欠下的“血绵”债“嫁接”到“新疆棉”上……桩桩件件,用心险恶,什么客观中立、媒体操守早已碎了一地。

按照西方推崇的新闻价值理论,媒体应当是社会的“守望者”,是“响当当”的“第四权力”。但从现实来看,《纽约时报》等媒体显然离监督、反思等越来越远,甩锅、抹黑倒是愈发驾轻就熟,可悲可叹。

“媒体是社会的一面镜子。”西方媒体的职业操守滑坡至此,与社会之乱不无关系。以眼下的美国为例,疫情肆虐、示威游行不息,政治攻讦、贫富分化、种族主义等问题,不断以极端方式呈现出来。而面对多元复杂、根深蒂固的矛盾,从政治到社会,展现出的都是一种混乱不堪的状态。这种情况下,身在其中的媒体及从业者自然不可能独善其身。

有色眼镜戴久了,暴露的是自己的无知,丢掉的是自己的良知。新加坡前外交官马凯硕曾为西方国家提出一条建议:虚心倾听广大“非西方”国家的意见,首要一条就是放下对“不类己者”的傲慢与偏见,客观看待当今世界形势,公正评判别国发展实际。

忠言逆耳,西方媒体不知能否听得进去?当然,更重要的是,要反思的,不只是频频翻车、脸被打肿的媒体而已。


编辑:晁星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