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办吸毒馆”开张!美式禁毒还有多少奇葩表演?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评论员 鲍南

2021-12-04 17:07


窗明几净的隔间,温馨舒适的装修,崭新整齐的设备……近日,一家名为“用药过量预防中心”的官方机构在纽约正式开业,而它的服务内容是向“瘾君子”提供干净的针头,以及在其吸毒过量时进行救治。这家“官办吸毒馆”,也是美国向世界展示美式禁毒先进性的最新实践。

“官办吸毒馆”听着荒诞,在美国却炙手可热。据报道,西雅图、旧金山、费城等大城市,都曾把这一“公共设施”建设提上日程,罗德岛州更是着急争抢“全美首个合法毒品注射点”。但碍于上述各地行政机构的扯皮拖沓,即将卸任的纽约市长白思豪成功“后发先至”,率先通过了开设两家“官办吸毒馆”的法案,美国首批合法的毒品注射场所由此诞生。为此,白思豪难掩喜悦,将之视为重大政治遗产,还发表声明表示,“我很自豪地向这个国家的城市表明,在经历了几十年的失败之后,一种更聪明的方法是可能的。”在白思豪之流看来,想要彻底禁绝毒品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与其放任“瘾君子”用着肮脏的针管传播疾病、吸毒过量横尸大街,不如政府开个场子,还能救下几条人命,展示非凡的“慈悲心”。

作为世界最大毒品消费国,美国吸毒人口已达全国人口的六分之一,谋求“吸毒合法化”的美国政客不少。比如,美国不少州政府宣布民众可以随意购买大麻,俄勒冈州更是干脆允许海洛因、冰毒少量售卖。毒品之害人尽皆知,而美国的禁毒之道尤为奇葩,归根结底,还是不愿意、所以也找不到禁绝毒品的根本办法。

人命说起来关天,但毒品之于美国社会,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纯的威胁民众生命健康的问题。首先,制药公司、药店和医生形成了巨大的利益集团,为追求利润故意隐瞒阿片类药物的危害,放松处方管制,并投入巨资游说各级政府。其次,毒品往往成为选票政治、驴象党争的重点之一:有的议员希望大麻合法,以争取年轻瘾君子的选票;有的议员通过宣扬吸毒“自由”,打造“人设”;还有的议员单纯“为反而反”,根据党派利益调整对待毒品的态度。甚至,连总统对毒品的认识也大受党争影响:奥巴马认为毒瘾只是一种病,需要加大治疗力度;特朗普则认为毒品是墨西哥在薅美国的羊毛,走私者应当适用死刑。几十年来,毒品问题被资本与党争裹挟,也逐渐与种族歧视、贫富差距、财政赤字等根深蒂固的社会问题搅在一起,全社会无法形成统一认识,自然谈不上进行有效打击。

禁毒决心一日不下,积弊一日不改,美国剩下六分之五的人就会面临严重的毒品威胁,转变为瘾君子的概率就会大大增加。但是,对于这样的黑色未来美国政客向来“选择性无视”,他们所做的就是在任期里拖缓矛盾,哪管下台后洪水滔天。短视思维之下,一方面,“官办吸毒馆”“大麻合法化”等治标不治本乃至助纣为虐的政策不断出现。另一方面,政客们还积极转移焦点,意图把禁毒模范国家拉低到同自己一个水平。比如对中国,美国一会收买意见领袖,把中国“科普”成“全球毒品生产中心”;一会儿假惺惺悬赏500万美元抓中国“毒贩”,指责中国在控制芬太尼上“软弱无力”;一会儿又要对中国的戒毒中心进行“人权观察”,削弱成熟的禁毒体系。种种鬼蜮伎俩,滑稽表演,除了加剧自己的“毒瘾”之外别无他用。

社会问题爆棚,消极应对、转移矛盾的后果是什么,美国恐怕也不是一点不清楚。在禁毒领域公开播毒,这样的奇葩表演又要玩到什么时候?


编辑:胡宇齐


点赞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