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当政治棋子的立陶宛终将被弃
北京日报客户端 | 作者 汪圣钧

2021-09-16 20:35


近日,白宫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和立陶宛总理通话时,又在涉及中国主权的问题上妄称立陶宛面临着来自中国的“胁迫”。

近年来,立陶宛频频向美国提供战略支持:2019年在国家安全报告关注“中国威胁”,同时纵容“港独”分子在“波罗的海之路”纪念活动上开展政治活动;今年退出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公然宣布允许台湾当局以“台湾”名义设立“代表处”。

为什么立陶宛甘当美国政治棋子?几年来,立陶宛又得失如何?

苏联解体后,重新获得独立地位的立陶宛迫切希望获得美国的安全保护,而美国也乐意在波罗的海区域收获一个忠诚的马前卒。小布什在2002年访立时就投其所好,宣称“任何选择与立陶宛为敌的人都是美国的敌人”。立陶宛投桃报李,在美国应对阿富汗战争、乌克兰危机时,出钱出力、摇旗呐喊。皮尤研究中心2019年的民调显示,70%的立陶宛民众的对美态度十分积极,安全保障是重要因素。

立陶宛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在美国干预中东欧国家与中国的经贸合作进程中“派上用场”。美国的积极政治姿态并不能完全使立陶宛宽心,其迫切想利用美国施压盟友遏制“中国影响力”的时机,主动交一份更有分量的投名状,以在美国对华战略布局中占据一席之地。2021年,立陶宛退出中国与中东欧国家合作机制,但由于其经济体量较小,对整体合作效益并未产生实质影响。2021年4月,美国国会的一项加强美国同台湾地区关系法案使立陶宛嗅到自己“反中挺美”的新机会。

从结果看,立陶宛的行为不可避免地导致自身政治利用价值下降。第一,立陶宛以政治手段干预经贸合作,构成严峻的投资风险,包括中欧班列在内的国际物流通道建设已经开始避开立陶宛克莱佩达港,而邻国拉脱维亚的里加港将更可能获得青睐,成为中欧班列陆海联运的关键节点。

第二,美国在经济事务上能够提供的实质性帮助有限,其对“三海倡议”的注资仅有象征性的10亿美元,而对华竞争使得美国必须平衡考虑西欧与中东欧的能源安全利益,美德围绕“北溪2号”项目的博弈与妥协证明了这一点。

第三,立陶宛无视中国核心利益,相当于放弃了分享中国市场开放红利的可能性,其所擅长的高端服务业将只能寄希望于欧洲产业链的回流进程。

立陶宛的行为源自对美国战略重心转移的恐惧,唯有竭力充当急先锋才能维持“留住美国”的幻象。然而,用对华关系做代价博上位,注定在地缘政治对抗的邪路越走越远。有朝一日用不着立陶宛的时候,或许美国会耸耸肩平淡地说:“立陶宛人将不得不决定自己的未来”。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


编辑:崔文佳


5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