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暴乱背后的制度弊病
北京日报客户端 | 作者 黄玉沛

2021-07-20 18:57


火光冲天、枪声四起,连日来,南非多地爆发游行示威,声援以“藐视法庭罪”入狱的前总统祖马。随后,抗议活动进一步升级,演变为以夸祖卢-纳塔尔省、豪滕省为主的局部暴乱。

祖马入狱点燃民众抗议的火焰,而暴乱背后的历史原因更加值得深思。新南非自1994年开始政治经济转型,由黑白两元对立的经济体制向包容性与可持续性的多元经济体制转轨。在新旧制度转轨的缝隙中,黑人权贵精英与白人工商业资本家之间日益形成某种共识,即白人应当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让渡部分财产和资源,在经济领域做出某些让步或者赔偿,以解决种族隔离制度期间对黑人造成的种种不公平、非正义的问题。同时,南非黑人权贵精英也向后者承诺,通过“黄金问候”“日落条款”等多种政策扶持方式,保护白人工商业资本家和前政府官员原有的土地、财产、产业和工作岗位,双方共同分享权力,掌控南非经济发展的命脉。

但很显然,西式制度的舶来品,无法解决南非固有的社会政治矛盾,更无法克服由其自身制度性缺陷造成的腐败,不仅导致了寻租活动的肆虐,还引发了南非失业率高涨、社会贫富差距加大、社会治安不稳等现实问题。特别是进入新世纪,少数黑人权贵精英与白人资本家进一步结合形成精英联盟,通过“矿产与能源复合体”的形式,以非正式的社会关系参与南非矿山开发、能源供给、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等大型经济活动,从而使自身在行业中保持强大的竞争力,甚至有足够的能力“俘获国家”。对南非整个国家而言,这样的经济社会资源的再分配,是对本国市场经济秩序的极大扰乱,社会财富越来越多地成为权力的攫取对象,进一步加剧了贫富分化。

随着种族间、阶层间的撕裂进一步增加,任何一点火星都可以让暴乱上演。可以说,这一波局部暴乱,有新冠疫情的客观催动,也暴露了南非现执政党非国大内部的摩擦和分裂,更让世人清晰看到,“民主自由”的大旗下,真正水深火热的还是贫困大众。

需要看到,非国大仍处于不断摸索、学习并逐渐走向成熟的阶段,拉马福萨总统已多次发表全国讲话,宣布政府最新应对举措。就目前来看,暴乱并没有蔓延至南非全国,还局限在个别城市和地区,政府也没有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这说明局势仍然可控,南非政府有能力处理这次危机。期待南非的领导者们敢于对自己的政党、国家和社会进行更深入的改造和调整,将国民的愤怒与不安,转变成彩虹之国的奋进与希望。

(作者系浙江师范大学中非国际商学院副教授、南非斯坦陵布什大学访问学者)


编辑:张砥


6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