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播”身亡?“玩命”赚眼球当休矣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评论员 胡宇齐

2020-07-06 17:36


近日,一位年仅30岁的“吃播”主播去世,再次让人关注剑走偏锋、“玩命直播”的乱象。

所谓“吃播”,顾名思义,便是直播吃掉大量食物以吸引目光。为呈现出饕餮大餐的视觉效果,主播大多采取单一饮食,一次吃“XX只烤鸭,XX斤红烧肉”等,本质上就是暴饮暴食,长期如此,必然大损身体。比如,开头这位主播沈阳王先生,本来血压、血脂就高,在做“吃播”后,往往一天只吃一顿饭,平均两天直播一次。半年多的“吃播”生涯,为他收获了不少粉丝及打赏,但其体重也从200斤升到280斤,直到近期突然身体发麻、头晕目眩,医院连续抢救7天仍无力回天。年轻生命消逝令人扼腕,可平心而论,照这个吃法,出问题是早晚的事。

这已不是第一起“玩命直播”玩到殒命事件。早在2017年,便有“无任何保护挑战全世界高楼大厦”的26岁小伙坠亡,激起过一轮热烈讨论。放眼国外,类似事件也有不少,乌克兰女子直播酒驾殒命,美国情侣直播书挡子弹当场死亡……除了极限挑战、冒险活动等,直播平台上还有海量的吃异物视频,从黄鳝到辣椒、芥末,再到爽身粉,似乎任何东西都能直接塞进嘴里。凡此种种让人看得目瞪口呆,不禁为主播的人身安全捏一把冷汗。

主播们当然也怕危险,只是无法摆脱这条发财捷径:既无需多少技能,亦无需多少颜值,更不用天天加班加点,只要放弃底线、舍命一博,就可能一鸣惊人、名利双收。眼球经济之下,“打赏机制”有其存在的土壤,但同时也把许多梦想一夜暴富的主播,逼向了一条不归路。当直播成为职业,当打赏成为收入,行业竞争也就随之而来。在这个看似有丰厚回报的领域里,不知有多少涉世未深者在做着“发财梦”,又有多少人丢掉底线甚至生命……

透过直播乱象,流量生态病态的一面暴露无遗。在被称为“直播元年”的2016年,“网红美女”的美妆直播、游戏直播等都还能收获一票粉丝;而随着大量用户进入,取悦粉丝的门槛越来越高。为获青睐,主播们争得头破血流、无所不用其极,很多内容迅速朝着低俗化、猎奇化甚至恶趣味方向发展。走红的代价越来越高,主播的下限越来越低。

“玩命直播”让人不寒而栗,监管方、平台方必须负起责任,遏制和打击黑色甚至带血的流量,让悲剧不再重演,让直播摆脱劣质化的循环。


编辑:胡宇齐


6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