讳莫如深、疑点重重,美国生物基地究竟隐瞒了什么?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评论员 鲍南

2020-05-09 19:54


如果美方不断地讲透明的问题、实验室的问题,其实我想请他们做个榜样,首先开放一下那么多的生物基地,也让专家去调查一下。”在近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对于蓬佩奥喋喋不休抹黑武汉实验室的言论进行了掷地有声的回击。

作为中法新发传染病防治合作项目,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全球生物安全最高级别的实验室(P4实验室)之一。该实验室整个建设、验收过程都有法方参与,相关人员接受国际培训,最后获得P4级别认可证书也是在法国总理卡泽纳夫的见证下完成。实验室运行后,国际交流频繁,武汉病毒研究所举办了多次培训班,为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斯里兰卡等国家培训了大量科研人员,仅去年一年就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地的70余人次访问。可以说,武汉P4实验室自诞生以来,就一直运行在阳光下,从来就不是“黑盒子”。

已与武汉P4实验室合作了15年的美国病毒专家达斯扎克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武汉病毒实验室尚不拥有引发疫情的病毒。”同时,迄今为止所有有关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质疑,如“零号病人”“石正丽叛逃”“操作不当”等,最后都被证明毫无“实锤”。

然而,尽管事实摆在眼前,但一些人依旧选择装瞎。蓬佩奥之流“嘴炮”不休,目标除了“甩锅”诿责,背后还藏着什么?

要知道,作为世界生物技术的领头羊,美国拥有庞大的生物实验室体系。在国内,仅P3级别的生物实验室就有1495个;在境外,生物实验室则超过了200个。但这么多的实验室,美国的安全监管却没有跟上。据2009年报告,美国的P3实验室发生了400起事故,几乎所有实验室都发生过事故或是病毒泄露。乌克兰“反对派平台—为了生活”党也指出,15个美军生物实验室在乌境内出现后,当地暴发了一些危险的疾病。更惊悚的是,2001年席卷美国的炭疽恐怖,始作俑者就是美国实验室内部的一名专家,而他仅仅因为“情伤”就轻松盗出了炭疽菌用于报复社会。由此可见,整个美国的生物安全保护措施是多么不堪一击,一些美国专家也指出,“美国生物防御政策需重大变革”。

而在美国所有实验室中,得特里克堡基地无疑是疑云最多的之一。尽管该基地现在被称为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但实际上这里从1943年起就开始研究生化武器,并在二战结束后聘请日本731部队首脑石井四郎为顾问,大张旗鼓地进行过细菌战实验,对于越南人民贻害无穷的“橙剂”也由此地研发。因而,得特里克堡基地一直被认为是美军最大的生化武器研发中心。然而,该基地却突然于去年7月被关闭,理由是是净化废水的系统出了毛病。随着新冠肺炎在美国传播途径的不断清晰,美国国内要求美政府公布关闭得特里克堡生物基地真实原因的呼声越来越高,但官员们对此讳莫如深,不仅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网上的一些相关信息也被抹去。

新冠病毒是不是从这里泄露的,我们不会贸然下结论。但从官员顾左右而言他的话语,官方疑点重重、欲盖弥彰的操作来看,美国政客一定有很多东西在瞒着世界。当他们大喊大叫“透明”之时,最应该的是拍拍自己的良心,先给美国人民,也给世界人民一个交代。


编辑:范荣


14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