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旧国标电动车头盔还在卖!骑行者佩戴依然是少数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魏婧 李松林

2023-09-28 10:21 语音播报


热点


进入 新闻调查 阅读更多内容
+ 订阅

今年7月1日起,强制性国家标准《摩托车、电动自行车乘员头盔》正式实施。要求摩托车、电动自行车乘员头盔生产执行标准为“GB811-2022”,也就是俗称的“新国标”。按照规定,新国标实施后,A类盔(即摩托车乘员头盔)仍有半年过渡期,可以继续销售到12月31日;而B类盔,也就是电动自行车专用头盔,旧国标产品要求全部下架。

近三个月了,新旧国标头盔切换状况如何?记者走访多家店面发现,有店铺虽已将旧国标B类头盔自行下架,但暂未彻底退出市场。

门店——

应下架的头盔仍在售卖

“电动车优惠促销季,新国标3C认证头盔到货。”地铁张自忠路站附近,一家电动车行的窗户上,绿底白字的条幅醒目。尽管店内没有摆放专门的头盔售卖货架,听闻记者来意,老板指着一个纸箱,“60元一个,我们一般客户买车就送。”

“绝对是新国标!老国标的不能卖,要被查的。”当记者询问头盔的品牌和标准时,老板连连保证。说罢,他拿起一个头盔,使劲往地面连砸数次,“你看这砸不坏的,卖出去得有100多个了。”记者注意到,该头盔产品名称为“摩托车乘员头盔”,有3C标识,执行标准为“GB811-2022”。

附近其他店面情况如何呢?东四十条沿街有多家电动车行。一品牌店面的墙上,专门设置了头盔货架,摆放约20个不同颜色的头盔。“下面的69元一个,上面的120元。”店员介绍称,价格差别除了品牌因素外,“120元的头盔更透气些。”

记者仔细检查69元头盔内部,发现其产品种类为“GB811-2010 /B类”。也就是说,这是一款两个多月前就应下架的旧国标头盔。而价格较高的120元头盔,产品种类同样为“GB811-2010 /B类”。当记者质疑这些头盔不符合规定时,店员才解释,店里还没有新国标头盔,“都是老的。新国标的还没发货来。”

类似情况,在百米外另一家电动车行内也存在。该店的货架上只有一个头盔,同样为旧国标。店员十分警惕地表示,这款头盔仅作展示使用,并不出售。“新国标头盔还在进货,现在没有。”

在南二环外一家品牌店面内,墙上挂有十余款头盔,店员介绍从下至上分为68元、98元、138元、158元几档。记者注意到,68元的头盔上还贴着“赠品”标志,咨询得知,如果在店里买车,可以用19.9元换购这一款。

该款“赠品”拎在手中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分量感”。细看内部、吊牌等,找不到产品种类,新旧国标无从得知,也没有检验合格证明。而上面几排价格更高的头盔,吊牌均显示为旧国标的“GB811-2010 /B类”。

在此前举办的“头等大事,保命新盔”解读头盔新国标媒体研讨会上,有业内专家提示,“新国标”发布前,80%的头盔都不能达到安全标准,而一些商家赠送的头盔也多为不合格产品。劣质头盔在事故中极容易破碎,不但不能保护骑乘人员,反而会造成扎伤等二次伤害,被称为“头顶上的刀片”。

空白——

合适的儿童头盔不好找

记者注意到,在适用性方面,实施近三个月的“新国标”充分考虑到亚洲人的头型尺寸,兼顾成人和儿童的需求,对摩托车和电动自行车两种头盔尺寸均进行了完善。将旧标准的大、中、小,三个头型规格,细化修改为A、E、J、M、O五个头型规格,增加了“特小”与“特大”两个尺寸。其中“特小”规格,适合于4至10岁儿童佩戴。

然而实际走访中,记者发现线下挑选合适的儿童头盔较为不易,市民大多被建议“去网上看看”。

“儿童头盔?没有了。”某品牌电动车店员听闻需求后,表示此前店内也有适合儿童头型和尺寸的头盔,但早已卖完了。“一般买头盔的都是成人,儿童头盔卖得太少了。”

一家电动车店内,有售老虎、小猪、奥特曼三种形象的儿童头盔,已经算是记者所见最多的店面,均为旧国标产品。“可能厂家生产的量就不是很多,所以我们本身进货就少,平时路上也没见着有多少大人给孩子戴头盔的。实在挑不着合适的,我们都建议去网上买,网上种类款式多啊。”

记者在网购平台搜索儿童头盔,产品价格从三五十元到一两百元不等,多为“B类半盔”。宣传侧重可爱萌趣、轻巧透气、亲子同款等,虽不少产品宣称经过新国标3C认证,但细看产品详情中贴出的证书,产品标准与技术要求显示GB811-2010,仍为旧国标。客服给出的解释是,“3C新规在7月推行,目前很多实验室都没有新规扩容检测,所以暂时都是按原国标GB811-2010执行的。”

此前给孩子买过头盔的赵女士,认为网上购入头盔风险较高,要多多留心。“十元二十元的头盔不少,价格五花八门,要仔细阅读很多产品信息,找到靠谱的不容易。”她呼吁,线下电动车门店或维修点,也可以适当进货一些靠谱的儿童头盔,方便有需要的市民。

尴尬——

戴头盔骑行者仅为少数

据北京市交管部门统计,今年上半年,北京市电动自行车事故同比上升三成,电动自行车亡人事故已占全市交通亡人事故的29%,其中超过六成的驾驶人死亡原因是颅脑损伤。

发生道路交通事故时,头盔是保护电动自行车驾乘人员生命的重要装备,选择质量过关的头盔并正确佩戴,其意义不言而喻。而围绕头盔新、旧国标探讨之下,一个尴尬的现状是,无论哪种头盔,骑行者的佩戴情况均不乐观。

下午4时许,东四北大街和东四十条相交十字路口,人车穿梭繁忙。随着直行红灯亮起,从南至北的非机动车道上,等候的骑行者渐多,不一会儿就汇集了近20位。经过记者点数,佩戴头盔的电动车骑行者仅6位,占比约三分之一。

在十字路口西南角,由于附近有学校,每隔一会儿就有带着孩子的骑行家长。他们几乎都没有佩戴头盔,更不用说给孩子戴儿童头盔了。当绿灯亮起,路口一角的电动自行车和快递外卖车,便迅速起步,往北或往东混入电动车流中,看得人胆战心惊。

《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第十六条规定,驾驶电动自行车只可以在驾驶人座位后部的固定座椅内载一名12周岁以下的儿童,但骑行者“一带二”的情形也时有发生。傍晚,在安乐林路上,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一前一后带着两个孩子骑车。坐在后面的孩子稍大,站在前面的孩子还很小,三个人都没有戴头盔。

一位母亲带着女儿,小女孩倒坐在后座上,用手托着下巴靠在储物箱上。三个人分骑两辆电动车,并排而行,边骑边投入地聊着天儿……记者看到,路上的普通骑行者绝大部分都没有佩戴头盔,所见佩戴了头盔的骑行者,以外卖配送员为主。

“送两个孩子,那就得装两个书包三个头盔?车上可没有地方放”、“没有强制戴吧……”在新规刚刚推出时,记者注意到曾有家长群进行了一番探讨。但多围绕交警查不查、有没有人管等“分享经验”,头盔的安全意义,仍未引起家长们足够重视。

数据显示,正确佩戴安全头盔,发生交通事故时能够使骑乘人员的受伤率下降70%、死亡率下降40%。根据《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第十六条规定:本市鼓励电动自行车驾驶人佩戴安全头盔;电动自行车搭载12周岁以下儿童的,鼓励为儿童佩戴安全头盔。


编辑:匡峰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