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时深度:印欧经济走廊,“大买卖”还是“画大饼”?
环球时报 | 作者 苑基荣 黄培昭

2023-09-22 08:03 语音播报


热点

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新德里峰会9月10日落幕后,国际舆论围绕美印试图打造一条“现代香料之路”、并以此挤压或替代中国“一带一路”的议论持续不断。美国、印度、沙特和欧洲多国领导人在峰会期间的一场边会上签署谅解备忘录,宣布将共建“印度—中东—欧洲经济走廊”(简称“印欧经济走廊”,英文缩写IMEC)。这项拟议中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将通过铁路与海运网络,连接南亚与海湾地区的东部走廊、中东与欧洲的北部走廊。不过,这个意图改变地缘政治和经济的跨地区项目,因为规模过于庞大、参与国心态各异而面临诸多挑战。这条雄心勃勃的走廊会成为美国总统拜登声称的“大买卖”、印度总理莫迪描述的“合作、创新与共同进步的灯塔”吗?还是会像一些国际媒体担心和中东学者嘲讽的那样,只是替代美印之前的设想和“画饼充饥”,最后草草收场?

美印牵头的“大买卖”?

印欧经济走廊正式提出后,记者梳理了国际上的种种议论。一个集中的说法是,该项目是美国全球围堵中国的战略组成部分之一。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中东与北非项目学者艾哈迈德·阿卜杜认为,这是美国为达到其战略目的而采取的一个手段。拜登希望通过该走廊项目促进沙特与以色列进一步和解,以此遏制伊朗和中国在中东不断扩大的影响力。美国除欲借此重塑中东地缘政治和经济格局、缓解海湾国家之间的猜忌、减少以色列与海湾国家的紧张关系外,同时想通过该走廊加强印度—阿联酋—以色列—美国组成的“中东新四方”(I2U2)机制和七国集团领导下的“全球基础设施和投资伙伴关系”(PGII),以此来对抗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据美国白宫网站介绍,IMEC项目包括“两廊一路一网”:连接印度和波斯湾的东部走廊,连接中东与欧洲的北部走廊,“一路”是连接沙特、阿联酋、约旦、以色列等中东国家的铁路,“一网”是连接印度与中东、中东与欧洲的跨境陆海联运网。在“印欧经济走廊”框架内,参建各方还将铺设电缆和数字光缆。

如果这条“现代香料之路”建成,覆盖地区经济规模将占世界经济总量的一半,人口占全球的40%。总部设在美国的“中东观察”网站刊文称,该走廊表明美国想打造一个“一带一路”的替代方案,并迫使中东国家和印度作出“非此即彼的选择”。美国的目标是改变海湾地区的发展轨迹,通过将印度纳入地缘政治和经济的新组合,削弱中国的影响力,改变“美国主导安全、中国主导经济”的双重结构。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网站称,在全球供应链随地缘政治局势不断变化和调整之际,IMEC被视为用来遏制中国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为此,美国极力推动,拜登称这个由美印牵头、中东和欧洲国家参与的项目是个“大买卖”,是此前美国提出的中东铁路网项目的扩展版。从地区层面看,这是I2U2机制首个拟落地的合作项目,而且美国还企图拉拢更多“盟友”加入,建立跨越南亚、中东和欧洲的小圈子。从战略层面看,美国企图效仿中国,通过建设大型经济走廊,将中国影响力挤出中东。

不少印度媒体关注的是印度积极参与,并想借此实现大国梦想。印度《德干先驱报》近日刊发印度金达尔全球大学副教授甘贾·辛格写的评论文章,他认为,印度想通过这个已经酝酿了两年半的走廊项目置身于全球互联互通的版图上。印度选择了在中国10月份举办“一带一路”第三届高峰论坛之前宣布该项目,而且想在未来60天内制定出行动计划,吸引更多国家加入。文章还写道:印欧经济走廊不仅将使印度和欧盟间的物流时间缩短40%,从而促进印度制造业发展,而且还是印度巨大的地缘政治胜利。由于美国贸易禁令正在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印度加强与美国的关系,可以获取新的贸易交易和技术支持,而该走廊正是印度努力的方向。在走廊酝酿过程中,印度《商业标准》网站去年曾报道说,在IMEC框架下印度与比利时签署了获得芯片制造技术的协议,比利时的尖端技术将转移到印度,在印度设立半导体工厂。

《印度斯坦时报》评论说,“印欧经济走廊愿景宏伟,是最雄心勃勃的跨国、多区域地缘经济和地缘战略项目”。对于印度和美国来说,这是对抗中国的一种方式。这将成为印度未来几年扩大外交政策、参与全球经济的核心内容。印度“wion”网站文章也直言不讳地说,印度的这条“新香料之路”可与中国“一带一路”相抗衡。

“新香料之路”面临三大挑战

国际舆论对参与印欧经济走廊的中东和欧洲国家出于什么考量,以及该项目面临的挑战也有特别的解读,如“中东国家希望借此在中美竞争中增强独立性,获得利益最大化”。“中东观察”网站近日刊文称,沙特、阿联酋加入IMEC后,将与美国、欧洲和印度的关系转变为“多层面伙伴关系”,其中“能源是核心支柱,但不是唯一支柱”。沙特《阿拉伯新闻》网站援引海湾合作委员会一位官员的话说,“对海湾国家来说,这对中美两国和中东来说可能是一个三赢局面”。从长远来看,该走廊有创造就业机会的潜力及促进印度与中东贸易增长的可能。海湾国家还希望该走廊可以缓解该沿线国家的紧张局势。

总部位于伦敦的欧洲外交关系协会近日在其网站上刊发了该协会中东与北非项目主管朱利安的一篇文章。朱利安认为,尽管西方想为中东国家提供“一带一路”替代方案,但海湾国家只是将IMEC视为建立全球新秩序的契机,让它们可以用该走廊最大限度地获取自身利益。他同时认为,欧洲想借此走廊深入介入中东事务,同时搭乘印度快速发展的顺风车。朱利安表示:“该走廊是一个影响力交叉点的项目,可以让欧洲在多极化的中东发挥作用。”

谈及印欧经济走廊面临的挑战,印度《商业在线》刊文列出三大挑战: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挑战是融资难,该问题预计将在未来两个月内有所进展。融资难题还在于过度依赖私营部门的投资,但私人投资者可能会在核算成本后望而却步。第二个挑战是建设跨国铁路、公路和港口需要高水平的协调与规划。第三个挑战是该走廊经过约旦和以色列,将面对潜在的地缘政治挑战,需要经济和外交策略的微妙平衡。

作为印欧经济走廊背后主要推动者的美国,预计会主导印欧经济走廊的规划与操作,并提供部分融资。相关报道称,拜登将对IMEC的投资描述为“改变游戏规则的投资”,该计划目前通过赠款、联邦融资和私营部门投资筹集了300亿美元。不过,美国政府债务状况严峻,此前提出的诸多对外投资项目都难以落实。如果完全依赖海湾国家投资,无疑将引发这些国家的不满。

还有专家认为,IMEC的参与国同床异梦,政治炒作高于经济价值。艾哈迈德·阿卜杜分析称,对印度来说,打造该走廊的目的是寻求经伊朗通往俄罗斯南北运输走廊的替代路线。对沙特和阿联酋来说,该走廊吻合两国更广泛的经济多元化计划和制定更加独立的外交政策努力。不过,作为该走廊的中心节点,约旦一直保持沉默,以避免内部一些势力对本国与以色列做生意作出强烈反对,而这会让走廊前景进一步复杂化。他还表示,尽管据估算通过印欧经济走廊,货物从孟买到欧洲的时间要比走苏伊士运河快40%、成本降低30%,但考虑到沿途每个港口的装卸成本和时间,及未来过境通行费等,这两个数据听起来有些夸张。该走廊基础设施建设是另一个障碍,如一些中东国家的铁路系统老旧,需要改造。此外,法规、税收和海关程序都需要保持一致。最重要的是,该走廊成功与否取决于印度、中东和欧洲的经济增长和需求,而这又取决于全球经济复苏的程度。如果该走廊可行,可能至少需要10年时间才能实现。

IMEC的前景还取决于各国政治意愿。《印度斯坦时报》分析称,美国通过外交手段将欧洲、中东和南亚3个地区整合起来,但明年大选后如果像前总统特朗普那样的反多边主义者重返白宫,那么,美国对该走廊的承诺恐怕就会发生变化。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一篇题为《印欧经济走廊能给中国带来资金上的竞争吗?》的文章称,这个雄心勃勃的走廊项目过于复杂和庞大,以至于无法见到曙光。谈到项目可能失败的原因,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南亚研究所所长迈克尔·库格尔曼表示,这里面一些已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不想与中国对抗。没有参与“一带一路”的印度还与伊朗、俄罗斯推动南北走廊项目,但该项目同样面临诸多障碍,特别是美国对相关国家的制裁越来越严重。

“如果为了对抗中国,只能是画饼充饥”

印欧经济走廊的东线将从印度孟买开始,穿越印度洋到达阿联酋的迪拜和杰贝阿里。北线将结合陆地和海上航线,一条陆路铁路将穿越沙特、约旦和以色列,一条海路将连接以色列的海法和希腊的比雷埃夫斯,然后再通过铁路进入欧洲。

在法国等欧洲国家表示支持该项目的同时,中东地区已经出现不同声音。“从东方到西方的最合适贸易路线必须经过土耳其。”完全绕过土耳其的印欧经济走廊项目很快引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不快。《印度斯坦时报》就埃尔多安的表态写道:“土耳其又回到憎恨印度的时代了吗?”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土方已抛出替代方案“伊拉克发展之路”,正与伊拉克、卡塔尔、阿联酋密集谈判,有望“未来几个月”确定这个新项目。该项目计划打通伊土两国的石油供给线,拟分3期投入170亿美元,第一期于2028年完成,最后一期2050年完成。但美国智库欧亚集团欧洲部的学者认为,土耳其同样缺乏资金,而海湾国家会担心没有“太好的回报”。

谈及国际舆论对印欧经济走廊的种种议论,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研究所执行所长楼春豪告诉记者,相比其他参与方的经济动机,美国、印度有更强的地缘政治动机。他认为,该走廊目前仍在“倡议阶段”,能否真正落地还有很大变数,包括资金来源、中东地区局势变化带来的影响等。比如,印度之前有过很多对冲“一带一路”的倡议,包括“季风计划”以及同日本联手提出的“亚非增长走廊”等,目前看进度都明显慢于预期。楼春豪表示,对中国而言,如果印欧经济走廊能推进,会给我们带来一定的竞争,特别是涉及中东地区港口的项目。但他相信,中国倡导共商共建共享,所以也可以从印欧经济走廊中找到合作空间。

吉林大学国家发展与安全研究院副院长郭锐告诉记者:“既要看到印欧经济走廊操作的难度,也要关注该项目的进展。”他分析说,印度推动南北经济走廊项目多年,目前还没有太大进展。同样,地区国家之间的历史纠葛和合作意愿会制约印欧经济走廊的有效落实。此外,美欧的铁路建设能力有限,印度和其他国家缺少完整的工业体系、基础设施较为落后,难以承担建设任务。在郭锐看来,印度和中东之间已有较为完善的海运进行贸易往来,再投入资金进行铁路建设无疑将耗费更多成本。而且印度和欧洲之间的贸易量有限也牵制了印欧经济走廊的长远发展。不过,他也提醒说:“不能忽视印度在与中东国家合作时的一些优势,如印度在中东的侨民多达800万,与一些中东国家的关系也很密切。”

埃及外事委员会委员、《金字塔报》专栏作家贾巴勒告诉记者,印欧经济走廊显然是冲着中国“一带一路”的,其结果很可能是口惠而实不至,最终草草收场。他认为,如果该项目的初衷是为了对抗中国、实现美国的自由繁荣,那么它是不可能实现的,只能是画饼充饥。贾巴勒强调说,中国给“一带一路”共建国家带来的是希望之路,是人们追求幸福的共同富裕之路,谁都可以参加,而且不设任何政治、外交或意识形态方面的前提。


实习编辑:赵司尧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