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故冬奥 冰雪奇缘 | 曾经冰强雪弱的北京,如何成为全国最爱滑雪的地区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侯莎莎

2022-01-20 07:07


北京人爱玩儿,爱运动,即使是在寒风凛冽的冬季,北京也从不缺少活力。但在很多老北京人的印象中,冬季运动冰强雪弱。一提起冬天玩什么,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去什刹海溜冰。想玩雪,先天条件不足。滑雪刚进入北京人的视野时还被认为是“贵族运动”。然而,从北京有了第一个人工造雪的小雪场起,28年间,滑雪在这里早已成为一项大众娱乐运动,而北京也荣升为“全国最爱滑雪的地区”。

首个滑雪场被称“小山包”

20世纪末的北京,经济飞速发展,本就热爱生活、爱玩儿爱运动的北京市民,积极接纳各种新鲜事物,从中“寻乐子”,而滑雪正顺应了这种需求。

1994年1月,在西三环丽泽桥东南侧的丽泽公园内,全国首个人造滑雪场开业了。

1994年1月27日《北京日报》1版报道,本市首家人造雪场——大洋龙马滑雪场正式接待游人。

这处大洋龙马滑雪场总占地2万平方米,由中韩合资。滑雪场从欧洲引进机械,在零下4℃以下用造雪机造雪。除冬季滑雪外,其它三季还可滑草。当时,世界上只有韩国和日本有这种人造滑雪场。

1995年1月,北京市民在大洋龙马滑雪场嬉雪。该滑雪场是全国首个人造滑雪场。 张燕辉/摄

滑雪场规模其实很小,在当年的报道中甚至被描述为“小山包”——“滑雪场由人工堆起的一座十二米高、六十米宽的小山包组成,游客可享受如同在大自然雪地滑雪的乐趣。”雪场内也只有两条雪道。

虽然规模小,也谈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滑雪,但这个滑雪场开业的第一年还是接待了4万多名游客。“滑雪”这个词也进入了北京普通市民的视野。

亚布力处处响起“北京腔”

1996年,位于哈尔滨的亚布力滑雪场正式对普通游客开放。在此之前,真正意义上的滑雪运动在中国还仅限于专业运动员以及外国滑雪爱好者参与。

亚布力是当时亚洲最大的滑雪场,雪场内有高、中、初级滑雪道11条,旅游滑雪缆车3条。

脚踩滑雪板,从高高的山顶风驰电掣般冲到山脚下,不少北京年轻人一下就被吸引了。去亚布力滑雪,成了一件时髦事,马上就进入北京人的旅游线路名单。老一辈儿北京人还在什刹海冰场中驰骋,新一辈儿北京人已经开始奔向亚布力了。

1999年,亚布力滑雪场吸引了包括北京人在内的很多游客。图为游客在体验滑雪圈。 周确/摄

到亚布力滑雪需要先乘飞机到哈尔滨,再转乘火车、旅行车前往亚布力。但旅途的奔波挡不住人们的热情。

据本报1998年春节的报道,北京人出游的国内线路集中在两南一北——云南、海南、东北。东北线路中,亚布力成为旅游新热点。亚布力旅游管理局的统计显示,春节期间,每天到亚布力滑雪的都有2000人左右,其中北京人占到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8家主要旅馆天天客满,到处都能听到“北京腔”。

北京人成了全国最爱滑雪的

很快,北京自己也有了真正的滑雪场。1999年,延庆出现了北京乃至华北地区第一家真正成规模的人工降雪滑雪场——北京石京龙滑雪场。开业第一年,雪场接待游客不到2万人次,第二年就翻了三番。

接下来的两年里,滑雪场在京郊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门头沟灵山建起3万平方米的天然滑雪场;密云南山滑雪场建成高、中、初级雪道4条,并拥有中国第一条U型单板滑雪道;怀北国际滑雪场雪道长3100米,落差238米……2001年年底,北京已有一定规模的滑雪场6家,总面积80多万平方米,日接待游客达15000人。

2000年冬,门头沟、延庆、平谷纷纷建起滑雪场,10多个小山村成为旅游新热点。图为游客到灵山新建雪场滑雪。 李泉/摄

滑雪成了北京人冬季娱乐的新宠。每到周末,京郊的滑雪场处处人头攒动。2001年春节,位于延庆海陀山的石京龙滑雪场迎来客流高峰,每天来滑雪的都有上万人,滑雪板租赁价格由节前每小时80元涨到了95元,但依然挡不住热情的市民。租滑雪板的大厅里,开票的人排起长队。滑雪场外的马路上,仍有源源不断的游客开着汽车赶来。

京郊“蜂拥而起”的滑雪场,使爱好冰雪的市民无须远足了,2002年,记者从市旅游局获悉,前往亚布力的游客已经大为减少。

2002年春节前夕,一位小雪迷在门头沟龙风滑雪场像模像样地学习滑雪。冯民/摄

2002年2月2日《北京日报》6版报道,京郊“蜂拥而起”的滑雪场使爱好滑雪的市民无须再远足亚布力。

2004年1月,朝阳公园亚布洛尼滑雪场正式开业,这是北京第一家城市滑雪戏雪乐园。2005年夏天,以我国滑冰世界冠军叶乔波名字命名的北京首家室内滑雪馆“乔波滑雪世界”在顺义区牛栏山镇建成……

2004年1月,朝阳公园亚布洛尼滑雪场正式开业,这是北京第一家城市滑雪戏雪乐园。刘新华/摄

新雪场加紧建设,老雪场不断升级。皑皑白雪中,北京的冬天充满热情,充满活力。

《2016年度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2016年全国共有滑雪场646家,从接待量看,拥有120多家滑雪场的黑龙江省的接待量排第二位,为158万人次;而北京尽管只有20多家滑雪场,却以171万人次的接待量位居全国第一。

从滑雪人群的来源地区看,《2017年度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北京是全国最爱滑雪的地区,滑雪人群占全国总滑雪人群的23%。

崇礼第一家滑雪场从北京拉投资

2015年,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了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权。

北京与张家口,早在1996年就已结下情谊深厚的雪中情。张家口崇礼最早的滑雪场就是从北京找的投资者。

1996年夏天,新中国第一个滑雪冠军单兆鉴来到崇礼,想为当时的国家体委寻找一处兼具竞技滑雪、普及性滑雪功能的场地。他的到来改变了崇礼的命运。

单兆鉴后来回忆,考虑崇礼的其中一条原因就是:“距北京近,还有一条高速公路。”

滑雪场可是个新玩意,建成后有人来吗?能带动旅游吗?崇礼县的干部们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从北京找来一位投资者。1996年冬,崇礼第一个滑雪场——塞北滑雪场开门营业。结果,投资只有几万元的滑雪场,一个冬天竟然纯盈利30余万元。

崇礼从一开始就瞄准了北京这个大市场。塞北滑雪场每年雪季都会在北京媒体重金发布广告,吸引北京的滑雪爱好者。到崇礼滑雪的人越来越多,崇礼开始修建更多的滑雪场。

2001年崇礼滑雪节瞄准北京市场,一些北京市民周末前往崇礼过滑雪瘾。

北京的“雪季”一般是从12月初到第二年的2月中旬,只有短短70天左右。北京的雪场一关,雪友们就“移师”崇礼,继续滑到4月份。还有一些资深玩家,觉得在京郊滑得不够尽兴,索性整个雪季每周都自驾去崇礼。

京张高铁开通后,崇礼太子城纳入了北京一小时生活圈,崇礼滑雪场的客流又有明显增加。早上从北京北站坐着列车出发,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到了太子城,滑上一天雪,晚上就能返京。

引来国际顶级赛事

北京飞速发展的滑雪产业以及北京人对滑雪的热情,引来各大国内外赛事的关注。

2003年,中国滑雪协会推出全国大众高山滑雪系列赛,全年一共设置6站比赛,其中3站选在东北,其余3站全在北京。

2010年年底,奥体中心体育场内,一座40多米高的单板滑雪赛台拔地而起。国际顶级单板滑雪比赛“沸雪”赛事在这里举办。这是“沸雪”首次登陆亚洲,也是北京首次举办世界顶级单板滑雪赛事及大型冬季户外运动赛事。“沸雪”隶属世界单板滑雪巡回赛,当时是其旗下级别最高、规模最大的六星级赛事。

2010年12月2日《北京日报》16版报道,世界单板滑雪北京赛(沸雪)将在国家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举办。

2013年年底,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世界杯北京站比赛在国家体育场“鸟巢”举行。这是该赛事首次来到北京,而且是史无前例地从雪山上转移到市中心的体育场内举办。

2018年1月9日,2018国际雪联越野滑雪中国巡回赛第五站的比赛在北京延庆万科石京龙滑雪场举行收官之战。潘之望/摄

高水平的赛事不断来到家门口举办,让北京市民有机会亲身感受冰雪运动专业运动员技巧、力量与速度融合之美,对这些运动项目更加了解和喜爱。北京这座城市也积累了更多冬季运动赛事的组织经验。

“羊倌”成了国际滑雪教练

申冬奥成功后,北京人的冰雪运动热情又上一个新台阶。

几年前,郎恩鸽还是延庆一个默默无闻、拥有300多头羊的“羊倌”,如今,他是北京首个农民滑雪队、张山营镇海陀滑雪队队长,拿下了国际滑雪教练指导员一级教学证书,成了国际滑雪教练!“过去我拿羊铲,现在我拿的是雪板。我完全没想到能把爱好变成可以实现的梦想。”

起跳、腾空、回旋,500米长的高级雪道上,一个小小的身影自由滑降、花式滑雪,引来一旁小学员们的阵阵欢呼。这是2018年雪季,6岁的王凯文在教同龄人滑雪。

小凯文是延庆有名的滑雪高手。他爱上滑雪来自家庭的熏陶,他的父母都是滑雪“发烧友”,小凯文8个月大时就被带进过雪场,从2岁开始滑雪。申冬奥成功后,小凯文一家的滑雪热情更高了,小凯文的滑雪成绩也是突飞猛进,他获得了首届京津冀青少年夏季滑雪挑战赛雪乐山站小组赛前十名,并受邀成为北京2022年冬奥会U型池表演嘉宾。

2018年,6岁的王凯文在教十几名同龄人滑雪。

和小凯文一样,北京参与滑雪运动的青少年越来越多,形成了一支雪上运动的生力军。申冬奥成功后,16个区都成立了业余滑雪队,大、中、小学的滑雪队和各级滑雪协会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滑雪培训机构等社会组织更是发展得如火如荼,政府还指导、创办了多项青少年冰雪赛事,大大促进了孩子们兴趣的培养和技能的提高。

2018年3月,成立不到一年的北京市青少年滑雪队首次出征全国比赛,就交出了令人惊讶的成绩单:在2017-2018年全国高山滑雪青少年锦标赛的8个项目中,北京队一共取得5个冠军,另外还摘得2银3铜。与同场竞技的专业运动员不同,北京队的小选手都是全日制在读学生,完全是利用业余时间在训练。北京青少年滑雪运动走出了一条不同寻常的发展之路。

2015年1月30日《北京日报》16版报道,申冬奥成功后,滑雪运动在北京再掀热潮,本市各家滑雪场客流量均上涨。

不管是北京冬季传统娱乐项目滑冰,还是迅速流行起来的滑雪,这么多年过去,虽然运动形式在变化中不断丰富,但不变的是北京这座城市对冰雪运动的热情。即将举行的北京2022年冬奥会,定将助力冬季冰雪运动文化的发展,圆梦三亿人的冰雪热爱!

参考资料: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新华社


编辑:王雯淼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