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我在职校当老师,这样帮学生撕掉内心“差生”的标签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孙毅

2022-01-17 09:47 语音播报


近日,“上职高没出息”,又成为舆论热点。长期以来,中职、高职等职业学校学生,被认为人生已经注定与成功无缘。

但近年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已经多次被国家层面明确。

记者采访了三位职业院校老师,他们的日常工作就是帮助职校学生成长。有人称他们是职校学生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们则说职校学生不是废纸,而是白纸,无论之前的经历如何,前途都可以在职校重新绘制。

让被边缘化的孩子走上舞台

还有一周时间,学校就要正式放假,这几天,北京工业技师学院环境保护与生物制药系班主任老师秦静,除了准备学期收尾工作,还在给学生们上网课。受疫情影响,2022年元旦后,学生们就开始了居家学习。

秦静是化学老师,同时也是班主任,现在带着两个班。这是一家中职院校,她迎接的新生,有很多是初中毕业,只有15、16岁的年纪。孩子们正值青春期,多数又第一次离开家,第一次过集体生活。“而且,说实在话,大家也都知道,我们的生源质量跟普通高中没法比。”秦静很坦诚,但从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即便有些孩子,在他们的家长看起来“一事无成”。

有一个北京女孩小丽,在初中阶段,就已经差点辍学——不愿意上课,不愿意在学校待着。等来到北京工业技师学院,秦静发现她,不只是学习问题,还有很严重的情绪问题。脾气火爆,易怒,经常和同学、老师吵架。“我不着急跟她谈学习问题,先做朋友。我是女性,也从她这个年纪走过来,就先找一些话题,比如聊聊她的兴趣爱好什么的。”

逐渐,小丽觉得可以信赖这个班主任,开始跟秦静聊起家常。原来,小丽2岁时,父母离异。父亲虽然担起抚养责任,但却忙于生意。小丽实际上是在大伯家长大。“而且,我了解到,她父亲一直拒绝生母接触她。”秦静开始做小丽父亲的工作,希望能联系到小丽母亲。最终,在共同努力下,小丽重新找回了母爱。“那孩子后来有一句话,给我感动坏了,她说,‘老师,我现在有两个妈妈了’。”小丽后来拿到了北京市三好学生。考上了北京化工大学的继续教育本科。现在,在某研究院工作,业绩出色。

有很多学生,都把秦静当妈妈一样看待。“我们有过一些摸底,很多学业落后的孩子,其家庭环境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单亲家庭比例较高。”作为授课老师,她要管学习。作为班主任,她还要管生活。爱睡懒觉、不爱洗澡、不会洗衣服等等,这些原本需要家长们关注的细节,秦静在悉心关照。

“在我眼里,他们都是好孩子,身上有闪光点,只不过,可能需要挖掘。”秦静很注意给这些“后进”的孩子表现的机会。他们学习文化课,比较吃力。但是在实训课上,往往表现出色。”新年晚会,她给每个孩子都安排表演的机会,让家长们看看孩子们在舞台中央的风采。

“这些孩子,可能长期被忽视、被否定。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可能从来没有走到舞台中央的机会。我想给他们机会。

秦静的学生,入学时15、16岁,毕业时21、22岁,从未成年到成年。“我们办过成人礼。当家长真的看见了剧变,看见了成长,他们都哭了,孩子们也哭了。”

帮孩子撕掉内心“差生”的标签

王玉军老师年近50岁,快人快语,带着一点山东口音,很有幽默感,他是北京财贸职业学院立信会计学院的辅导员。作为高职院校,王玉军的学生,多数是高中毕业,但也有贯通项目的学生,是初中毕业的未成年人。

有一个贯通项目的学生小菲,当时17岁。王玉军停顿了片刻,皱眉回想了一下,用了“非常有个性”来形容这个女生。“有文身,穿着时尚,是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也没法理解的那种时尚。”但是,这个未成年的小女生,对社会的认知却很深刻。“她跟我说:‘老师,有的人一出生就在罗马,有的人一辈子也到不了罗马。’”

小菲一直跟自己以前的朋友圈子纠缠在一起,不爱学习,经常挂科。“不过啊,补考她总能过,孩子聪明。”这种看似典型的“差生”,王玉军并没有就此放弃。“我不给任何学生贴标签,他如果在成长过程中,长期受到负面评价,造成内心有标签,我就帮他撕掉。”学校多年来一直开展“感恩”“爱心”“诚信”“责任”“创新”五板块财贸素养主题教育,在校三年间,每学期一个板块。“北京的孩子,都有一个特点,个人素质比较高,道理都懂,就是有些事,不愿意去做。我利用财贸素养教育契机,见缝插针,谈心谈话,用平等的眼光看待她。”王玉军私下也跟很多老师事先沟通,让大家都更关注一下小菲。

尽管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依旧我行我素,但小菲顺利从北京财贸职业学院毕业,进入首都经贸大学深造本科。发毕业证那天,王玉军跟小菲继续苦口婆心地唠叨:“进入新的学校,一定要好好学习,别没人管了,又放松自己。”小菲酷酷的,没说什么话。

很意外地,2021年3月,小菲突然给王玉军发了一条微信:“老师,这个学期所有的课,我都过了。而且,我想告诉您,我参加英语四级考试,也一次性过了。再过几个月,我还要考六级,等着我的好消息。”果然,六级考完,小菲又发了一条微信,是考试通过的好消息。小菲在微信里写道:“给老父亲一般的辅导员,看看我的成绩单。”

王玉军说自己当时吓了一跳:“我知道,六级对她这种基础的孩子,不好过。”他给小菲拨了电话。很多当初面对面没说过的话,在电话里,小菲敞开心扉,跟王玉军聊了一个多小时。小菲感谢王玉军没有把她定义成“差生”“坏孩子”,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刻,拉了她一把。“她说遇到一个好老师,人生有了新的方向,真好。”

把所有孩子都看成一张白纸

秦静被学生们当成了妈妈,王玉军是老父亲一般的存在,而寇明刚则是学生们口中的“刚哥”。

寇明刚是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生物工程学院的辅导员,是一个80后。他自己出身于教师世家,自小耳濡目染,掌握了一些跟学生们沟通的方法。“但是依然需要学习,需要与时俱进,了解现在孩子们在想什么。”为了能跟学生们保持同步,他尝试玩起了手游。“手速太慢,眼花,放弃了。尽管学生们带我玩,但我不想拖学生们后腿。”他知道电子竞技战队EDG夺冠影响很大,看到学生宿舍挂起了EDG战队旗帜,就抓住时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我以前看中国男足进世界杯,兴奋。你们现在看EDG夺冠,激动。都是因为,他们代表了中国。”

北京电子科技职业学院的课程设置,紧密贴合用人单位需求,有大量的实训课,而且考核以过程性评价为主。不再像义务教育阶段那样,用考卷定义学生,用分数筛选学生。“很多职业院校的孩子都有一个特点,学习书本上知识的能力,稍弱。但是实践、操作能力很强,他们很愿意在实训课上付出努力。”

课程上,学生们更容易接受。寇明刚的主要精力,就放在关心学生生活上。他说,学校长期以来都很重视立德树人方面的工作。学生们在宿舍卫生上的、情感上的、人际关系上的……很多问题,都愿意找“刚哥”聊聊。有个男生因为失恋,在校园里用头撞树。寇明刚跟他推心置腹地交谈,让他放平心态,重新树立人生目标。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孩子们的成长问题,从来不是他们自己的问题。有家庭的、有社会的、也有学校的。我们把他们看成一张白纸,在职业院校,我们再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重新绘制自己的未来。


编辑:王琼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