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骑手注册为个体工商户就能规避用工责任吗?看看这两个案例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代丽丽 通讯员 杨佳

2021-12-01 13:59


今年年中,很多骑手反映,他们在入职的时候,被诱导通过第三方的灵活用工平台注册为个体工商户,这样他们就与外卖站点成了合作关系,平台既不用跟他们签订劳动合同,也不用缴纳社会保险。这种将用工风险“甩锅”给个体工商户的做法,遭到社会诟病。

平台将骑手注册为个体工商户能规避用工主体责任吗?近期的两个劳动仲裁案例给出了答案。

外卖小哥蔡某于今年5月来到大兴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立案,要求与A公司确认劳动关系。而A公司对此并不认可,他们表示蔡某是以个体工商户名义承揽配送公司项目,双方属于平等的合作关系。

庭审发现,情况还挺复杂,里头还牵扯了一个B公司。而这也是外卖平台常用的做法——转包。蔡某注册了个体工商户,然后与B公司签订了项目转包协议,同时B公司与A公司也签订了平台服务协议,约定了蔡某注册的个体工商户可从B公司的平台“接活”。

乍一看,蔡某与A公司还真不存在劳动关系,但经仲裁委仔细阅读、查看,发现协议证据内容多为格式条款,并未写明蔡某的个体工商户承包的具体项目内容、履行方式等,也未有内容体现上述协议已经实际履行。

在接下来的庭审中,仲裁委发现蔡某提交的某平台手机APP薪资账单截屏中写有A公司薪资规则说明,A公司提交的与蔡某签订的配送服务费保密协议中写有蔡某为兼职骑手,在承接配送期间蔡某承诺正常出勤,不得无故旷工等内容。

仲裁委审理认为,A公司提交的配送服务费保密协议中写明在承接配送期间蔡某需正常出勤,不得无故旷工,可见,蔡某提供的劳动为长期性、专属性劳动,并接受公司的考勤管理,与A公司存在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与此同时,蔡某提交的某平台手机APP薪资账单截屏亦可显示蔡某的工资支付周期较为固定,工资支付主体为A公司,符合劳动关系提供劳动获得报酬的主要特征,所以蔡某与A公司之间具有人身、财产的从属性,具备建立劳动关系的主要特征,最终仲裁委对蔡某要求确认与A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仲裁请求予以了支持。

无独有偶。骑手孔某从2019年起在某商贸服务公司担任全职骑手。2020年8月,该商贸服务公司也搞了类似的一招——通过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将他注册个体工商户,然后进行项目转包。后来因为孔某在送餐途中不慎摔伤,因申请工伤认定需要,向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请。

仲裁委审理后认为,2020年8月后,孔某虽与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签订《项目转包协议》,但签订该协议系在某商贸服务公司安排、要求下签订,工资虽由某网络科技公司通过支付宝支付,但工资来源仍为某商贸服务公司;除签订协议、工资给付主体有变化外,管理方式、管理人员、工作内容等均没有变化。综上,应认定孔某与某商贸服务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

仲裁委提示,近年来,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一些用人单位为了降低社会保险、税收等成本支出,与人力资源服务公司或平台相关企业合作,诱导与其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注册为个体工商户,不正当地“去劳动关系化”,规避用工主体责任。国家虽然支持多渠道灵活就业,鼓励个体经营,但用人单位不得“巧用”国家政策“移花接木”冲击固定用工,否则只会给自身带来更大的用工隐患。


编辑:王雯淼


3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