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是长城,密云比怀柔的攻防设施更完备!古人为何这样设计?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于丽爽

2021-10-27 22:42


从2019年开始,北京市每年启动10个长城抢险加固项目。怀柔、密云、延庆、平谷、昌平等区都有涉及。这些项目设计、施工单位各不相同,如何取长补短、共同做好长城保护工作?

10月27日,怀柔区和密云区首次开展跨区互动,双方人员现场交流切磋长城抢险加固等保护项目的施工经验。

早上8时30左右,京承高速司马台出口外一处停车场里,一辆接一辆陆续开进来五六辆私家车。车上的人下来后相互打招呼、做介绍。这十七八个人都是参与今年北京市10个长城抢险加固项目的相关人员,包括怀密两区文旅局文物所负责人,各自抢险加固项目的设计负责人、施工单位负责人和工程师等,以及北京市文物工程质量监督站、密云古北口镇政府的工作人员。

汇合后,大家来到古北口镇正在进行抢险加固施工的长城上,走走停停,边看边聊,有讲解有争论,很是热闹。

“这个叫什么?怀柔长城墙体上没有这个。”对着垛口墙底部一个半圆形大洞,怀柔区的文物工作者好奇地问。顺着这个洞往下看,会一直看到城墙根;将身体探出城墙从外面看,城墙外侧大洞对应的位置好像从上到下被挖出一道道浅沟,上面深下面浅。

“这叫擂石孔,打仗的时候,敌人从下面攻城,城上面的士兵就把大石头、木头什么的从这儿推下去砸他们。”北京市文物工程质量监督站的工作人员刘秉涛答到。他同时负责怀柔、密云、昌平、平谷等区长城抢险加固项目的质量监督工作,这次交流活动就是由他促成的。

“为什么怀柔长城上没有?”大家追问。

“现存的擂石孔,昌镇基本没有,因为昌镇的防御压力不大。蓟镇主要集中在古北口—司马台—喜峰口长城一带,其他地方也基本没有。”刘秉涛解释,古北口一带长城之外一马平川,是敌人进攻北京城首选的突破口,因此古北口是军事防御重地,长城上的攻防设施要多一些。

接着这个话题,刘秉涛又给怀柔的同行们介绍了一下两区长城的差异。比如,古北口段长城敌台普遍比怀柔长城上的敌台大;怀柔绝大多数空心敌台内部都是砖砌的,而古北口段基本都是木质结构,经年累月,木头烂了塌了,如今很多敌台只剩四面墙,内部空空如也;比如,古北口段长城上障墙比较多且有特色,怀柔相对较少……

“以前我来古北口爬过长城,但当时不负责这项工作,也没从这个角度去想过。现在主管这项工作再来看,确实很长知识。”主管文物工作的怀柔区文旅局副局长郭大鹏告诉记者。保护长城不能闷头干自己的,兄弟区之间加强交流、取长补短、共同提高,才能共同保护好长城。这样的交流今后还要持续开展。

“这段没修,就是原始地面,也是一层灰盖。说明咱们修的时候,抹一层灰挤一层砖是对的,砖不用严丝合缝。”长期在怀柔修长城的怀柔古建公司工程师张凤明和同事王明顺交流。他们又一起就一些细节问题向身边负责密云长城保护项目施工的北京市文物古建公司负责人刘长春请教。

那边,怀柔密云两区的长城保护项目设计师则以探讨为主。“这儿现在是拿木头支顶,算是临时措施。能不能就把这点墙给恢复了,展示一下它的原始样貌。”近几年一直在怀柔负责长城保护项目设计的设计师赵鹏问。他所说的地方是敌台的一个门洞,拱券上面的砖摇摇欲坠,抢险加固从下面加了木桩做支顶,但木桩一侧墙面砖也掉得七零八落。

“如果恢复这个墙面,恢复多大面积合适?接口处怎么做?恢复后有可能鼓出来,而且为了顺上去,可能越恢复越多,这个尺度不好把握……”负责密云抢险加固项目的设计师居敬泽答到。

设计师、工程师们热烈讨论,走在后面的怀柔区文物所所长张彤和密云区文物所所长李伟已经开始约下次交流的时间了。下一次,他们相约怀柔箭扣长城上见。


编辑:匡峰

于丽爽
北京日报社首席记者
613篇文章
+关注

7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