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布第一批水利遗产名录,昆明湖等7处遗产上榜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李祺瑶

2021-10-22 11:40


22日,作为中国大运河文化带“京杭对话”活动重要组成内容,“水利遗产与城市可持续发展”学术论坛在北京艺术博物馆举办。论坛上,市文物局、市水务局发布北京市第一批水利遗产名录,包括昆明湖、北海、白浮泉、广源闸、八里桥、清代自来水厂、澄清下闸遗址共7处。

水利遗产是见证北京城市发展的重要物质载体,为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这些珍贵文化遗产,市文物局会同市水务局组织有关专家,从全国第一次水利普查水文化专项普查名录中遴选北京市辖区内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作为本市第一批水利遗产。市文物局副局长凌明介绍,第一批水利遗产名录涵盖湖库、闸坝等水利遗产基本类型,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和突出普遍价值,将助力本市大运河文化带及全国文化中心建设。

当天,市文物局和市水务局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建立联席会议机制,在水利遗产等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水文化研究、水文化相关重要项目建设、水文化展陈展示及水文化宣传推广等方面加强合作,加强本市水利遗产的资源调查研究与认定,完善水利遗产管理体系。

第一批北京市水利遗产名录

1.昆明湖(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北海(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3.白浮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4.广源闸(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5.八里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6.清代自来水厂(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7.澄清下闸遗址(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

第一批北京市水利遗产简介

1.昆明湖

昆明湖,古称“七里泊”、“瓮山泊”、“大泊湖”、“西湖”。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内湖泊,属海河流域北运河支流通惠河水系。昆明湖的面积约为颐和园总体面积的四分之三,总面积有3000亩之阔。元代始为通州漕运的水源地,金代以后逐步建设皇家园林,清代京城用水的水源地和重要的皇家园林。昆明湖,北依万寿山,南向平野。昆明湖以西堤及支堤相隔分为东湖、西北湖和西南湖,新中国成立初期,总水面面积为204.9万平方米,其中东湖最大为125.8万平方米;西北湖(团城湖)水面积最小为35.4万平方米;西南湖水面积为43.7万平方米。昆明湖是由水源工程、调蓄水库、节制闸工程、堤坝桥梁等水利工程构成复杂工程体系,实证中国古代水利管理的高超智慧。

2.北海

北海是西城区北海公园内湖泊,属海河流域北运河支流通惠河水系。面积583亩,折合约39万平方米。东邻故宫、景山,南濒中海、南海,西接兴圣宫、隆福宫,北连什刹海,是北京城中风景最优美的前“三海”之首。与南部的中、南海,及什刹海是一个水系。水系早为永定河故道,后开挖为高梁河,元代又建通惠河作为漕运水道,建金水河为皇宫输水。这些湖泊古代为调蓄供水的水库。元至清三代,中南海与北海水域称太液池,有“燕京八景”之一的“太液秋风”,是现代中国保留下来的历史最悠久,保护最完整的皇城宫苑。

3.白浮泉

白浮泉,位于北京城北昌平区化庄村东龙山东麓,是元代白浮引水工程的源头,由元代水利学家郭守敬于至元二十九年(1292)主持开凿修建完成。白浮泉旁有都龙王庙,明洪武年间重修,明清时是著名的祈雨之所,是研究当时民俗风情的重要实物资料。

4.广源闸

广源闸,海淀区紫竹院地区五塔寺与万寿寺之间,南长河河道之上,始建于元朝至元二十六年(1289年),由郭守敬主持修建,是南长河上的一座古代水闸。广源闸平面呈西北-东南走向,闸口宽约13米,长约6米。广源闸的结构分为闸基、闸门、闸墙三个部分。两端闸墙的东西两侧的燕翅上各嵌有汉白玉石雕镇水兽一只,总共四只。广源闸历史上兼具调水、码头等功能,而且在闸上铺设木板便具有桥的功能,被誉为“长河第一闸”。

5.八里桥

八里桥,原名永通桥,位于朝阳区东部偏南,始建于公元1446年的明代三孔石拱桥,横跨在通惠河上,是通州至北京大道上的必经之处,因距通州八里而得名。

6.清代自来水厂

清代自来水厂始建于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位于北京市东城区香河园路3号,是北京的第一座水厂。该旧址保存了较为完整的厂区环境、自来水工艺布局,以及部分生产设施与设备,包括始建于1908年的来水亭、蒸汽机房、清水池、东直门水厂办公旧址、更楼、水塔等八座建筑,展示了清末民初时期北京自来水的水处理工艺流程、厂区风貌,是见证北京城市水务发展的重要实证,具有城市水务特有的工业景观特征和工业美学价值。

7.澄清下闸遗址

澄清下闸是元朝著名水利工程专家郭守敬为调节积水潭水位、满足漕船航运需要而建造的重要水工建筑物。该闸初名海子闸,分上、中、下三道闸口。元代元贞元年(1295)经元世祖忽必烈赐名“澄清闸”,后将其木质结构改为石材重建,起着调节河道水流不稳,控制水位的作用。澄清下闸位于北河胡同东口,经2016年考古发掘面世,主要保存闸口、闸墙、闸槽石、河底石等构件。澄清下闸是大运河重要人文遗产的最好见证,成为研究北京漕运和城市发展的重要节点。


编辑:王雯淼


18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