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专人揽活,收费随意,这样的“黑代驾”用不得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李松林

2021-10-14 10:07


“哥,刚刚到处找你,你怎么不接电话呢?快快快……”话音刚落,某私人代驾“噌”地从小板凳上起身,追随一西装男子快步去到几位客人身边。

记者调查发现,如今在一些商圈的饭馆、KTV周边,有少量“黑代驾”出没。他们有的是“单干”,有的则与他人联合,互相“帮忙”揽活儿。而这背后的种种安全风险不可忽视。

乱象

看导航定价格,有平台不上线

晚上12点30分,东四环中路京浙会KTV门前,几辆打着双闪灯的小汽车正在等人。人行道上,戴着头盔、身着工服的代驾师傅或低头看手机,或扭头张望四周,等待订单提示音响起。

一名坐在路边关闭平台订单趴私活儿的代驾

不远处黄色夜灯下,一名男子正玩着手机,乍一看与普通路人无异。而当询问是否是代驾时,他才说“是的,去哪儿?”从“装备”来看,该男子与其他代驾师傅明显不同——他并未佩戴头盔,黑色卫衣、牛仔裤和白色运动鞋的搭配也略显随意。听闻目的地后,该男子掏出手机,并在导航地图中输入终点。“6.6公里,你给60元吧!”查询距离后,他很快口头给出代驾价格,但对于具体计价标准,他并不愿意多言。

“过了晚上12点,起步价就是60元。你这不到7公里,我也不收你其他什么费了。”该男子表示,选择他代驾无需在平台下订单,只要到达目的地时扫码支付就可以。而对于有无驾照、是否安全的担心,该男子笑着回答:“没驾照我怎么出来干这个?啥时候走,我可能在这儿待不了太久。”

“我以前天天上线,现在不上线了,主要趴私活儿。”另一名身着某平台代驾服的师傅表示,自己有在市面主流的代驾平台注册,手机中的代驾系统等手续都有。之前代驾价格还相对不错时,自己干得就有劲儿,如今代驾工作“不好干”,于是才出来趴私活儿。

一名趴私活儿的代驾正在等候客人上车

不过,该师傅也表示趴私活儿并不容易,除了起步价会高于平台之外,每公里的计价标准几乎与代驾平台相差无几。他还透露,“黑代驾”最怕的就是趴私活时发生事故,“别人撞了你,他全责还好点。咱们撞了别人车,运气差点碰到豪车那就更难了。劝你别干代驾,不好干啊。”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代驾平台或代驾公司派单之外,类似现场“报单”趴私活儿的“黑代驾”正出没于一些热门商圈的饭店、酒店、KTV周边。他们的身份和工作性质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没有在代驾平台注册,纯靠自己“单干”,有些“兼职”意味;另一种则是有在代驾公司或平台注册,但为了获得更多报酬,选择关闭平台订单,直接线下与客人接洽。而一些顾客之所以选择“黑代驾”,往往则是因为不想等待代驾平台的排队高峰,或者贪图私下约定的“优惠”价格。

利益

保安前台参与,有专人揽活儿

有的“黑代驾”是靠自己“单干”,有的则与他人合作,甚至形成了稳定的“利益共同体”。记者调查发现,在三元西桥附近的时间国际大厦门前,“黑代驾”就需要给几名身份不明的人员缴纳费用,而这些人在收钱后则负责给“黑代驾”揽活儿。

“哥,刚刚到处找你,你怎么不接电话呢……”一名全身黑色西服装扮的男子,焦急地拍了拍路边小板凳上的张师傅。随后,张师傅立即起身,跟随该男子去到饭店门口的客人身边。几分钟后,客人互相道别,张师傅开上了一辆轿车离去。“老张走了,接下来你排第一啊,等着。”男子对坐在地上的身着某平台工服的代驾者说道。

“黑代驾”依照导航地图距离远近定价收费

在现场观察近一小时后,记者发现数名身份不明的西装男子不停在饭店和KTV附近走动,每当有饮酒客人需要用车时,他们便会对现场等候的代驾者“派活儿”。

记者以想要做“代驾”为由,与几名黑衣男子交涉。“想干代驾是吧?给我说就行,我就管这个,每个月交1000元。”其中一名男子表示,自己收钱后,一旦周边有顾客需要代驾,他就会给大家派活儿,“目前有5个人,你要来的话6个人。6个人不能再多了,人多了平均下来活儿就少了。”

游戏规则也很“公正”透明。“排队呀,有活儿就排队。”自称“负责”的西服男子介绍说,只要手头没事儿,随时可以来代驾,一般晚上8、9点钟过来就好。“每天接两三个肯定可以。起步价100元,送到附近酒店也100元,具体价格,到时候你问他们几个就知道了。”

东四环中路京浙会KTV门前的“黑代驾”

“你要现在就来的话,给500元就好了。”该男子说,即使没带驾照也可以代驾,只需改天给他一份身份证照片即可。“咱们这个正常说属于‘黑代驾’,但是一般没啥事,他们几个干了好几年了都。”不仅如此,他还透露,在某KTV基本都是保安负责干代驾,“那边生意不好,全是保安代驾,你去也不让你代驾。”

一名代驾行业人士表示,“黑代驾”江湖中,类似交钱与他人合作的方式不是秘密。某些酒店或饭店的前台也会与“黑代驾”合作,“一个月交300元或500元钱的费用。”

警示

“装备”随处可买,存在安全隐患

记者采访注意到,代驾行业的从业门槛参差不齐。即使是相对“正规”、不同规模的平台和公司,对于代驾者的驾龄等准入条件也不尽相同。而那些游离在平台之外,带有“兼职”性质、真假难辨的代驾者,其“装备”更是轻易可得。这在无形中,加大了风险隐患。

只要在电商平台搜索代驾装备,头盔、衣服、电动车等“装备”就不难找到。其中,代驾服装的款式、颜色与市面主流代驾平台的“装备”十分相似。甚至,一些商家还无所顾忌地表示,代驾马甲可以任意定制标识,单件价格低至15元左右。而相比于任意定制代驾服,在二手商品软件上,某些代驾平台的成套代驾服装也在售卖。

代驾装备的高度相仿和轻易获得,降低了市面一些“黑代驾”的入行门槛。甚至有“黑代驾”穿着的就是代驾平台或公司的真服装。这从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只要想私下做代驾,在具备驾照的基础上,个人买一套“装备”就可以上路“营业”。

有代驾从业者介绍说,目前黑代驾的衣服裤子等“装备”,主要有两种来源——一是网上购买,二是线下购买不再从事代驾工作的人淘汰下的旧服装,最低二三十元即可买到。“即使是‘黑代驾’,服装也是最基本的包装。因为喝酒醉酒后的用户,对于穿着代驾服的人,就有很大的信任感。”他举例,如果是知名代驾平台,衣服、电动车、头盔等全套装备下来往往要三四千元,而如果是“黑代驾”,成本最低可到数百元。

东四环中路京浙会KTV门前等候订单的代驾

“黑代驾”的风险是显而易见的。此前,多家媒体报道了“黑代驾”收费高、绕路等问题。而在行业人士看来,还有更大的风险和隐患。

“最大风险就在于没有订单可查。没有订单就没有记录,客人人身财产安全缺乏保障,即使撞车也没有保险。”一名代驾从业者表示。而一旦“黑代驾”产生了违章行为,车主往往也会找不到人配合处理。“不是说所有‘黑代驾’都不规矩,但因为缺乏保障,风险是很大的。”

建言

代驾行业尚待立法监管

不论是个人临时、“游击”性质的黑代驾,还是临时关闭平台、私自揽活儿的代驾者,究竟合不合法呢?

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表示,代驾公司的登记注册是在市场监管局,但如果涉及黑代驾问题,建议拨打12315或者12345投诉举报。12328北京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热线接线员表示,个人能否脱离平台私下做代驾,经查询目前没有十分明确的规定,因此无法确定。

有专家介绍,对于代驾这一新行业的发展,目前既没有专门的法律法规约束,也没有专门、特定的部门负责监管。“目前各代驾平台对从业者有一定门槛,但实践中真正的代驾行业的硬性资质门槛是没有的。”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说,“黑代驾”多收顾客钱是小事,万一出现人身伤害是大事。眼下对其打击力度不够,非常有必要持续加强打击。他认为,治理黑代驾会比较难。一般情况下,除了打击冒用平台行为外,代驾平台也没有权力治理黑代驾。对此,交通部门或许应承担起更多职责。


编辑:王海萍


9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