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 一栋楼13层,层层都是小广告!这东西真没治?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任珊 邓伟

2021-09-28 18:19


一张名片大小、形形色色的小广告,被张贴或喷涂在家门口、楼道间或路边公共设施上,不仅看着烦心,还极大污染了城市的面子和里子。存在多年的城市“牛皮癣”为何屡禁不止?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制作成本低、监管力量弱、处罚难度大,导致小广告容易复发,成为城市管理的顽疾。

13层楼层层都有小广告 

走进芳星园二区1号楼,灰白的墙壁上杂乱不堪,时不时冒出一张小广告:开锁、换气、办证……这是一座90年代的老楼,记者走访发现,13层几乎每一层的楼梯拐角、台阶上、电梯边、水管、消防栓上都被喷涂或张贴了小广告。在这些墙体上,明显有重新粉刷过的痕迹,但刷墙速度明显赶不上小广告张贴速度。

“没办法,你看我们也没个门禁,外人想来就来,乱贴乱画,完事了就走。”一位在门口遛弯儿的住户说, “前段时间更夸张,全是小广告,好像有居民找12345投诉过,物业来清理了。 ”

在gogo新世代小区,许多住户门口都被喷涂了开锁的小广告,上面的电话有被划黑、涂抹的痕迹,已经看不到具体的号码。管道井更是成了“重灾区”,密密麻麻分布着专通下水马桶、打孔等五花八门的广告信息,看得人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除了小区里的,路边地上、共享单车、电杆等也随处可见“牛皮癣”。急用钱扫码联系、高价收驾照分、小妹服务释放压力……记者走访方庄、刘家窑、蒲黄榆附近,许多共享单车的车筐里都被贴或涂上这样的广告,而且一块区域的广告比较统一,一看就是一批张贴的。在华威路马路东侧,一路走过来,电箱上、电线杆上、快递车上全被张贴了“楼房出租 三室一厅可分租”的小广告。

记者粗略统计发现,北京12345热线上,每天关于小广告的来电少则有三四十条,多达近百条,主要集中在市民举报楼道、街头某个点位泛滥的小广告。

制作成本低,花钱即可找人“扫楼派单”

小广告这样的城市“牛皮癣”其实已存在多年,也一直是相关部门治理重点,却一直“难去根儿”。记者采访发现,由于制作成本低,小广告印制分发也有完整产业链。

在淘宝网站,搜索“小广告制作”出来的店铺并不少,而且月销量都在几百起。“9乘5.4厘米,纸质不干胶,50元2000张,多了还能再便宜。”一家店主介绍,贷款类、开锁类、快递类小广告均可免费设计,2天能发货,撕开就能张贴,方便得很。有的网店甚至还能提供“公安备案 工商注册”、“民警提醒 安全提示”等虚假迷惑性字样的小广告。

记者注意到,不干胶小广告是目前市场上“主流”。“如果您想在墙壁或电线杆上贴得更牢固的话,建议做加胶特贴的,58元1000张。”一位店主极力推介。

除了张贴式,“墙体广告印章”也挺受欢迎,买家只需将广告内容发给过去,对方将印章制作完成后再寄过来,便宜的仅需30元左右。有的声称印油可盖于白灰墙、金属表面、电线杆,不仅盖得清晰,而且十年不掉色。      

做完小广告也能找专人散发或张贴。在网络上,搜索“传单派发”或“广告派发”,就会弹出各类公司承接该业务。“发给行人、扫楼派单、插车派单、地铁口派单,我们都能给你安排合适的人选。”一家声称从业十余年的网店介绍,如果派发给行人每人每天220元,扫楼、插车的稍贵,每天240元,从早上10点到晚上6点,一般能派发个400至500张,“效果您可以放心,我们派发开始后会定时发工作照到群里,您也能看到。”

监管和处罚难,只能加强巡视      

小广告由谁来治理?《北京市市容环境卫生条例》明确,任何人不得擅自在公共场所散发、悬挂、张贴宣传品、广告,不得在建筑物、构筑物等处刻画、涂写、喷涂标语及宣传品、广告。违反规定的,责令清除,没收非法财物和违法所得,并处1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1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罚款。其执法主体为城管部门,主要对象是城市公共区域内的小广告。但实际执行中,许多散发小广告的往往机动性强,相关部门很难“抓现行”,取证和处罚都存在难度。

至于小区里的小广告,则主要由社区和物业来管理。但许多楼道小广告“重灾”的小区,其物业管理水平相对较低,甚至没有物业。“我们小区没有门禁,外来人员不仅畅通无阻。有时打完12345举报,人早走了。”潘先生道出许多小区对小广告的无奈。

其实,对于反反复复的小广告,居委会和物业也十分头疼。“现在基层压力大,我们也缺人力。而且常常是这边刚清理,那边又贴上了,我们近期加大了巡查和整治力度,根据市民反映小区的问题,物业会安排人立即清理,现在每天巡视两次。另外,社区值班员每天早晚查看,需要就及时联系物业经理再次处理。”东花市街道相关负责人坦言,如果碰到贴小广告的人,也只能立刻制止,并勒令其离开,不能从源头制止这种行为。

治理小广告也需“疏堵结合”

“城市外面的环境已经很好了,但回家前的几十米,比如公用的电梯间、楼道、水管井上,小广告却轰炸一般,与外面整齐干净的环境形成鲜明对比。”针对社区小广告问题,市政协委员王剑男就曾提过提案,呼吁大家齐动手,关心家门口最后100米的环境卫生。

他认为,针对泛滥的小广告,一方面要源头治理,相关部门通过监控和加强人力,有可能抓现行,同时要加大处罚力度,形成社会震慑力。另一方面,这类小广告是城市社区服务提供不足的表现。除了治理,有效疏导也是重要一环。

“为什么有市场,说明大家有这个需求,如果小区的物业服务能跟上,或社会服务足够便民,那居民就不会在家门口的墙上找信任度不高的小广告。”王剑男建议,针对家电维修等类似服务,街道、物业可安排定向合作的服务商,价格合理透明,甚至对市民有优惠,市民就不会舍近求远。

北京正在创建文明城区。王剑男也提出,充分调动各方积极性,基层单位与职能部门要加强同居民的联系,共同营造良好环境的氛围。市民除了向相关部门举报小广告行为,还可通过周末大扫除、在职党员回社区报到等共同开展小广告清理活动,主动维护身边的环境卫生秩序。


编辑:匡峰


3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