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调查 | 在高碑店野蛮生长的“剧本杀”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宗媛媛

2021-07-19 09:50


选择一份剧本,扮演一个角色,花上四五个小时,在推理本里“找凶手”,或是在情感本里放肆哭一把,体验不曾有过的人生……

仿佛一夜之间,“剧本杀”成了年轻人的娱乐社交新宠。地处东四环外的高碑店,见证着这股风潮的兴起。近一年来,许多大大小小的剧本杀店挤进这片土地。他们希望从日益膨胀的市场中分一杯羹,却也不得不面对一个又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行情:方圆2公里内至少46家

“咱们约的本是吧?里边稍微坐会儿,等人齐了就可以到中式房间。”

周五傍晚6点,一波客人进店,张华鹏立即热情地打招呼。作为“叁公子剧本推理社”的老板,这个大男孩还在努力积累经验。

“之前玩过七八家,觉得前景应该不错,就想开一家试试看。”3个月前,张华鹏的身份从玩家转为店家。

选址是摆在面前的第一道关卡。“考虑过三里屯和国贸,但租金要比高碑店贵出3到4倍。”经过权衡,他选择在高碑店东区租下一套200多平方米的房子,“地上地下各一层,一年不到20万。”

除了租金相对低廉以外,张华鹏还看重这里的氛围。“附近有好多剧本杀店,更容易产生集聚效应,让玩家一提起剧本杀就想到高碑店,这对新兴行业来说其实是好事儿,毕竟抱团发展比单打独斗的抗风险能力要强。”

事实证明,与他持同样想法的店家不在少数。以高碑店东区为例,在点评网站上搜索“剧本杀”,方圆2公里范围内至少可以找到46家。其中,仅标注为“新店”的就有25家,其中一些甚至还没来得及上传图片等信息。而张华鹏的叁公子剧本推理社,已经不被视作“新店”。

沿着惠河南街向西,藏在一排排灰楼深处的“町晨剧本推理社”显然要更年轻些。今年5月,这家剧本杀店才开始营业。

“朝阳区本身就有潜在消费群体庞大的优势,而高碑店跟那些寸土寸金的商圈比起来,性价比又很高,再加上影视资源丰富,周围停车便利,的确适合开剧本杀店。”据老板九月介绍,尽管这里是新店,但规模并不小,“楼上4层、楼下1层,总共400多平方米,有中式、欧式等8个风格的房间,可以配合不同主题的剧本。”

作为活跃于高碑店的租赁中介,小杨也嗅到了市场行情的变化。“前几年火的是蹦床馆、轰趴馆,现在轮到剧本杀,这两天就带看了好几个,都是找整栋的,现在房源不多了。”小杨谈到,去年疫情期间,不少影视公司陆续搬走,房租明显下降,后来剧本杀火起来,房租也跟着有所回升。“像400多平方米的整栋,去年东区年租金最低只要20多万,这边也就30多万,但今年要40万左右。”

根据日前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剧本杀实体店的火爆还在蔓延。预计2021年,国内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超过150亿元,消费者规模或达941万,超七成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

运营:选本和招人是两道难题

张华鹏曾经以为,开剧本杀店几乎没什么门槛。但当他完成装修以后,才意识到现实远比想象中复杂许多。

“玩剧本杀的高峰一般在晚上,工作日也要到三点左右。赶上周末,经常要熬到早上五六点,我们这些人已经连熬了三个月。”对张华鹏而言,选本和招人也是两道大难题。

由于入行时间不长,他在剧本的选择上还没有足够的把握,“全凭自己摸索,一点一点积累。”至于招人,张华鹏也发现绝非易事,“毕竟之前没做过,谈不上有什么人脉或资源,有点碰运气的感觉。”

目前,张华鹏的店里有五六名员工,但他心里并不踏实,“招来的多半是新手,最小的只有18岁,平均年龄也就20岁左右,大家都是边做边学。况且这个行业员工流动性大,我这儿开业以来已经走了四五个人。”

在张华鹏看来,员工中的DM(主持人)既要主导游戏进程、把控剧本节奏,又要调动全场气氛、完成整个复盘,直接关系到玩家的游戏体验,因此招聘难度格外大,“有时候甚至需要从其他店‘挖墙脚’。”

相比之下,开业一年有余的“繁汐推理剧场”虽不是最早一批剧本杀店,但俨然已经堪称老店。“招DM难,招专业的DM更难,既然不好招,那就自己培养。”老板少雷表示,店里的DM有从影视公司过来工作的演员,也有从附近高校过来兼职的学生,关键要看本人是否对这个行业感兴趣。

在剧本方面,少雷也投入大量心血。“剧本分为独家本、城限本和盒装本三类。所谓城限本,就是会限制在一个城市里的发行量,这正是我们的主要竞争力所在。”为得到这些稀缺资源,少雷经常要奔波于各地展会,“一个城限本大概要2000元,我们单单是这一类就有300多个,在全北京也是相当可观的。”

开业以来,九月没有停下过搜寻优质剧本和DM的脚步,同时也和员工们一起刷新着有关剧本杀的认知。

“过去,剧本杀还很小众,玩家的年龄层集中在二十来岁,现在受众面更广了,小到十四五岁,大到四五十岁,都会来玩,越来越大众化。”九月觉得,剧本杀有时候更像是一场心理疗愈。“有的孩子在家跟父母吵架,过来玩了一场情感本,回去就主动找妈妈和好;还有的人在生活或工作中不堪重负,就在扮演角色时把压抑已久的情绪释放出来。看到不同的人在剧本杀中或哭或笑,也是一种独特的体验。”

困局:入局门槛低致竞争加剧

前不久,少雷的第二家剧本杀店在合生汇附近开业,一切正在步入正轨。而张华鹏依然在为引流发愁。

“事先没想到,推广要花很大一笔费用。”店开了没多久,就有平台主动找到张华鹏,洽谈引流事宜,“单单是在一个平台,每月的推广费就要花掉一万五左右。可即便是花了这笔钱,也不意味着一定能带来客源。”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还有一些平台提出可以搞超低价体验,也就是薅羊毛活动。“正常来说,每个人的费用在148元,工作日的学生团购价也要88元,我需要保证玩家的体验,毕竟有成本在,我实在没办法像有的店那样,推出39.9元甚至29.9元的超低价。更何况,哪怕只是这点钱,也要悉数落到推广平台手里,一分钱都到不了我这儿,相当于是要我免费给场地陪玩。”

张华鹏明白,这些靠超低价带来的客源,大多数也只是为了薅羊毛,很难真正留得住。“全北京不断会有新的剧本杀店开业,这些人很可能一直盯着39.9元或29.9元的超低价。而我们希望留住的是那些真正喜欢剧本杀,并且认可我们的玩家。”

最近,张华鹏觉察到一些新开的剧本杀店有些变味儿。“在我的想象里,大家玩剧本杀会想要一个舒适的环境,可现在一些新开的剧本杀店特别粗糙简陋,只是租一间房子,放两张桌子,贴个壁纸,就算开起来了,感觉很敷衍。”

张华鹏还记得,自己当时装修时,哪怕是一扇用来装饰的窗户,都会先在后面贴上宣纸,里外做了三层才给挂到墙上,但现在愿意这样抠细节的店家不多了,“进入剧本杀市场的门槛越来越低,会让这个行业变得越来越不值钱,鱼龙混杂的情况也更多。”

在这方面,少雷有着相同的感受。“我去年在开第一家店之前,至少准备了半年,所以还算比较充分。但今年更多店只是因为看到剧本杀火了,希望进来分杯羹,结果仓促上马。”少雷相信,新店想要真正立足,还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

此外,剧本数量猛增的同时,也有不少店家发现内容和场景的同质化让竞争悄然加剧。下一步,高碑店究竟会形成剧本杀良性互动的产业集群,还是大浪淘沙后迎来新的行业洗牌?仍然有待时间的考验。


编辑:谢永利


16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