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弼时之女任远芳:父亲去世后,才知道他可能是个“大人物”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白波

2021-04-12 14:51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苏联卫国战争爆发80周年。在任远芳的记忆里,孩提时代那隆隆炮火和漫天硝烟仍然历历在目。

任远芳

“1940年我爸爸回国了,就把我送到莫斯科的一个小幼儿园里,一起的还有博古的女儿、邓发的女儿。1941年战争爆发,打得很激烈。1944年,我就跟她们一起转移到国际儿童院了。”

1940年,任弼时回国前和任远芳合影。

任远芳是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五大书记”之一任弼时的小女儿。她所说的国际儿童院,就是以养育革命者后代而知名的苏联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

1岁多就被留在苏联,任远芳再见到父亲,已是新中国成立后的1949年年底。

女儿不想回国,任弼时这样说

任弼时生于1904年,是五大书记里最年轻的一位,却也是身体最差的一个。

“1949年新中国成立,我爸才45岁,但他已经得了动脉硬化,有糖尿病,而且脑供血不足。我爸在国内养病的时候,毛主席给他送了一个鱼缸,还亲自给斯大林写信,协调让他去苏联养病。”

1949年年底,任弼时在莫斯科参加了斯大林70岁生日的庆祝活动。1950年的元旦这天,任远芳在莫斯科近郊的巴拉维赫疗养院里“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父亲任弼时。

1950年,任弼时与任远芳在苏联巴拉维赫疗养院。

任远芳在伊万诺沃儿童院期间,任弼时从国内给女儿写过信,但任远芳年龄还很小,加上儿童院特殊的成长环境,她没有家的概念,对父母更没有任何印象。

“第一次见到我爸,我连爸爸都没叫。他在疗养院住的房间里还有一个沙发,我就睡在沙发上,跟他一块呆了俩礼拜。我爸在苏联工作过,会说俄语,我的中文最早就是我爸教我的。”

初见父亲,任远芳有点怕,但接触几天之后,父亲的和蔼可亲与人格魅力很快感染了她。

1950年,任弼时与任远芳在苏联巴拉维赫疗养院。

在苏联医生精心治疗下,任弼时的身体状况开始好转,到了1950年5月,准备启程回国。但是,在苏联出生、成长,以俄语为母语的任远芳这时却并不想回到陌生的祖国。

面对女儿的抵触,任弼时淡然地表示,你自己考虑,要不就留下继续上学,要不就跟我一起回去,我不会强迫你。

1950年的5月17日,11岁的任远芳随父亲踏上了回国的旅程。

任弼时告诉女儿:我是坐办公室的

在伊万诺沃国际儿童院,任远芳和40多个中国孩子朝夕为伴,他们都是中国革命先驱的后代。但年幼的他们大多对自己的身份背景几乎一无所知,任远芳也一样。

穿越辽阔无垠的西伯利亚,大约走了一个星期,火车驶入中国境内,抵达满洲里。因为要调整轨距,火车在满洲里停车两小时。任远芳跟着同行的人下车逛了逛,有人用俄语问她你父亲是谁,任远芳脱口而出“弼时”,对方又问他是干什么的,任远芳说“我也不知道”。

回到车上,任远芳终于对父亲的身份产生了好奇,任弼时的回答是“坐办公室的”。

回到北京仅仅5个月后,1950年10月27日,任弼时溘然长逝。父亲过世后,看到毛主席、周总理他们都来吊唁,任远芳这时才意识到父亲任弼时可能是个“大人物”。

任远芳与大姐任远志(左二)、二姐任远征(左一)在一起。

任远芳身份证上的名字是陈松,采访过程中,她也多次强调“我叫陈松”。任远芳告诉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陈松这个名字是她上大学以后改的,整个大学期间只有校领导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工作以后知道她是谁的人也不多,包括自己的邻居。

“我不喜欢特殊待遇。大家都是一样的人,为什么我就要特殊?干部子弟处处受到照顾,我不喜欢,名字改了以后特殊待遇都没有了,我觉得特别方便。可能我会少获得一些资源,少得到一些支持,但我从来不考虑这些。”任远芳说。

“我们党的骆驼,中国人民的骆驼”

1949年10月1日的开国大典,天安门城楼上风云际会。但作为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层的五大书记中,有一个人却不得不缺席了这个盛大的时刻,他就是任弼时。

任弼时在党内有“骆驼”之称。他逝世后,叶剑英在《哀悼任弼时同志》一文中第一次把任弼时称为“我们党的骆驼,中国人民的骆驼”。对任远芳来说,短短5个月相处的岁月里,父亲对工作极度的认真、一丝不苟,也是留给她最深刻的印象之一。

带着女儿从莫斯科回到北京,任弼时感觉自己的身体状态比出国治病前好多了。当时新中国成立不到一年,百废待兴,任弼时也想马上重新投入工作。时任卫生部副部长傅连暲建议他继续静养,但任弼时不听,最后经毛泽东同意,决定让任弼时每天工作4小时。

但4个小时对“骆驼”来说实在是太少了。任远芳说,父亲先是把工作时间增加到了5小时,渐渐地恢复到了8小时,实际甚至经常超过8小时……

1950年的10月1日,任弼时终于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了国庆周年庆典。

1950年10月1日,任弼时登上天安门城楼参加国庆周年庆典。

这时,朝鲜战争已爆发数月,美帝国主义把战火烧到了鸭绿江边。该不该向朝鲜出兵?政治局会议常常讨论到深夜,任弼时不顾医生的劝阻坚持参会。

就在志愿军打响入朝作战第一枪的次日,1950年10月26日一早,任远芳的母亲陈琮英发现丈夫有些不对劲,就赶紧通知傅连暲等人。第二天,任弼时因脑溢血逝世,享年46岁。

如何看待父亲的一生?任远芳说,任弼时的一生可以概括为“应有尽有不算有,应有尽无才是有”。“爸爸不追求那些虚浮的东西,一辈子为党和人民操劳。看似什么都没有,其实他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编辑:王海萍


7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