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目惊心!黄河大堤内哪来这么多死猪?
半月谈微信公众号 | 作者 贾立君 刘懿德

2021-03-21 13:21


日前,记者在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发现,大堤内有不少死猪,有的零星几头分散在堤坝护坡上,有的十几头堆在国堤通往主河道土路两侧,有的十几头浸泡在堤内水中。

这是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国堤”内侧的一群死猪。半月谈记者 贾立君 摄

3月16日,记者在内蒙古西部的达拉特旗王爱召镇境内沿黄河大堤拍摄候鸟时无意中发现,德胜营子村黄河“国堤”内侧,通向主河道的土路下面,2头死猪分外显眼地横尸水边,其中1头上半身浸泡在水里;再往前二三十米处,又有4头死猪同样泡在水边。这些死猪看上去有一两百斤,应是被人弃在这里的大猪尸体。

这是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国堤”内侧一头已风化成骨架的死猪。半月谈记者 贾立君 摄

记者顺着黄河大堤西行,数公里后,在王爱召镇德胜营子村解放营子社(村民小组)北侧的黄河大堤内,看到更为惊人的一幕:在大堤通往主河道的土路西侧,白花花的死猪堆了一大堆,近前一数,大约是12头大猪尸体。

这是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国堤”内侧一头已风化成骨架的死猪。半月谈记者 贾立君 摄

继续沿“国堤”西行,在达拉特旗树林召镇境内的黄河大堤内侧的石头护坡边上,1头看上去有三四百斤的大猪“趴”在那里。走到跟前一看,獠牙外露,也是死猪。

半月谈记者佩戴口罩、鞋套,正在拍摄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国堤”内侧的死猪。 半月谈记者 贾立君 摄

记者继续西行,大约20多公里后,在达拉特旗展旦召苏木(乡)长胜村三社北的“国堤”内侧,又有2头死猪“躺”在护坡上。其下方,另1头死猪搁浅水边。

至少6头死猪被丢弃在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国堤”内侧。半月谈记者 贾立君 摄

再向西不远处,展旦召苏木境内“国堤”内侧的一个取水口处,2头死猪泡在水中。远处,天鹅、野鸭等成群候鸟或在水中觅食,或鸣叫着盘旋在上空。

这是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国堤”内侧的几头死猪。半月谈记者 贾立君 摄

从达拉特旗王爱召镇德胜营子村到展旦召苏木长胜村,大约30余公里的黄河大堤沿线,记者看到5处猪尸、至少有26头。记者咨询王爱召镇德胜营子村解放营子社一位村民,他也不知道房后“国堤”内的死猪是从哪里来的时,他说,可能是其他地方的养猪人把死了的猪拉到这里抛弃的。

这是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国堤”内侧2头泡在水中的死猪。半月谈记者 贾立君 摄

3月20日,记者再次来到达拉特旗境内的黄河边上,从德胜营子村沿“国堤”东行。刚走几公里,就见堤内1头死猪半泡在水里,看上去身形较大,一半是干瘪的皮囊,另一半已腐败得露出骨架。继续向东行驶,大堤内不时有死猪仔和较大猪尸出现。

这是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国堤”内侧,一头身形很大的死猪獠牙外露。半月谈记者 贾立君 摄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在王爱召镇黄牛营子村附近的国堤内,一处通向主河道土路的两侧,至少12头死猪浸泡在水中,有的脑袋浮于岸边,有的全身隐于水底,十分扎眼,看后令人作呕。当日,在德胜营子村往东数十公里的王爱召镇境内的国堤内,记者共发现20多头猪尸。

这是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国堤”内侧一堆死猪。半月谈记者 贾立君 摄

眼下,春分已过,天气迅速转暖,这些不明来历、不明死因的猪尸正在腐烂。当地群众担心,万一它们是疫病死亡猪,恐成为可怕的传染源;即便是正常死亡猪,国家也有明确要求,须进行无害化处置,绝不能随意扔弃在母亲河里造成水体污染。

这是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国堤”内侧一堆死猪。半月谈记者 贾立君 摄

原农业部2017年7月3日印发的《病死及病害动物无害化处理技术规范》规定,对于病死及病害动物和相关动物产品须进行无害化处理,可采取焚烧法、化制法、高温法、深埋法、硫酸分解法等技术工艺,并规定了操作注意事项。其中规定,即便是采取深埋法,也应选择地势高燥、处于下风向的地点,且应远离学校、公共场所、居民住宅区、村庄、动物饲养和屠宰场所、饮用水源地、河流等地区。

一头死猪泡在黄河内蒙古达拉特旗段“国堤”内侧的水中。半月谈记者 贾立君 摄

如果这些猪是因疫病死亡,问题就比较复杂了。特别是“非洲猪瘟”,更为棘手。

这些死猪到底是怎么死的,哪里来的,有什么的样危害?当地老百姓急切地想知道答案。


编辑:李拓


点赞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