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行昭昭,再问澳大利亚
玉渊谭天微信公众号

2020-12-15 19:18


一条人命究竟值多少钱?

这是一位阿富汗平民的问题。也是当下澳大利亚,最需要回答的问题。

澳大利亚的答案,是1500美元:

几年前,澳军在阿富汗“不小心”开枪打死了一名6岁男童。事后,男童家人获得了1500美元的“赔偿”。

1人值1500美元,那39人呢——当澳军屠杀39名阿富汗无辜平民的罪行被公开后,澳大利亚的一系列反应却是:

默不作声,碰瓷别国,掩盖罪行。铁证面前,只能选择道歉,结果最近又声称报告虚假,反咬一口。

为什么?凭什么?

有些一直被回避的问题,澳大利亚,该回答了。

这些天,澳大利亚依然占据话题中心。

遗憾的是,到目前为止,抢占热门的一直是“变脸”的政客,最该关心的“人命”,反倒一直被澳大利亚一笔带过。

谭主仔细翻了翻外媒报道发现,如果以揭露澳军罪行的“布雷雷顿报告”发布时间为原点,在不同的时间节点,澳大利亚都有回避问题的招数。

调查结果公布之前,是将调查污蔑为谣言。

关于澳士兵在阿富汗涉嫌非法杀戮的传言和指控由来已久,直到2016年,这场澳大利亚史上最大规模的战争罪行调查才正式开始。

但调查,一开始就被诋毁。

一名涉嫌将戴手铐的囚犯踢下悬崖的前特种空勤团士兵本·罗伯茨·史密斯,将调查描述成一场收集谣言的演习。他的律师还专门对布雷雷顿提出了一项指控,声称调查非法。

▲“没有任何证据” 。彻底调查后发现,悉尼一位专门负责诽谤诉讼的律师声称从事战争罪调查的官员曾从事严重且可能违法的不当行为,这一说法没有事实依据。

甚至连澳前总理托尼·阿博特也敦促不要急于评判那些“在战争迷雾中行动”的士兵。

▲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敦促澳大利亚人不要急于评判“在战争迷雾中行动”的士兵,罗伯特·史密斯最亲密的朋友,前国防部长布伦丹·纳尔逊也发表了类似言论。

战争迷雾,什么意思?

简单点说,就是这些杀人行为在战争中都是合法的。澳媒报道中,对“战争迷雾”这个词有清晰的解释:

▲战争迷雾事件发生在战斗最激烈或混乱时期,即便后来发现它们错误导致人员伤亡,通常也是合法的。

从一开始,不少澳方政客就认定了澳军杀人合理合法,不值一提。

也可能是因为这种心理预设,当历时四年的调查在今年11月19日公布之后,有澳媒的反应竟然是:

“为什么要调查我们特种部队在阿富汗的行迹?士兵不就是去杀人的吗?”

直到中国画家乌合麒麟,把澳军虐杀男童的事实以漫画的形式公布于世,才让澳大利亚政客的内心有了一些波澜。

但澳大利亚的回应不是反思,而是上演了一出要求中国道歉的闹剧,但闹了一圈下来,被一笔带过的战争罪行开始被越来越多人发现。

舆论压力之下,到12月2日,媒体的风向似乎也开始发生变化。这一天,《澳大利亚人》在头版刊发了一篇文章——“这是澳大利亚军事史上最可耻的一页”。

▲《我们一定要知晓的战争黑暗故事》我们在阿富汗的行动血腥、野蛮,所行之处伤痕累累。但我们当中很少有人想了解这些事。

只不过,是真心悔改还是虚伪表演?

第二天的一条新闻暴露了澳大利亚一些政客的真面目。

▲澳大利亚国会议员、前士兵批评发布指控阿富汗战争罪行的“未经证实的谣言”。

12月3日,澳议会情报和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黑斯蒂公开称:“布雷雷顿报告”含有很多“未经证实的谣言”。

他还说,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完美的世界,每个人也是不完美的,正是因为国防部发布了“不完美”的报告,澳大利亚才为此受到“攻击”。

原来,杀人的原因可以归因为人的不完美。

原来,让澳大利亚难堪的不是自己的罪行,而是历时四年、依据2万多份文档和2.5万余张图片得出的调查报告。

这样的谬论连澳网友都看不下去,也直接拆穿了黑斯蒂曾在阿富汗服役的经历。

▲比起无辜者的伤亡,安德鲁•黑斯蒂(Andrew Hastie)更担心自己的名声。

与真实情况相比,黑斯蒂更在意的可能是自己的名声。

更可笑的是,其实在国防部公布调查报告之后,黑斯蒂在自己的网站上还曾忏悔,并说道有“可靠信息”证明澳士兵非法残杀平民。

▲那天为我规划了发展路线。在接下来的五年中,我在SAS服役,2013年作为特种作战任务组的一员部署到阿富汗,担任部队指挥官。

像我们所有人一样,我对由国防军首长下达的“布雷雷顿报告”的调查结果感到沮丧。有很多问题困扰着我:该报告详细介绍了指控澳大利亚士兵非法杀戮的可靠信息。

这样的自相矛盾正是虚伪的澳大利亚政客的典型代表。

从调查开始,到调查结果公布,政客的阻挠、纠缠、狡辩成了主旋律。

重述事实、伸张正义的批评者成了被批评的目标。

而阿富汗的人命,成了最被无视的部分。

在澳大利亚政客眼中,阿富汗人的命,还是命么?

让我们回到报告本身——它印证了澳军2005年至2016年在阿富汗执行任务的战争罪行。

但在澳方专家萨曼莎·克朗普沃茨看来:报告公布以来的讨论令人失望。这些罪行,需要向澳大利亚人集体问责。

她的原话是:

不要将阿富汗战争罪行丑闻视为“几个烂果子”。

克朗普沃茨,有资格说这句话。几年前,正是她的发现,直接促成了这一次调查。

调查报告里提到了一个细节——来到阿富汗的澳大利亚新兵,都会被逼着杀死俘虏和平民。

▲射杀囚犯,为了实现士兵的首杀,采取众所周知的“血腥”行为。

不止“几个烂果子”的原因显而易见,澳军的罪行实在太过令人瞠目。

报告很长,有465页。其中50页的内容不可见,理由是太过血腥。

▲澳大利亚军事史上最可耻的一段。

文字可以遮掩,但真相不行。

早在今年3月,报告公布之前,就有曾在阿富汗驻军的澳退役士兵,主动向澳媒讲述了自己亲眼目睹的罪行:

在执行任务途中,自己的战友曾像“练习打靶”一样,开枪打死一名高举双手的阿富汗平民。

而在另一次任务中,他们打伤了一名阿富汗老人的腿。在军医诊断老人身体并无大碍的情况下,一名澳军将老人带走并活活打死,还谎称老人没有活过去。

报告发布后,越来越多的细节在不断被曝光。目前已知的,有至少39名阿富汗平民死于澳军的枪下。

有些,生前遭受了侮辱与折磨:

一名叫做米尔扎的年轻人,被澳军闯入家中射倒在地。随后,澳军开始放狗咬人,在以此取乐之后,澳军在米尔扎的头部连开数枪,随后将尸体拖走。

有些,是无妄之灾:

在强攻一栋房子时,澳军扔出的一颗手榴弹,造成5名儿童丧生。一名叫做汗·穆罕默德的少年,在采摘无花果时,被澳军射杀,随后,他的尸体被澳军丢入水沟。

正如这些事情的公布是偶然一般,能被记录的,终究只是少数。

根据受害者家属和目击者的说法,澳军的实际犯罪行为,远远超出被曝光的内容。

当被问及这一问题时,澳大利亚国防军司令安格斯·坎贝尔的回答是,“有这种可能性”。

▲事件要比揭示出的更多,坎贝尔将军说,“我不得不勉强接受那是一种可能性”。

受害者,远远不止39人。

只不过,在诸多虐杀发生之时,之前为何没有一条消息,从澳军内部传出?

正是因为部队里存在的那条沉默法则——在揭发秘密的同时,自己也会被调查。

▲为了在军事行动报告和军事审查中交差,士兵通常会编造一个故事,这都是在“沉默法则”的压力下被迫进行的。

其中的每个人,都是刽子手。

而在执行过几次“任务”后,这些人在实施兽行时,已经可以做到“有说有笑”。

他们甚至还发明了一种逃避追查的办法,在尸体的旁边,放上冲锋枪、无线电等设备,这样一来,死者的身份就从平民,变成了“恐怖分子”。

▲“推断有人在放置AK-47。”

由此,澳军就可以正常拍照,并且写“作战报告”。

许多在澳大利亚国内的军人都开玩笑说,“怎么每张死者照片中,枪支的编号都一样”。

这么大的漏洞,是澳军太蠢么?不,是他们不屑于——在他们眼里,阿富汗人,不算人。

当面对39条生命,他们可以漫不经心,一笔带过。

所以在有批评声音出现时,他们没有认错、没有反思,反而是在对批评者进行批评。

这一行为,是文明国家最大的耻辱!


编辑:谢永利


1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