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科考:“亚洲水塔”全球最重要,也最脆弱!
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张航

2019-12-18 12:18


西藏阿里地区日土县东汝乡境内的拉布拉冰川。 新华社记者 晋美多吉/摄

青藏高原是除南极和北极以外冰雪储量最大的地区,是亚洲十多条大江大河的发源地,被称为“亚洲水塔”,其变化影响着我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20多亿人口的生存和发展。这座“亚洲水塔”目前现状如何?今天(12月18日)上午,第二次青藏科考队在京发布亚洲水塔变化与影响及应对的科考成果。科考显示,亚洲水塔是全球最重要水塔,其脆弱性和风险性需要引起重视。目前第二次青藏科考队已经开展亚洲水塔三维立体观测,建立了冰崩灾害监测预警体系,为区域防灾减灾提供了新的有效技术保障。

第二次青藏科考队队长、中科院院士姚檀栋介绍,第二次青藏科考队评估了全球78个水塔单元的重要性,发现全球78个水塔单元中,亚洲水塔单元有16个,这些水塔单元是一条条大江大河。亚洲水塔是全球最重要的水塔。印度河、塔里木河、阿姆河、锡尔河、恒河-雅鲁藏布江是亚洲水塔中重要性排名前5的水塔单元,其中印度河水塔单元则以其丰富的水资源量和下游生活与灌溉的超级需水量而位居全球水塔单元重要性之冠。

评估发现,亚洲水塔也是全球最脆弱的水塔。阿姆河、印度河、恒河-雅鲁藏布江、锡尔河、塔里木河是亚洲水塔中脆弱性排名前5的水塔单元。印度河水塔单元也位居全球水塔脆弱性之冠。预计到2050年,该流域人口将增长50%,GDP将增长近8倍,温度将升高1.9℃,降水将增加0.2%。这些都将导致印度河水塔单元的脆弱性越来越大。

亚洲水塔是全球风险最大的水塔。亚洲水塔正在以全球2倍的升温速率变暖,并引起亚洲水塔失衡。亚洲水塔失衡的主要特征是冰川加速退缩、湖泊显著扩张、冰川径流增加、冰崩等新型灾害出现。冰崩新型灾害不但威胁亚洲水塔,而且严重影响下游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亚洲水塔失衡也将引起亚洲季风的改变,从而影响我国和亚洲地区环境。

在这一科学发现的基础上,第二次青藏科考队开展了亚洲水塔三维立体观测,建立了冰崩灾害监测预警体系,为区域防灾减灾提供了新的有效技术保障。如针对雅鲁藏布江冰崩堵江灾害,第二次青藏科考队快速完成了《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冰崩堵江事件科学评估报告》,为西藏自治区的后期减灾行动提出了可实施的科学方案;接着迅速建立了雅江冰崩堵江灾害监测预警体系,在堵江点架设了10米监测塔,利用全天候监控技术对堵江点进行不同角度的定时监测,监测数据通过卫星和移动信号传输到科考办数据平台,成功实现了预警。

记者了解到,20世纪70年代开始,我国开展了首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前后历经20余年,积累了大量科学资料,为青藏高原生态保护和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坚实的科学依据。自第一次青藏科考开展以来的近50年,青藏高原自然与社会环境发生了剧烈变化,气候变化尤为剧烈,在气候变暖影响下,亚洲水塔发生失衡变化,冰川退缩、冻土退化、冰湖溃决、冰崩、泥石流等对人类生存环境和经济社会发展造成了重大影响。

为了查清青藏高原环境变化与影响,并制定科学应对方案,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于2017年8月19日在拉萨正式启动。第二次青藏科考设有10大科考任务,包括西风-季风协同作用及其影响、亚洲水塔动态变化与影响、生态系统与生态安全、生态安全屏障功能与优化体系、生物多样性保护与可持续利用、人类活动与生存环境安全等,涵盖了不同科学领域的60多个科考专题。整个科学考察研究将在包括亚洲水塔区、喜马拉雅区、横断山高山峡谷区、祁连山-阿尔金区、天山-帕米尔区5大综合考察研究区的19个关键区展开。

图片来源:北晚新视觉


编辑:匡峰


点赞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