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出“新颜值”!覆盖全市的周末大扫除,东城上新了
2019-10-11 10:29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推行3年、已覆盖全市的“周末大扫除”又出新招了。

定下评比标准,比质、比量、比持久度,获胜的楼门、院落、胡同还能获得“卫生流动红旗”——记者了解到,一种全新的“周末卫生大扫除挑战赛”已逐步在东城范围内推广。而在另一些地区,则利用“周末大扫除”后腾出的空间,按照居民需求添置鱼缸、木廊、花池、儿童秋千、篮球架等便民娱乐休闲设施,打造独家定制版“精品院”。

不仅如此,周末大扫除还与“接诉即办”挂上了钩,借助大扫除进一步破解停车管理、垃圾分类、背街小巷和院落整治等社会治理难题。

大扫除效果如何 流动红旗说了算

周六上午9点半,东城区体育馆路街道南岗子社区内,一场与众不同的周末大扫除正在紧张进行中。一改往日大家“齐上阵、共劳动”的模式,小巷管家、社区居民、在职党员等50多人分成了“爱心队”和“老邻居队”两支队伍,分头深入这个上世纪80年代建成的老旧小区,比着赛着进行堆物堆料清理,争相扮靓家门口的环境。

“我觉得17号院这次大扫除效果不错,清出的东西多。”“我觉得58号楼平房院的扫除更彻底,面貌焕然一新。”两个多小时的周末大扫除结束后,两队推选出的10名评委,最终一致同意将“卫生流动红旗”挂在了这两个院落的大门口。

2016年4月,东城区体育馆路街道进行了首次周末卫生大扫除,自此就再没间断过。但扫除的效果如何,一直没有评价标准。大家干活的时候齐心协力,等扫完了反而有时会“争执”起来,都觉得自己清扫的院子最干净。扫除后,环境卫生如何保持也让居民们操心。有时候头一天刚清理干净,第二天在原地就又出现了快递箱子、油烟机管道、破门板等杂物,让参与大扫除的党员居民们“心疼”不已。

能不能把“挑战赛”引入到周末大扫除中呢?今年8月初,举办“周末卫生大扫除挑战赛”的念头渐渐萌生。有工作人员建议,小时候在学校打扫完卫生,干得好的班级,都会获得“卫生流动红旗”,旗子虽小,但却是大大的荣誉。那时候为了让“流动红旗”能在自己班多留一周,大家对环境卫生别提多上心了。于是,仿照学校流动红旗的样式,体育馆路街道特意原样复制了周末大扫除版“卫生流动红旗”,发放给大扫除中的优胜楼门、院落和胡同。流动红旗第一次拿出来,大家都觉得新鲜极了:“嘿,多少年没见过这个了,有意思。”

既然是“挑战赛”,还得有比赛规则。为此,周末卫生大扫除的参与率、消隐率和保持率都被定为评比标准。东城区体育馆路街道工委副书记刘从容解释说,所谓参与率,主要指参与周末大扫除的人员数量。参与大扫除的人越多,获胜的几率越大。前不久就发生了一件趣事,在对长青园社区一栋居民楼进行卫生大扫除前期摸底的时候,这栋楼的1到4单元都痛快地答应了。唯独5单元的居民提出了反对意见:“这东西我还要呢”,“那个别动啊,我以后慢慢收拾,你们别扔”。无奈之下,大扫除只好选择了1到4单元进行。谁知当流动红旗最终往两个获胜的楼门前一挂,看着变得焕然一新的1到4单元,5单元居民坐不住了:“要不,也来我们单元扫扫?”这下,党员居民一拥而入,三下两下,就把5单元内堆积了多年的废物清理一空。“自打办起了挑战赛,自愿加入周末大扫除的社区居民越来越多了。”南岗子社区党委书记巨小洧说。

大扫除还要出效果、能保持。刘从容说,评比的时候,还要看消隐率和保持率,也就是消除了多少安全隐患,清理了多少堆物堆料,畅通了多少消防通道,是否能够对清理后的环境长效保持。大扫除的清理效果好,就会发放流动红旗。此后每周还会对环境保持的效果进行一次复查,如果保持得好,那这面流动红旗依然可以留在原地不动;但如果出现了反弹,那抱歉,流动红旗就得摘走了。

记者了解到,“周末卫生大扫除挑战赛”自今年8月在体育馆路街道启动以来,不到一个月的工夫,就迅速在东四、天坛、永外等多地铺开,并在全东城范围内推广。

大扫除“扫”出最美“精品院”

“天棚鱼缸石榴树”是老北京人记忆中四合院的景致,在东四的一处小胡同里,通过“周末大扫除”,将这一老北京记忆复原再现。

东四六条42号院

东四六条42号院,住着9户居民,一进院门,两米多宽的门道被杂物占了多一半的空间。摊煎饼的破推车、多少年没人要的大衣柜、旧炉子、废纸箱、油毡瓦片、瓶瓶罐罐塞满了门道,连院门都只能打开一半。院子正中间,有个居民用砖头砌起来的旧车棚,日子久了,车棚的犄角旮旯塞满了居民舍不得扔但又没地儿放的杂物。院里还散落着彩钢房、小煤棚、煤池子等各式各样历史悠久的违建。

“周末大扫除”的队伍进入了东四六条42号。经过整整一上午劳动,拆违建、清理积压废弃物,院子中间被遮蔽了十多年的空地终于得以重见天日。大扫除的队伍将裸露空地上的碎砖乱瓦清走后,一片裸露的土地空了出来。

清出来的空地就这么闲着,实在可惜,也容易再次被违建和堆物堆料侵占。全程参与了42号院整治提升的东四六条社区管片主任沈桂兰挨家挨户做起了动员,空地该如何利用,请大家聚在一起出出主意,共同议事协商。

修建个可供居民休憩的凉棚怎么样?在设计师的帮助下,第一版凉棚设计方案很快出炉。但看到设计图,立刻有居民提出了反对意见。原来,设计图中,凉棚被设计出镂空的墙壁和窗户。居民反对:“挡光,还影响通风。倒是挺好看,但是太不实用了。”

针对居民的意见,凉棚的设计方案再三调整。最终,凉棚周围挡光的墙壁和窗户全部取消,改成了只有4根柱子的木质廊架。廊架下,还埋上了葡萄藤。“葡萄不好养,种下去之后,长势一直不好。第二年开春,居民又改种了紫藤、葫芦和茄子。看,长得多好。”沈桂兰看着爬满廊架的藤条满意地说。

廊下到底是摆个石桌子,还是放个鱼缸呢?经过一番讨论,居民们认为,四合院里需要花草鱼虫来增添生气。最后大家一致同意,买个鱼缸,养几条小鱼,恢复“天棚鱼缸石榴树”的老北京风貌。

添了凉棚、鱼缸,还不算完,小院还在不断根据居民需求进一步完善。“这院里孩子多,平时放了学,一招呼还有同学一起来院里玩。”沈桂兰说,居民们又特别在院里立起了秋千架,树上还固定了篮球筐。放学后,把小桌子、小板凳往院中间一摆,孩子们就能聚在一起写作业。

自打“周末大扫除”后,42号院再也没出现过私搭乱建、堆物堆料的情况,甚至一举成名,变身为东四地区第一个“周末大扫除”扫出的“精品院”。“像这样的精品院,经过大扫除,陆续又出现了好几个。”沈桂兰说,不仅如此,经过大扫除,胡同中的堆物堆料集中点还改建成了80多个花棚,将过去的脏乱点变成了现在点缀在胡同中的“微花园”。

边扫除边“接诉即办” 破解社会治理难题

周末大扫除还与近期大热的“接诉即办”相结合,在东城区最新推出“周末大扫除2.0升级版”。

不久前的一次周末大扫除活动中,东城区常务副区长邹劲松来到永外街道杨家园社区,和居民一起清理社区堆物堆料。大扫除开始之前,邹劲松就对一同参加劳动的党员群众们表态:“领导干部到社区参加周末大扫除,就是为了倾听群众诉求、解决群众问题。”

听了邹劲松的话,一同参加劳动的李先生心中一动,景泰公园的路灯不够亮,能不能趁着这个机会把情况反映一下呢?大扫除接近尾声,李先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走到了邹劲松面前,开始反映起景泰公园路灯的问题,希望能够得到解决。

听了李先生的诉求,邹劲松当场一口答应立即了解情况。“那天我们大扫除的地方,离景泰公园不远,邹副区长立马过去看了看。”李先生说,“当天,东城区绿化二队的副队长张可柯就给我打电话,和我核实情况。过了几天,又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路灯正在采购中,大约一周到货。”从周末大扫除接诉即办,到园林部门实地走访,再到10盏全新的LED路灯购置安装完毕,仅仅用了12天时间。

“周末大扫除”自2016年6月4日起,从东城区东四一个街道起步,逐渐覆盖了整个东城区的所有街道社区。如今,早已扩展至朝阳、丰台、通州等其他区,在全市范围内以各种形式展开。以东城为例,仅今年1至8月,就有党员、干部、群众共52125人次参与到周末大扫除中,累计清理院落1574个,胡同836条,楼房2180栋,清理废弃物、垃圾2680余吨,协助拆除违建154处。

记者从东城区了解到,除了将周末大扫除与接诉即办相结合,下一步,东城区还将借助周末大扫除活动平台,围绕“疏整促”、“城市更新改造”、“老城保护与复兴”等重点,着力破解停车管理、垃圾分类、背街小巷和院落整治等社会治理难题。


作者:

张楠

监制:

杨滨、马楠

编辑:

王海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