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正式提名新任大法官,两党围绕“补席”继续角力
央视新闻客户端

2020-09-27 12:10


美国东部时间9月26日下午5时,特朗普总统在白宫发布会上正式提名保守派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接替已故自由派最高法院大法官露丝·巴徳·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y)。舆论认为,这将对11月大选乃至美国未来产生重大影响。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报道,当地时间9月26日,特朗普正式提名巴雷特为新任大法官

特朗普政府的忠实拥护者

现年48岁的巴雷特是保守派最青睐的法官候选人,1994年毕业于圣母大学(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法学院,并曾担任已故保守派大法官安东尼·斯卡利亚(Antonin Scalia)的书记员。2002年,巴雷特返回圣母大学法学院任教,直到2017年被特朗普首次提名进入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她曾多次针对《堕胎法案》(Abortion Act)、移民问题、《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等公开发表自己的保守派观点。

作为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巴雷特是《堕胎法案》不折不扣的反对者。一些该法案支持者对巴雷特的提名表示担忧,认为如果她成功接任金斯伯格,她或许会投票推翻1973年维护女性堕胎权的罗伊韦德案(Roe v. Wade),金斯伯格为《堕胎法案》做出的努力也将付之东流。

此外,巴雷特在移民问题上也与特朗普态度高度一致。她认为,特朗普为了保护美国低收入人群,限制移民并非不合理。

2017年初,巴雷特还曾批评奥巴马推出的《平价医疗法案》,称“该法案过度扩大医疗补助范围,让许多非贫困群体有机可乘,减少医保支出。”

△CNN在特朗普正式提名巴雷特后立即推出报道,列举了巴雷特在堕胎、移民、医保等问题上受到争议的观点

两党继续激烈博弈

自金斯伯格9月18日逝世以来,美国民主、共和两党立即就空缺席位展开角力。

特朗普在金斯伯格逝世当天就表示,会立即提名新任大法官人选,以填补空缺。随后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和参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格林厄姆也都同时表示支持特朗普,并表示希望在11月3日总统大选前确认大法官人选。

然而,麦康奈尔曾在2016年以大选年不能任命大法官为由,拒绝时任总统奥巴马对法官梅里克·加兰(Merrick Garland)的提名。四年后的今天,麦康奈尔态度截然不同,转变之大,其背后政治动机显而易见。

根据美国宪法,总统有权提名大法官,随后只要参院投票表决通过,被提名者即可正式上任。在目前共和党同时掌控白宫和参院的大背景下,巴雷特最终进入最高法院几乎已成定局。尽管如此,民主党人仍在尽一切努力阻止巴雷特的上任。

在特朗普正式提名巴雷特的前一天,也就是9月25日,民主党提出了一项新法案,希望将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期限制在18年,并限制在位总统任内最多只能任命两次大法官。如果该法案通过,则特朗普将无法任命巴雷特,因为此前特朗普已经在任期内任命过2名最高法院大法官。

△CNN报道,众院民主党9月25日推出新法案,旨在将最高法院大法官任期限制在18年,同时限制在位总统任内最多只能任命两次大法官

不过,舆论普遍认为,该法案能够在参院通过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目前,共和党在参院拥有53席,民主党拥有47席,虽然共和党内有两人表示不会支持特朗普,但共和党总体上步调非常一致,就连此前一向和特朗普矛盾较深的共和党参议院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也已经在9月22日发表声明称将支持特朗普的提名。

事实上,参院已经就有关巴雷特就任大法官的事项给出了具体时间表。据《纽约时报》报道,参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林厄姆已向共和党议员发放时间表,其中包括10月12日开始为期4天的任命听证会,以及10月22日司法委员会对巴雷特法官提名进行投票。参院共和党的最终目标是在10月末的最后几天,也就是在大选前,完成有关大法官任命的最终投票。

△《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参院希望赶在大选前完成有关大法官任命的最终投票

大法官任命影响重大

如果巴雷特成功就任大法官,那么最高法院内保守派大法官和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将达到6:3。舆论普遍认为,由于大法官实行职位终身制,因此巴雷特的任命一旦成功,将使得美国最高法进一步“右倾”,不仅对美国大选产生影响,更将对美国未来产生重大影响。长期来看,美国意识形态将无疑转向“保守派的天下”,其影响将至少在未来10年至20年的美国法制建设和国家走向中得到体现。

而就短期看,特朗普之所以要在11月3日大选前完成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也是因为最高法院很可能会对今年大选结果具有决定性影响。

△路透社报道,特朗普称,今年大选可能会上诉到最高法院

舆论指出,2020年大选动荡颇多,加之全国大面积采用邮寄选票,更可能使得选举结果扑朔迷离。一旦两党对大选结果发生争执,则需要最高法院进行裁决,因此大法官的态度至关重要。

特朗普一直以来都在质疑邮寄投票的合法性,还同时声称,今年大选可能会上诉到最高法院。他表态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尽快任命第九位大法官,将可能会形成4:4的局面,结果导致最高法中面对大选结果的法律挑战时僵持不下。

此前2000年大选时,共和党候选人小布什和民主党候选人戈尔曾在选票统计上争执不下,最终最高法院裁决小布什胜选。如果今年特朗普从邮寄选票的角度挑起大选纷争,并上诉到最高法院,那么巴雷特的任命将无疑有利于特朗普。


编辑:高晨晨


2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