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手沾满鲜血的演员特朗普
有理儿有面微信公众号

2020-04-12 13:23


病毒不分国界,作为人类共同的敌人,它还在不断蔓延并侵蚀着无辜的生命!全世界都被席卷其中,当中国跨过最艰难的时刻,其他国家还在与其正面交锋。

灯塔国仍执拗地挥舞着自己的意识形态大旗,端着架子、要着面子、扯着幌子。总是自相矛盾又比谁都懂的特朗普,带领着白宫一众忙着甩锅、带货神药、骗取选票,心里想的只有连任和为其所代表的背后势力谋取利益。

“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这不是花木兰,是疫情中的特朗普。他把白宫疫情发布会当成天然的竞选舞台,梳妆完毕后开启脱口秀模式,自信地面对聚光灯“舌战群媒”,享受着世界霸主光环赋予的霸道与专权。

在过去一个月里,特朗普的发布会收视率很高。对许多美国人来说,这就是他们了解疫情的主要消息来源。白宫特意延长了发布会时长,特朗普的表演很充分。根据专门收集和分析美国政府数据的组织Factba.se统计,自3月中旬以来,发布会的平均时长从61分钟增加到了105分钟,总统的发言时间从20分钟增加到53分钟。在28场关于新冠病毒的发布会中,特朗普的讲话总时长达到18.5小时。

这18.5小时的讲话带来的结果是,截至美东时间4月11日下午6点,美国已经至少有新冠病毒感染病例524903例,其中包括死亡病例20389例,成为目前全球累计确诊、死亡最多的国家,全国50个州都因新冠病毒大流行而进入“重大灾难状态”。

对于特朗普的抗疫表现,《纽约时报》给予了“高度评价”:他是一个喜欢炫耀财富的纽约大亨,却能吸引农村地区劳动阶层的选票。他是一个民粹主义者,主要消遣却是在他的会员制俱乐部里打高尔夫球。他热衷抛头露面,对媒体欲罢不能,却谴责媒体是“人民公敌”。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正在死去,他却在得意洋洋地吹嘘自己有众多全神贯注的电视观众。他没有在挑战面前挺身而出,丝毫没有。他正在萎缩成一个不存在的东西。

纽约市审计长斯科特·斯特林也给予了“充分肯定”:在纽约,很多家庭都是这样,我必须告诉你,唐纳德·特朗普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他的双手沾满了我母亲的鲜血。

现在,对于美国民众来说,新冠病毒已经不是看不见的威胁,纽约时报称“在纽约,几乎每个人身边都有人感染病毒”。无助的恐惧中,纽约市民看到疫情正以令人眩晕的速度和烈度攻克这座城市,许多人失去了——可能是同事、高中时的老朋友、孩子同学的家长,也可能是教区牧师、楼上年长的邻居,或者一位父亲或母亲。

最现实和残酷的是,纽约市内各家殡仪馆的老板纷纷叫苦连天。布碌仑日落公园墓地(Sunset Park)的老板马尔默(Pat Marmo)表示,自己的殡仪馆由于死亡人数远超现有设施的负荷上限,有一些尸体放在担架车上。马尔默表示,一时间无法处理大量遗体。

那么,在如此严峻的情况下,与病毒直接交锋的医护人员应该是此次抗疫的主角,如同在我国一样受到广泛尊重吧?

但是,众多的美国医疗前线“吹哨人”,在政府“视而不见”的纵容下,都被院方管理层的冷酷管理者一个一个击倒了。举几个例子:

事例1:据报道,华裔医生朱海伦(Helen Y. Chu),从2012年起就在华盛顿大学从事流行病学、过敏等相关病症的研究工作。她所在的地区是华盛顿州港口城市西雅图——这里正是美国第一位确诊患者的居住地。朱海伦早在1月份就开始对美国国内的疫情"吹哨"并提出警告,在2月份已将检测结果报告美国监管机构,却被当局下令封口,"不允许让别人知道",并被要求停止检测。直到3月真相曝光,美国抗疫至少因此白白浪费6周的宝贵时间。

事例2:《西雅图时报》3月29日曾刊登了一篇报道,讲述的是一位名叫Ming Lin的华裔医生,他所在的"和平健康圣约瑟夫医疗中心"(PeaceHealth St. Joseph Medical Center)在应对新冠疫情上准备不足,而且也没有给医护人员提供足够的防护。因此,林医生在Facebook上恳求自己的医院给医护人员足够的防护措施。而在社交媒体发完声后,他刚刚上班就被医院通知以后不用来了。林医生的结局比朱海伦的禁言更严重,直接被雇主开除了……

事例3:据CNN4月8日报道,当地时间4月5日晚,在密歇根州底特律市的西奈-格雷斯医院,部分医护人员在要求院方向超负荷运转的急诊室增派更多护士未果后,纷纷表示拒绝继续工作。医院的管理层作出的决定是:他们不会再聘请更多人手,这些“罢工”的护士可以选择继续上班,也可以选择辞职。部分医护人员随后选择离开医院,院方强硬回应:同意离职。毫无挽留。而在一批值夜班的护士离职后,日班护士则被要求继续工作——这意味着他们要24小时轮班。而医院随后提出将再聘请4名护士来帮助值夜班的医护人员。院方管理层是如此傲慢,宁可新聘请四名护士,也不愿对已经在鏖战中饱受煎熬并已获得相当处置经验的医护们说出一句挽留的话语。

更加讽刺的是,美国数十个州要求医院暂停非紧急手术从而将更多医疗资源用于应对疫情。政府出于救治病患的角度出发,但美国的医疗机构想的却是如何减少运营成本,他们做出的决定甚至比西奈-格雷斯医院更加恶劣——以临时裁员的方式节省开支。于是,出现了大量医护人员或被减薪或被解雇或被迫休假。据报道,南卡罗来纳州医科大学查尔斯顿分校将从1.7万名员工中裁员900人,并要求全日制领薪员工减薪15%。田纳西州库克维尔地区医疗中心要求2400名员工中的400人休假,另外数百人减少工作时数。波士顿医疗中心裁员700人,约占总员工的10%。西弗吉尼亚州的两家医院共有1000名员工被迫休假……报道中列举的实施裁员医院名单排成了一串。

对比中国的千里援驰,美国的诸多医院却在给一线医护“雪上加霜”。医护们冒着生命危险救治病患,却只能保持沉默,连基本的言论自由和受到医院优待都做不到!“吹哨”示警却被医院高层以及医疗系统的官员们无情打压。这些具有强烈正义感、有血有肉的医护人员,每天面对病患的死亡,本就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屡屡发出警示,目的也是呼吁媒体和大众关注,期望把特朗普为首的联邦政府的注意力吸引到他们本该关注的疫情本身和民众安全上来。

但在聚光灯下的发言台上,特朗普显然更关心美国的经济和他刚刚敲定的竞选对手拜登。只有连任,才能保住他的利益和他喜爱的麦克风,一支不能被民主党抢走的麦克风。

实际上,特朗普和拜登的“权游”已揭开序章,起手第一回合的较量是由特朗普发起,当地时间4月9日,特朗普在优兔上发布了一段竞选广告视频,题目为《拜登维护中国(Biden stands up for China)》。

该视频长约一分钟并配简短文字说明: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前和期间,乔·拜登(Joe Biden) 一直维护中国,不认同中国是(美国的)经济威胁。视频中,质疑拜登因在华投资而为中国说话,称这是拜登的利益所向,并指责拜登对美国来说很危险。

美国拉开帷幕的“驴象之争”,打出的第一枪,不是如何挽救面对疫情侵袭下的民众生命问题,亦不是在美一直饱受争议的医改问题,竟然是让抗疫有显著成效的中国无辜“躺枪”!这让睿智的网民都看不下去了。批评如潮水般袭来,有网友表示,特朗普借此转移人们对自己在疫情应对不力的注意力,还有网友批评特朗普把疫情作为武器攻击拜登。有网友指出“中国和美国不是敌人,友好关系对双方和世界都有好处。现在是21世纪,是时候做些对世界有益的事情,抛弃蒙蔽双眼的敌意”。

“抗疫不力可以甩锅,但经济这一块还是要抓紧恢复,毕竟自己的产业不能受到严重亏损。”特朗普估计是这么想的,于是他也这么做了。据媒体4月10日报道,特朗普希望美国经济以一个“大爆炸”的方式重启,这是他提出复活节开工被否定后的又一次尝试。他虽然没有给出重启的时间表,但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此前称,经济有可能在4至8周后重启。面对寻求连任而屡屡提出尽快恢复经济等疯狂想法的特朗普,白宫医学顾问却呼吁谨慎对待,因为过早恢复某种程度的正常状态,可能导致疫情卷土重来。

然而,特朗普打压异己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前阵子阿特金森已经被清算出局。这种强权霸道的压迫,甚至让白宫应对疫情特别工作组医疗专家福奇也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定位,曾遭到特朗普政府禁言的福奇“求生欲”暴涨,当下已不再公开唱反调……留在白宫简报会上的言论是针对疫情的,而医疗专家已经闭嘴,剩下除了言论还剩下什么?

谎言陪伴着华盛顿一片片娇艳盛开的樱花瓣,弥漫在城市的空中,渐渐迷住了美国公民的眼睛,视线变得逐渐模糊。而爱选票更胜于爱民众的特朗普,还在他中意的舞台上张牙舞爪的表演……


编辑:谢永利


8
打开APP阅读全文